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肺炎的财政政策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3-26 10:41:56
  本报讯/随着欧、美疫情猛爆, WHO总算定调新冠病毒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经济学界将疫情对于经济体系的影响,视为典型的「供给面冲击」(supply shock)。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约翰.考科蓝 (John H. Cochrane)教授,以「强行关闭核子反应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一般而言,面对供给面冲击对于经济体系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可采宽松货币政策,以增加货币供给、调降利率的方式,刺激投资、拉抬产出。有鉴于此,中国人民银行(大陆央行)早已进入「危机模式」,自2月以来,接连调降借贷便利利率,进而调降基准利率并释放长期资金人民币5,500亿。

  美国联储局除日前紧急降息外,也宣布加速收购美国公债,并向短期融资市场挹注逾1.5兆美元;欧洲央行虽暂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但也公布扩大量化宽松,并推出新一轮长期再融资操作。

  但应付新冠肺炎所造成的供给面冲击,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货币政策未必能够发挥作用。

  首先,在资本市场名目利率低、实质利率甚至为负的情形下,企业原本借贷成本就不高,受疫情影响而不愿投资与产出停滞,非资金问题;货币政策激励有限,充其量在于使面临流动性限制的企业得以喘息、不至立即倒闭。

  其次,以降息为工具的传统货币政策,在低利率、负利率的情形下,伸展空间有限、或根本无法操作,不能缓冲与吸收来自生产面的冲击,而使产出下跌与失业的情形更为严重;虽或可改采量化宽松或再融资等工具,但终究使货币政策的灵活性与有效性大打折扣。更有甚者,在生产力成长与总和需求相互正向反馈下,一旦企业以减少投资因应产出的停滞,恐将使经济体系陷入难缠的低成长、高失业之「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 均衡。

  再者,相较于生产成本上升(例如「石油危机」)所造成的供给面冲击,病毒所造成的「断链危机」更为棘手。国际化使生产过程的研发、制造、销售、物流以及服务等环节,在国与国间的分工成为经济运作的常态;疫情造成各国、各洲的区域更相停滞,经济秩序并不会仅因一区域疫情有所缓解而得以恢复,降息、量化宽松或再融资等货币政策工具,更是无法修复属结构性毁坏的断链问题。

  另一方面,随着疫情的蔓延,不论是自我保护或受强制,个人日常消费与休闲等经济活动所需的人身或货物的移动,会愈为受限。因此,将无可避免地发展出需求面的负面影响,全球经济体系所面对的是供需交乘的双面夹击。面对如此罕见的「经济极端风暴」(economic perfect storm),即使货币政策可避免企业立即倒闭,又如何冀求个人在病毒的威胁下,外出购买房屋、汽车或进行其他消费以带动需求?

  相较货币政策的不足,以扩大政府支出、减税为操作工具的财政政策,由于直接影响个人与企业,可作为因应疫情对于总体经济负面影响的主要政策。

  就目前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预算而论,虽然600亿金额一毛未删过关,再加上400亿来自基金「移缓济急」的挹注,合计也仅有1,000亿、未达我国GDP之0.5%,规模实在过小,只怕是杯水车薪。前IMF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5%–10% GDP的提议或许太过,新加坡的2% GDP是值得参考的起点。此外,预算由各部会自行规划而提出,构想不外乎补贴疫情所造成的损失或因应防疫所额外增加的支出,根本无法达到有效刺激经济总合需求所该有的强度。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