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特约--公司管理/数位化转型有“七大流”,未来具备这6个特质的公司将成为大赢家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5-23 04:14:56
 当前是人类历史上产业分工最复杂、技术革命最壮阔的时代,更是数位化转型的百家争鸣时代!这就对人类带来了极大的机遇和挑战,而疫情的出现,更带来新的机会和话题。
  我们在业界常常听到颠覆、跨界、降维等声音,但它们是不是数位化转型的全部呢?——我们认为只是嗓门比较大的那一部分,我们只有瞭解全域、才能更好地定位自己。
  那么,站在协力厂商的宏观视角,我们怎么才能全面看待数位化转型?
  01 七大流:数位化转型的本质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人类涉及到的行业有十几个大类、几十个小类、几百个子类,分工非常细致和复杂。那么,如何在众多的行业中找到规律、摸到脉络呢?
  第一,数位化转型的本质有“七大流”
  梳理如此之多的行业,我发现各行业都围绕着资讯流、资金流、监管流、实物流、生物流(主要是人员流)、能源流、环境流。同时,任何一个流都会有产生、传输、加工/培育、分配/使用的过程。
  比如,资讯流的内容来自媒体和互联网。传输则是通过电信网路和广电网路。加工/培育、分配/使用则由互联网、媒体、电信等行业来共同实施。
  实物流呢?我们生活中的各种物品从哪儿来?是从油、气、矿业等自然资源里提取出来,是从农牧业来,我们借助物流传输到工厂,制造加工形成产品后,再传输到末端的零售行业进行分配、传递到消费者。如果我们把这七个“流”的产生、传输、加工/培育和分配使用从四个环节进行细分,就可以把所有行业归类进来。
  我们从两个维度来理解七大流。一个维度是活动范围,即这个流的活动范围以社区,还是以城市、国家、全球为基准。另一个维度是移动速度。
  生物流、实物流、环境流和监管流的移动速度相对较慢。大家知道,人类不可能在一秒钟之内从北京跑到欧洲,当然几百年以后不好说,至少现在是不可能的。 
  随着人类进入工业革命时代,资讯流、资金流和能源流开始独立出来。它们特点是移动速度极快,而且是全球化的。
  这三大流在工业文明之前没有独立存在,而是主要依附在实物之上。比如,资金流先后依托于贝壳、珠宝、金银、实物货币。资讯流也是依托于实物的,包括最早的竹简、绢,后来有了造纸术、有了书。能源流也是如此,我们最早是用火把、灯油、木材,也是依托于实物的。
  但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到四次工业革命改变了这个特点。站在流的角度,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能源流的革命,蒸汽机代替传统的人力和畜力,使生产效率大规模提升,使火车可以跑得更快更远,使远洋航行成为可能,从而开启了全球化的进程。
  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是能源流的革命,它的核心是电网的出现。这一次与第一次工业革命最大的不同在于能源的“云”化。前者的能源基本上只能固定在一个地方(锅炉房、火车、轮船),而后者的电能可以通过电网将能源传递到任何地方,包括工厂、家用电器等等,带动了社会的电气化。总之,能源流带来了社会的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资讯流的第一次革命。这一次革命的核心是自动化,是每个行业都形成了自己专用的生产系统,我们把一个或少数几个行业生产系统专用的技术叫做OT(Operation Technology)。比如,通信行业的老式固定电话就是OT,它只能打电话,是通信行业专用的。而现在的智慧手机就不能叫OT了,因为手机的应用领域非常广阔,它可以是电话、可以是相机,可以有很多功能。类似OT还有零售行业的POS机、制造行业的SCADA网路等。
  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现在正在经历的,是以物联网、5G、云、大资料、人工智慧等为核心的,是把ICT(IT+CT)的能力进行变现的革命,即把所有行业的数位化内容全部拉通,形成一个智慧化的社会,从而带动整个社会的巨大进步。
  第二,七大流的变化趋势
  当前疫情的发展来了一些新的变化。相应地,这几个流会怎样发展呢? 
