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不满和无奈》劳保面临破产

劳退自选法案为何14年过不了?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6-06 10:51:54
撰文/ 梁凯杰 研究员 / 王炘珏

4月11日下午3点,由基金平台「基富通」执行的「好享退全民退休自主投资实验专案」开放报名,虽然祭出免手续费、低管理费等优惠,「但要冲到1万人,基富通还是有点担心。」

这的确是有难度的目标值。毕竟在今年4月,39家本土及外商投信公司中,定期定额投资境内基金人数超过万人的只有11家,比率不到3成。此外,这个实验计画强调必须「定期定额投资基金、绑定2年」,参加者2年内若买回基金或中断扣款,就得补缴各项费用。

不利因素一堆,但是,「结果真的超乎预期啊!」4月12日下午刚过2点,开放报名的23个小时后,报名人数飙破万人,到了6月4日,达到5万8819人。他们的热烈参与,多少意味着对于政府退休金制度已经感到不信任。」

35岁的小杰,印证了投信业者的解读。「对于注定破产的劳保年金,我形同放弃了;劳退,我觉得投资绩效太差。这是我抢着报名的原因。」「劳退基金把我的钱和届退人士的钱放在一起,只用最保守的方法一起投资,真的就是一个被困在框框里的年金。」

从小杰的想法不难看出,对于年轻世代,现在的劳退新制,是个让报酬率无法展翅高飞的制度。雇主按时替682万名劳工缴纳的6%强制提拨,以及54万名劳工额外再加码的自行提拨,每个月按时拨付的资金,像是投入一个被深深禁锢的年金笼牢。

回顾历史,早在2005年7月1日劳退新制上路后不久,立法院即有讨论相关议题。

三度讨论松绑 三度无疾而终

2005年10月,劳退新制刚刚上路3个月,时任亲民党立委的刘忆如等人提出「劳退条例第二十三条修正草案」,强调「劳工得自行选择其个人退休金之经营及运用方式,惟选择后国库不保证其运用收益」。也就是,劳退自选、盈亏自负。

由于劳退基金提供两年期定存的保证收益,「他们(指基金管理者)的想法一定是稳健就好,投资低风险、低报酬。」这个说法,验证了14年后小杰对劳退基金「操盘被禁锢」的指控。

只可惜,该法案后续并未排入议程讨论。一个不分蓝绿、从民代到主管官员都有共识的关键修法,竟就这么莫名地被搁置下来。

第二趟生死轮回,出现在劳保年金提早破产消息浮上枱面的2013年。「当时,我们每个月至少开两次会。」现为政治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教授的王俪玲回忆,就连涉及税务勾稽、最复杂的金流与资讯流部分,当时都已找到解决方案,「真的就差临门一脚。」

隔年,由劳动部送至行政院会讨论的《劳退条例》修正案中,的确包含「劳退自提的部分可自选」一项。未料到了2015年,劳动部忽然表示「共识尚不足」,旋即将「劳退自选」从其余修正条例之中单独撤下,劳退自选的改革,第二次未竟全功。

2019年,劳退自选在赖士葆的提案下争得了第三次机会,但最后也是失败。一件该做的事,一拖14年,它的连锁效应,也让台湾退休制度种下了两大恶果,而且情况还依然持续恶化中。

两个恶果,其一是「低报酬操作」对年轻世代的长期拖累;其二,是接续的连带影响,劳退新制无法有效拉高劳工在退休时的所得替代率,于是,紧跟劳退新制实施后上路的劳保年金制度,也就处在一个极易遭到扭曲的修法环境。

先看报酬率。劳退新制上路至今14年,截至四月底,累计报酬率是45.8%,每年的年化报酬率相当于仅2.7%。对比之下,即便完全不运用投资技巧,把资金持续投入在台湾50指数或MSCI全球股票指数,这段时间以来的累计报酬率分别是76.6%与89.6%。

「其实我也有劳退自提,从进公司不久后就提满6%。」只是,在小杰眼中,已慢慢变得像是一张可有可无的废票。「我们这种本金放在2、3%报酬率的投资里,能赚多少啊?」「对我们比较年轻的一代来说,把钱放在这里,真的是浪费时间!」

报酬率低落 影响劳退金积累

曾担任劳退基金监理会投资管理组组长、现为退休金协会秘书长的蔡长铭指出,「公务人员其实没有任何动机去增加操作绩效,受到法规限制,他们没有办法被给予奖励金,基本上,就是『做得好没奖励、做不好却要受责罚』。」

劳退无法自选、报酬率长期不足,也被认为间接催生出了另一个恶果。一个如今严重拖垮年轻人对于未来信心、注定提早破产的畸形劳保年金制度。

劳保在定位上属于社会福利,在「确定给付制」的架构下,是「用这一代缴的钱给付上一代的退休金」,基金财务状况与人口结构高度相关;高龄化的台湾,劳保年金的给付理当受限,否则注定破产。

相对地,劳退则是确定提拨制,「用自己现在存的钱,养未来的自己」,因此没有破产疑虑,但要拉高所得替代率,必须仰赖「现在的自己多存点钱」,再加上适度的积极操作,才有机会拉高报酬率。

理论上,没有破产问题的劳退,才应该是劳工累积退休金的主力,但在2008年劳保年金化的修法过程中,因为三年前施行的劳退新制,缺乏让劳工自主选择的空间,导致自行提拨劳退金的意愿偏低。

2014年投信投顾公会的调查,显示近五成劳工支持开放劳退自选并自负盈亏;2017年,摩根资产管理公司调查,5成民众希望开放劳退自选;来到2018年,《今周刊》针对劳退自选的调查中,有超过7成的劳工支持开放自选,更有6成赞同增加标的并自负盈亏。但劳动部却认为,「反对的劳工数量多于赞成数」,且「劳工不愿意自负盈亏」。

「对劳退自选投下反对票的人,假如劳退自选实施,他不要参加就好啦!」王俪玲说的,就是指在劳退自选的机制中,不愿意在自选平台上从事投资操作的人,仍然可以依据现行法规,委由劳退基金代为操作,获得两年期定存利率的保障。

如今,一场定期定额的退休理财实验,戳穿了一条法案莫名卡关14年的荒谬,也连结了这些急迫问题背后的解谜线索。拖了14年,是该认真捏起线头,解开劳退基金种种制约的时候了。

(阅读全文… https://reurl.cc/k2Aqq )

本文为精采摘要,更多内容,请参阅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72期)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加入今周刊粉丝团&LINE

 
你可能也会感兴趣》

靠金店面收租神话破灭?专家:店面投资冷到爆!
https://pse.is/HRZZY

生前不回家,母亲死后才痛哭 礼仪师感慨:3件事没做好,家人必反目
https://pse.is/FM2N9

拼命赚钱半辈子,才发现一件事  侯昌明:舍得花钱更重要https://pse.is/H8YWR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