直接为香港立法 北京决议有迹可循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5-22 10:56:34
  本报讯/一位钻研一国两制议题的大陆涉港学者指出,全国人大的决定有迹可循,去年10月中共19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在港澳一国两制问题上,就特别提出,要「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涉港学者指,这次人大修法就是落实四中全会的决定。他指出,反修例运动暴露出香港内部激进的政治力量,和外部政治势力进行深度勾连和频繁互动,把香港当成「战场」,变成大陆和外部政治力量持续较量反覆博弈的前沿阵地,挑战了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他直言,如果修例风波没闹得这么大、乱得这么狠、波及这么广、持续这么久,那么大陆在香港的国安问题上可能也不会有这么深刻的认识,乃至于促使现在要下决心来解决这一问题。

  北京联合大学台研院教授朱松岭指出,《基本法》23条在香港成立特别行政区时就该立法却拖延至今。他认为,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全部都是「授权」,意味其权力来源是大陆全国人大,人大有权力决定和解释涉港事务。

  朱松岭说,当香港的高度自治权受到冲击破坏,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会展现「中流砥柱」的角色,这也是「高度管治权」与「高度自治权」的有机结合。

  事实上,2019年11月大陆国务院港澳办主管的《港澳研究》杂志,曾刊出题为〈香港现行法律和《基本法》第23条的关系︰兼论适应化立法路径的可行性〉的论文指出,23条的维护国安内容,其实可化整为零,纳入香港已有的本地法律。只要对《刑事罪行条例》第2条及第3条进行替换解释,便能在毋须大规模修订、新增条款的情况下,禁止「叛国」、「分裂国家」、「颠覆中央政府」等行为。

  (来源:中时电子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