  1)信息流:其活动范围将越来越大,移动速度将越来越快。因为物理世界受到了一定的阻力,数位世界一定会加速弥补整个社会的空缺。至少当前可以看到,在疫情之后,很多线上业务正蓬勃兴起。
  2)能源流:从活动范围看,能源流的活动范围要么增大、要么缩小。缩小体现在电力系统可以在社区自组网、而不用借助国家的电网系统,即 “微网”,比如在某个没有输电线路的小村庄,东家可以加装太阳能板,西家可以装风机,大家分别利用自然的各种能量获取和储存电能,并实现相互之间的互助或能源买卖。增大则体现在能源互联网,比如利用各国各地区间的时差,通过低峰用电区域向高峰用电区域的输送,实现电力的稳定与平衡。
  3)资金流:在未来,资金流会以更快的速度移动。现在,银行体系之间还有很多的环节,未来随着区块链等的发展,资金流借助于资讯技术,会实现加速移动。
  4)生物流:生物流主要是指人员流。受这次疫情的影响,相信未来可能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生物流的活动范围会有缩小。
  5)实物流:目前还不太清晰,需要观察。
  6)监管流:随着疫情的出现,有作为的机构会把自己的社会作用发挥得更大。
  7)环境流:环境流本身不会变,但人类对它的认知会改变。以前,我们感知环境是靠个体,后来有了一些传感,但传感的部分非常少,很多地方感知不到,比如大气和水,还有很多灾害和风险也无法预测。5G有一个技术方向是大连接mMTC,一个平方公里之内可以有一百万个联接,可以助力环境的数位化。因为环境可以数位化,我们就以对环境进行大范围的感知。
  02 必由之路:数位化转型的三阶段
  七大流与整个行业数位化转型的曲线和阶段息息相关。可以从行业数位化水准和发展阶段两方面来进行定位。
  什么是数位化水准?简单地说,就是这个行业的主要业务和周边生产要素,是不是都被感知、都被联接、都可以用到云和大资料,都可以用到人工智慧,并把这一系列的资料进行有效利用,实现效率提升、保证品质与安全、合规等。
  发展阶段则是说,每个行业的数位化发展都要三个阶段:起步期、爆发期和引领期。
  第一,引领期
  在引领期,主要有互联网、电信、媒体和银行行业。这些行业的主要业务是提供资讯流或资金流,而这两个流的移动速度极快,必然导致这几个行业有较高的数位化水准。
  相对来说,银行业会落后于前三个行业,因为资金流与资讯流相比,有两个比较大的限制。第一是对资金流的监管力度比资讯流要强很多。我以前研究电信的时候,把Regulation叫做管制;后来我研究银行,银行把Regulation译为监管。第二,资金流不可分享,限制了范围和流动,而资讯流可以。比如,我把钱转给你,钱就是你的,而不是我的了。
  电信行业为什么会领先于银行?举个例子,记得我2003年洞察英国电信的战略,其高管表示,英国电信正在进行21世纪网路专案,他们希望在厂商的帮助下把现在像面条或烟囱一样、相互独立的OT网路(语音网路、X2.5、DDN等)改为横向多层融合网路,并应用这个新的网路快速推出业务、并实现固定移动融合。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电信行业基本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但银行业目前还在路上。记得有位欧洲的专家去年调到香港工作,要开一个本地的户头。在银行,她签了一、两个小时的协议,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银行发薪卡。过了一两个月,她的养老金又迁过来了,于是又跑到同一家银行去办理养老金帐户。这次又花费两三个小时才办妥。她非常困惑为什么反复让我签同样的档、而且每次都需这么长的时间?银行回馈现在这两个系统没有打通,是两个互相独立的网路。这种境况正是电信行业十几年前碰到的事情。
