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政府时代 全球化开始逆转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5-22 10:20:59
  本报讯/新冠疫情将对经济政策产生长远影响,政府对私部门大规模干预,所有迹象揭示着亚当·史密斯提出「看不见的手」的终结。未来经济学家回顾历史时、可能会认为这意味一九八○至二○二○年不受拘束的西方资本主义宣告结束。

  为对抗疫情冲击,财政和货币政策融合将成为常态,印钞成为各国财政支出主要来源。而全球化已开始逆转,特别在制药、国防和医疗等关键领域,境内生产将成为常态,许多新兴经济体追求的发展模式将面临困难。

  大政府时代意味着政府增加直接投资,以及拥有关键基础设施(运输,公用事业,电信,银行)。不管是所得税、资本利得税、财富税、房地产税,都期望有钱人支付更多,而最低收入保证也可能在许多国家逐渐根深柢固。

  至于欧元区最终可望由德国政府解囊而稳定下来,进入欧洲联邦时代。然后,现代货币理论式的政策可能导致许多国家进行资本管制,或强制银行和保险公司持有政府债券,以确保不依赖市场。回购股票也将受到惩罚,且未来CEO薪水高于员工平均收入倍数的趋势将逆转。

  以上是推测,但我对全球化的终结和供应链的优化、大政府时代成新潮流、更高的税收、欧洲联邦、贪婪的资本主义将消失等五趋势深信不疑。

  两年后的世界将会更像二战后,当时西方国家面临沉重债务负担,疲惫不堪的人们都期望建立更公平的社会,并摆脱贫困生活以及债务负担。

  若以上论点正确,这样的发展不是对金融资产有利的趋势。可以聚焦在不易受政府干扰的资产类别,部分房地产和股票应该是更能有效避免通膨的工具。

  亚洲政府债务水准远低于西方国家,尽管上述结构性变化无可避免,但我对新的「大政府」状态、特别是对亚洲股票的影响比较不担心。毕竟在中国大陆,「大政府」已然成为常态。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