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1167期/不想面对外界标签和眼光 8成选择隐忍 谁能治愈性侵受害者的伤?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03 08:14:58
他们在人群中揣着秘密生活,如他人无异一般行走。
外界的指摘与歧视,让受害者害怕一旦说出口,
就像是穿上刺有红字的罪衣那般,得受人打量、遭遇羞辱。
「#MeToo」运动席卷全球,但在台湾,害怕筑起了一道墙,
让受害者无言,只能无言。只是伤痕仍会在夜寐时窜出,如此喧嚣。

文/吕苡榕

 有一阵子雨齐(化名)会频繁接到不同友人的电话,有人和他彻夜扯淡,直到天方露白才止;有人则是压低声音断断续续,只敢在深夜里释放陈年的秘密。几位友人身上有个共通点—他们都是去年爆发的高雄市体操教练性侵案受害者。

 去年2月,高雄地检署接获一名当事人检举,告发位于高雄光华国小担任体操教练20年以上的梁姓男子,长年藉着训练、比赛外宿时性侵选手。接获告发后,高雄市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和地检署随即介入调查,并透过告发当事人逐一接触潜在的受害者,拼凑这一起性侵案的图像。

 秘密尘封多年,如今才被揭起。当年体操队的孩子多来自经济状况一般的家庭,练体育的小孩靠着拿奖后一路保送上学,甚至就业。所以对许多家长来说,这位教练等于保证孩子的未来。雨齐说,教练不只在国小教课,还会和国中合作,由他负责训练,拿奖则是荣耀归诸学校,所以不少孩子跟着他一路从国小、国中到高中。

金牌体操教练性侵案
受害者不只一位,揭教育界未爆弹

 到了国中,教练才会开始下手。「像是外宿时,教练会说:『你们房间浴室不够,可以来我这边洗澡。』听到这话,你有办法拒绝吗?」那些性侵的时刻总是隐晦,却也不乏机会,「有时候连有家长陪同的外宿行程,教练一样找得到缝隙。」雨齐语气忿忿:「有的性教育教孩子遇到危险时要喊、要叫、要逃跑。连有家长陪同的时候,他都找得到下手机会了,我想请问是要怎么叫、怎么逃?」
对受害者来说,国小开始练体操,到了国中已有4、5年资历,在校有一半时间都花在练习上,学科已跟不上同龄孩子;投入的时间长了,也舍不下前面的心血,对受暴当事人来说,选择隐忍似乎「很合理」。「他们也怕说出来没人信—教练不只教体操,还会陪孩子写作业,很多家长都很信任他。」雨齐的另一位友人,年幼时也曾想过向老师提起这件事,「但看到老师跟教练有说有笑,就不敢讲了。」

 曾经有位性侵受害者在学时举发了教练,「但那是还没有《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年代,学校不用召开性平会,也不用调查。最后学校找来教练与家长和解了事,孩子则是转学离开。」雨齐说,看到这种结果,其他伸着脖子等待有人能救救自己的受害者,心里已经无望。

 秘密结成了一张网,困住受害者的人生,早年不敢开口,多年后更不知怎么开口。「而且很多人现在也同在体育、教育界工作。这位教练是金牌教练啊!受害者担心出来指认,万一自己被曝光,会不会反而遭到报复,工作就此不保?」雨齐语气无奈地说。

 检调的调查,在受害者间造成震荡,惊惧挤压着受害者—一旦被认出是「受害者」,现有的家庭会不会受到冲击?丈夫有没有办法谅解?生活是否崩解?陆续接到地检署电话后,雨齐的几位友人开始出现精神症状,「像有个朋友会一直暴食,接着催吐。」为了防堵亲友发现,有些受害者透过社福团体收受法院文书;有些人则是愤怒自己已经改名、搬家了,为何又被揪入这场噩梦。

(阅读全文… https://pse.is/G6XQF)

本文为精采摘要,更多内容,请参阅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67期)。
阅读更多文章,欢迎加入今周刊粉丝团&LINE

你可能也会感兴趣》
曾经害怕说出口 性侵受害者:「正确的方式是为自己站出来」
https://pse.is/HAFZ6

通报数与起诉量七比一,性侵案件为何走不进司法里?
https://pse.is/HVYEC

社会难容 性侵受害者说不出口的「Me Too」
https://pse.is/GS8KE
【大华网路报】


相关链接:https://pse.is/G6X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