  这四个行业还有什么特点?就是ICT都是生产系统,它们的首席执行官CEO逐步成为了兼职CIO,因为这些行业里的资深人士最后慢慢都会跨入ICT领域,互联网本身就是IT界的,电信业慢慢跨进来的,慢慢地银行也会开始进来。
  总之,这些行业提供的是数位化的产品和服务,天然就会引领数位化转型。
  第二,爆发期
  处于爆发期的行业,可能会涵盖零售、汽车、政府、机械、教育、机场、医疗等领域。主要在实物流的前端、监管流、生物流。
  实物流的前端主要是与消费者紧密结合的,由于C端的数位化转型最为活跃,会促进行业的数位化转型。比如,以前没有电商,大家觉得零售就很好。有了电商以后发觉,零售也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它完全可以提早发现消费者的需求。此外,过去的零售业是由人来实现销售的,但现在还可以实现无人售货。所以,零售有很多地方可以改进,这样就会倒逼零售行业的数位化转型。
  汽车行业也是如此,它本身是ToC的,处于前端。以前,汽车只是运输和代步的工具,而现在我们发现,汽车还可以接入车联网,还可以是电动的,还可以共用和自动驾驶。当一些新的产品和场景出现以后,就会倒逼汽车行业的数位化转型。
  在生物流领域,比如教育行业,以前一个老师教所有的学生,没有个性化。在教育数位化转型以后,每个学生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不同,根据自己的优势和劣势,选择个性化的教学、自我调整学习。
  对这些行业来说,ICT以前是一个支撑系统,现在慢慢变成了生产系统。因此,现在的IT不是传统业务的简单承载,而是变成了可以赚钱的工具。比如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车联网,通过智慧驾驶去卖数位化服务,而支撑这个服务的基础就是数位化转型。因此,在这些行业里,CIO会逐步提升、直接向CEO汇报。
  第三,起步期
  起步期的行业包括电力、油气、化工、矿业、钢铁、环保、农业等等。这些行业的特点主要涉及到实物流的后端、能源流和环境流。
  在实物流的后端,意味着不会被消费者感知到,所以其数位化转型的压力相对不大,比如矿业。
  能源流中电流的移动很快,但是电力行业的数位化程度反而不高,因为其OT是不能出错的——电网不能断,否则社会就要瘫痪。这类生产系统不能容忍出错的行业,我称为重OT行业,除了电力,还有油气和化工等。ICT技术进入重OT行业的生产系统非常困难,因为其行业知识或能力的储备门槛较高,同时很难有试错的机会。当前能做的事情,可能是把生产系统周边的一些水准系统数位化,比如办公系统。
  医疗行业原本也是重OT,因为涉及到医院的一整套各自独立的系统、而且也不太能容忍试错。但是新冠疫情的出现会改变人们的认知和容忍度,相信医疗行业会进入到爆发期。
  第三是环境流,其最大的特点是感知不足。目前,整个网路是不能够对环境进行全面感知的,但是5G就可以,一平方公里可以有一百万个连接,这就意味着对环境,对大气、水土、季风、灾害的感知力量会大步提高,那时候就可以进入到数位化转型的加速期。当然,目前还只是起步阶段。
  未来,随着5G、AI等新技术的涌现和发展,一些重OT行业的生产系统慢慢也会用新技术替代,所有行业都会沿着这个曲线上升。
  03 三波技术的壮阔迭加
  资讯流目前是改变整个社会最重要的因素,其他几个流都会与资讯流产生交集。
  第一波技术,包括物联网、移动、云、社交媒体等等,实际上已经发展很久了,它们主要就是围绕着生物流、实物流和资讯流来发展的。为什么是三个流?因为没有一个行业能把生物流、或实物流、或资讯流从产生/到传输/到加工/到分配全部打通,存在很多博弈和边界,而且企业数量众多,很容易产生新的创新。
