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欠我一个道歉--PChome詹宏志再声明

--驳斥没常识又信口开河的立委发言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15 16:18:16
图为PChome网路家庭集团董事长詹宏志。(来源:PChome)
 昨天「中华邮政物流园区物流中心公开招租案」传出诡异新闻,连带中华邮政的总经理也被行政院火速拔除,新闻涉及PChome的不实部分,我昨天已经发表了声明;但我觉得此案的新闻背景还是有必要加以说明,增添各界的理解。而昨天新闻出现之后,还有一些出自于立委们胡说八道的评论,严重混淆视听,我也要在这里向他们表达我的愤怒和驳斥。

 PChome为什么要投标这个物流园区的案子?过去十五年来,PChome是台湾电商当中对物流与仓储投入最力、用心最深的企业;但我们过去的物流能量只勉强够自己使用,每年都对仓储面积的成长需求都费尽心力。长期以来有许多中小型电商(包括我们自己交易平台上的商家)都希望PChome能够把物流变成一个服务,解决他们困难的问题,我们也正在规划把仓储物流变成一个中小电商可用的服务;再加上我们目前策略上企图构建一个串连东北亚与东南亚的跨境电商物流(记者朋友极可能是听过我说过的大概念),我们觉得邮局这个物流园区大小符合我们的需求,地理位置也有优越性,虽然租金不便宜(每个月约3000万元,15年租期至少是53亿的租金,还不包括邮局有调整租金的权利,请参见「投标须知」),我们觉得值得争取这个标案。我们内部也评估,光是投入的设备与系统,我们也还要另外至少投入30亿元。

 和邮局的合作我们也看到综效,目前PChome合作的物流商超过十三家,其中邮局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我们预期仓库正式投入工作(2021)之后,2023年物流中心的出货件数应可达710万件,全部可以委由邮局来交寄,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这也是我们觉得应该积极参与投标的缘故。

 我们希望使用全部的面积,也在投标企划书中表明了这个意图;事实上一开始,邮局担心的是承租数不足,所以订定的审查评分标准是最低承租数愈高者得分愈高。我们的企划书经过评审委员会的审查,最后取得了最高分;中华邮政在3月18正式行文通知我们评选结果。如果这是民间的一个标案,这应当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美好结局。但我们面对的是台湾政治圈乔事分赃的文化,取得最高分的议约权却是一切赤裸裸干预的开始……。后面的部分,我已经就我所知写在昨天的声明里了。我当然也很想知道这位(些)「有力人士」是谁?他能够给邮局施压,要他们一再来与我们协商;他替第二名、第三名的竞标者报不平,一再要求我们退让;最后他扬言会撤换总经理,也真的有能力让部长震怒,昨天真的让一位坚持过程没有错的总经理「退休」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当然明白政府机构自保的能力,所有的标案里也都写明了招标者有依选配原则决标的权利,这是为什么邮局昨天对媒体说「如果PChome不妥协,就不会有合约」的缘故。我明白这个游戏规则,但也感受这个规则就是政治人物上下其手的空隙;我觉得不公,也觉得把一个物流中拆散经营完全不符经济原则,更觉得我们打造大型电商物流中心的愿景,没有理由牵就这些奇奇怪怪的官场陋习。

 PChome 过去二十年的发展不曾仰赖过政府,以后也不会,这个每天说要拼经济的政府,真正做起事来,不看正当程序,任由一些躲在政府部门里的蟑螂在各种案件中乔来乔去,你们真的令人失望透顶。我昨天内部开会就已经要求我的同事们自行寻找土地,如果这些标案都要搞成这种德性,别等他们了,我们就自己开发吧(只是缴税缴得莫名其妙)。

 怪现状不是只有政府部门,你再看看民意代表吧!在昨天一则「自由时报」的报导里,三位民进党立法委员对此案发表了意见,郑宝清说他接获陈情(谁陈情?请说清楚),「指PChome根本就没有用这么多」,还说PChome要做「二房东」;郑委员没有常识,他大概不知道PChome目前使用的七座仓库总面积接近7万坪,他以为邮局的4万多坪很大吗?他当然不知道,他从来没有关心过台湾电商产业的发展,只是信口开河;而我们递交的企划书已经说明完全自营,说做二房东一语根本就是造谣。如果可以转租,为什么只有PChome敢于承租全部15个?其他人为什么不敢呢(第三名的神脑只要1个单位)?这不是不要钱的呀!

 另一位民进党立委林俊宪说:「该案严重违反两大政策目标,一个流通的共享平台,第二是国际电子商务。」这是什么意思?评审委员评给了PChome就不国际了吗?就不平台了吗?回去看看我们投标的企划书吧,我们提的就是电商物流服务和跨境交易;林委员觉得给外国公司才是国际,给本土公司就不国际,你是「宁予外人」吗?你到底想偏袒谁?

 第三位是政坛老将叶宜津委员,她说「就目前情况来看,确有独厚PChome之嫌,」又说:「如果真的查到弊案,应废标重来。」叶小姐显然是不认识我的,但她如果有向同党朋友打听一下,她就该知道她说了多么侮辱人的话(我已在社会上工作四十几年了,你不会听过任何这种风声的);我当然希望交通部彻查此案,但答案恐怕在彼处不在此处,会落在你的同志而不是我的企业,叶女士和另外两位委员都欠我(一个普通正当公民)一个道歉,不过叶委员可以等到「水落石出」再道歉。

 好吧,一个本来正当正常的案子,执政党也有能力把它变成这么难看,还连累邮局一干人,我真觉得够了。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