  第二波技术,目前以AI、AR/VR、区块链、5G等技术为核心的,是发展最快的领域。它们总体以资讯流为核心,与其他流产生交集,包括与生物流的人工智慧、与监管流的资料主权、与能源流的微网、与资金流的区块链等等。
  第三波是从0到1的过程,需要理论突破,比如量子计算、DNA存储、太赫兹、6G等等,届时整个社会将会发生新一轮的变化。目前我们主要借助于宏观的物理学/电磁学,但微观世界的巨大力量我们还没有利用到。未来要解决算力和联接能力的瓶颈,就需要量子计算。量子计算的第一个革命是带来材料的重构。材料的重构是什么意思?目前,我们做数位化转型可以监控物理变化的过程,因为物理变化比较慢,但很难对化学变化进行数位化,因为一个新物质产生的就是一瞬间,这是目前电脑所无法达到的速度,但量子计算可以。所以,未来我们可以通过量子计算开发新的材料,比如汽车电池、新的催化剂。量子计算还可以实现实物流+能源流的路径重构、生物流的认知重构、资金流的演算法重构。
  04 百家争鸣,成为“羔”字型企业
  “羔”字在这里,实际上并不是羔羊的意思,而是一个象形字结构。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是“羔”型企业呢?其实,这涉及数位化转型的五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资料获取的多源化——数位化转型是以资料为基础的,在资料不足的情况下谈数位化转型都是空谈,即“羔”字最下面四点+一横。
  在资讯流领域,会有融合通信,即把语音、文字、视频结合起来。
  在实物流领域,加装了物联网晶片之后,可以从物理世界进入到数位世界;同时,还有很多OT产生的封闭隔绝资料是可以通过相关协定转化成ICT资料。如果转换不了,可以借助工业视觉。此外,工业视觉还可以实现产品缺陷或故障的资料化。
  在生物流领域,目前人类已经进入到了数位的世界当中,手机、可穿戴设备都是我们进入数位世界的媒介。随着整个社会的需要,人脸识别、视频等都是数位化重要的资料来源。未来,医学还可能对人体内部数位化,然后结合IT建模和医疗技术,实现更精准的治疗。
  环境流可以与GIS资料结合,同时5G技术带来新的环境的巨大感知。
  第二个方面,资料传输/加工的多层化——它的核心是边缘和云,用“羔”字从下往上第二横来代表。
  以前,我们没有这么多的资料,资料的传输与加工很简单,比如ToC领域的端、管、云就是指手机加上管道,就上云了。而现在,海量的资料接进来、种类和层级还很多,就会涉及到很多问题,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上云,这个时候,整个资讯的传输和加工就要分层。对不能上云的,可以通过边缘计算来实现。此外,刚才讲的微网实际就是能源流的边缘,不需要都上到电网这朵“云”去。
  上了云,就会有私有云、公有云、混合云等等,也要根据不同的需要进行分类管理,形成一个多云的系统。
  当整个网路实现了无所不在的连接,而这个网路是一个既有边缘、又有云的高度复杂系统,对于运营商和电信行业来说,就是很好的机会。以前,运营商的计费方式很简单,就是按时长、按短信条数、按流量。未来,在高度复杂的资料面前,可能要改变方式,比如需要时延低的就按照时延计费;连接数多的,就按连接数计费;如果是走大频宽的,可以按照速度计费等等。实际上,就是将运营商网路能力充分转变为可以变现的东西,5G就是最好的机会。
  第三个方面,内部流程的重塑——当所有的内容都数位化了以后,所有的生产环节都可以被拉通,资源可以被重新分配。用“羔”字从下往上第三横来代表。
  比如在制造行业,以前的业务流程,包括研发、生产、供应链、销售与服务等组成了一个OT的系统,但相互资料没有拉通。现在,通过ICT拉通以后,资料就可以快速地流动起来。这样一来,以前上市一个新产品可能需要一年,现在从开发到生产,到销售全部拉通以后,可能只要两三个月。这个产品出来以后,发现不够好,还可以迅速地重新试错和反覆运算。这样,产品开发、生产的周期很快,竞争力就有很大的提高。类似的例子还有智慧城市路灯和垃圾桶的重新规划、交通线路规划。
  另外,在某个生产环节也可以实现深度的流程重塑。比如在制造行业,以前都要靠工人,现在有了黑灯工厂,比如说车厂里铁皮进去、车出来,不再需要人了,完全靠资讯流的手段来实现。
  “羔”头上的一撇一点,分别代表了以下两个方面:
  第四个方面,现有客户解决方案的重建。比如零售,以前在实体店大家看到的商品都一样,在数字世界则可以千人千面,每个人看到的介面都是不一样的,这是根据个人喜好推送的结果。又如汽车,可以从单纯的卖车拓展到卖车联网、自动驾驶等移动出行的数位化服务等等。
  第五个方面,业务边界的重新定义。如果数位化逐步强大,转型的企业肯定会产生更多的想法,自然而然地想拓展新客户、进入到新行业,这时候“跨界”就顺理成章了。
  互联网相互渗透的例子有很多,比如通过增值业务进入电信、通过视频进入媒体、通过金融科技进入银行、通过无人零售进入零售、通过自动驾驶进入汽车、通过慕课进入教育、通过智慧医学影像进入医疗等等。
  通信行业也可以通过网路进入普惠金融,通信行业还可以做一些环保工作,比如中国的铁塔以前是通信塔,未来还可以变成社会塔,不仅放通信的信号,还可以监测气象、环保等。
  再比如电力行业。在欧洲一些国家,其电网的密度比通信网路还高,所以,电力公司成立了专门的电信子公司来做宽频通过。大家可以看到,数位化程度相对并不太高的行业,也是可以去反向渗透的,这是一个来回交融的过程。
   “羔”字中间还有一竖,则代表了无所不在的智慧和数字平台,把“羔”字中间的各层连接起来。
  这就是整个的数位化转型框架。可以看到,在“羔”字的各方面都是百家争鸣的。从行业看,在数位化转型方面发展较快的银行业、汽车业,很多头部企业都是“羔”字转型的典范。
  05 未来,谁会胜出?
  基于这样一些思考,我们不禁要问,什么样的企业会成为未来的胜者?我想,优胜者不外乎具有这样一些特征:
  1)客户为先。未来的世界产业非常多元,技术发展波澜壮阔,数位化转型更是百家争鸣。作为一个ToB企业,不可能在各方面都超过客户,因此,要想获得成功,永远不败的信条,一定是围绕着客户的需求开展数位化转型。
  2)对成败的总结/反覆运算比成败本身更重要。这个世界太过复杂,没有哪一个人或者哪个组织能够把这样一个复杂的事情想清楚。当企业推出了新的业务,其失败的概率是比较大的,企业在试错的过程中要通过总结、优化和反覆运算的方式,把失败的成本给“赚”回来,保证下一次犯的错误更少,赢的机会更多。
  3)组织的活力比精致的顶层设计更重要。当今复杂的世界,复杂的人类社会和产业环境,复杂的技术场景和竞争下,精致的顶层设计几乎是不存在的,所以,与其去做不可能存在的精致顶层设计,还不如去激发组织的活力,在方向大致正确的情况下,依靠组织的活力开展数位化转型。
  4)自己的降落伞自己跳。既然失败很容易出现,那么最小的试错成本就是拿自己做实验,新业务先在本企业先试错、不断优化反覆运算后,再推向市场。在整个业界,把自己作为第一客户的企业,成功的机会就相对较大。
  5)厚积薄发。数位化转型需要很强的技术积累。如果没有积累,会在瞬间被竞争击垮。
  6)独行急、众行远。在这么复杂的一个智慧化浪潮里,企业要想跑得远,就需要构建良性的生态系统,和生态伙伴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大。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