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395期/台青吹起漂日风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05 03:20:21
文/邱莉燕  

 日本正面临史上最大的缺工潮,企业主不得不向全球发出征才令,并陆续将释出上百万个移工职缺。《远见杂志》发现,近年来台湾许多年轻人已开始赴日工作赚日圆,「漂日」更是蔚为风潮! 

台湾青年赴日打工度假,不仅以旅游增广见闻,也可以累积人生经验与财富,对于社会新鲜人或追求职场镀金的转职青年,都提供另一种开拓国际观的捷径。

 《远见》团队深入日本采访发现,目前近6万名台湾人旅日,其中工作签证近六年成长七倍,网路软体相关的工程师职缺更是上看80万个。面对日本缺工大潮,台湾年轻人如何前仆后继跨海打拚,《远见》带你独家直击!

 一大早来到东京品川车站中央口,映入眼帘的是大批日本上班族身着西装,如同行军般整齐快步前进。

 同样惊人的场景,出现在从品川站前往入国管理局的路上。东京入国管理局是外国人换发更新各种签证之处,位于填海而来的岛上,进出靠接驳巴士。

 尽管巴士一班接一班,但由于人太多,只得大家大排长龙。队伍中,有白人、黑人、中国人、操着东南亚语言的黄种人,甚至有金发碧眼的夫妻推着婴儿车。

外国人赴日逐年成长 补足日本劳动力大缺口

 前往的人如此之多,是居留在日本的外国人激增的缩影。近几年来,日本的外国人已比20多年前,增加了165万人。而日本本国人却已连续九年人口减少,每年减少几十万人,2018年就减少44万人。

 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过去几年来,日本政府持续放宽国门,2019年4月1日起,更进一步开放,新增两种外国人居留签证「特定技能1号」和「特定技能2号」,预定在5年内让最多34万5150人的外籍技能实习生,留在日本工作。

 「日本缺工的问题很严重,」104资讯科技猎才招聘处顾问滨野了平指出,日本预估在2020年缺工数将高达384万人。

人口严重不足 建筑、农业最缺工

 其中,人手极不足的是「做工的人」。建设业至2025年将对外招募30万人以上,农业至2023年最多招募10.3万。另外,看护希望每年引进1万人,饭店业计画至2030年再找8.5万人。加一加,至少要招募50万名外国人。

 与东京入国管理局巴士站一模一样壮观的长龙场景,出现在4月15日的台北市庆城街、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大门前。

 这是2019年开放台湾年轻人申请打工度假第一梯次的第一天,早上6点就有人来排队,9点15分窗口正式受理前,整个队伍已经绕至大楼后面的公园。

 跟着排队的人潮,是众多人力仲介机构的员工,殷勤提供求职者资料或工作介绍。

 引发轰动的原因是,2019年起,台日打工度假的名额又大幅增加一倍。这项自2009年开办的制度,名额从每年2000人到2014年增加为5000名。至今满十周年,特地庆祝扩大至1万名。

 根据过往经验,拓步人材顾问管理公司统括经理詹育泓认为,今年申请赴日打工度假的人数可能会涌入1万2000人,会超过总名额人数,竞争比望年更激烈。

赴日打工度假 台青占总数1/3

 当日本国门愈发开放,一向哈日的台湾年轻人,也已吹起愈来愈旺的漂日风。

 根据日本法务省统计,目前在日台湾人总数为5万8456人,已是2012年的2.56倍。其中取得工作签证的台湾人,2012年只有1367人,到2018年已经破1万人,成长近七倍。

 台湾人确实「哈日」,全世界到日本打工度假总数在2018年约1万多人,其中台湾人3758人,就占了1/3强。

 今年2月底,台湾最大赴日工作仲介机构、JPTIP日铧,在台北别开生面举办了「2019日本征才博览会」,日本乐天、日本最大网路二手交易平台Mercari、星野度假村、朵茉丽蔻保养品研发厂再春馆制药所,十多家日本「大手企业」共襄盛举,以满满诚意征才。

 现场更邀请日商CEO问答,希望为台湾人打开赴日工作的「任意门」。当天约300多名台湾年轻人与会,将会议厅挤得水泄不通。

 「日商没有名额限制,只要好的人才都要,」日铧董事兼执行长黄健锋透露,当天有20余位应征者马上被录取。

 台湾,似乎正成为日本人力补充的核心国家。东急饭店、SK-II日本滋贺工厂、茑屋书店等知名日企,皆在今年首次来台招募员工。

 台青赴日工作风潮,也促使跨国人力银行生意兴隆。104人力银行近两年接到愈来愈多来自日本人力资源机构的合作机会,双方合作在台湾征才,举办大型「选考会」,招募台湾人去日本上班。

 提供赴日求职服务的日商人资顾问公司立乐高,成立不过两年半,已协助超过2000位台湾人赴日工作。立乐高董事兼协理满尾友哉说,随着赴日工作的台湾求职者增加,立乐高近一年也扩编,从20位员工增加到35位。

今年开放特定技能 锁定蓝领阶级

 至于今年4月起开始施行的特定技能签证新政,开放14种行业,招揽外籍蓝领阶级,包括农渔业、看护、建筑工、清洁工等,意味着劳力密集型的工作机会大解禁,已有人才顾问公司认为,这对怀抱东洋梦的台湾人,也是一个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工作大多属于蓝领,若通过日文考试和所属行业公协会的技能考试,就能取得特定技能签证1号、最长5年的居留时间。

 若取得更高阶的2号技能签证,就可以将配偶与子女接到日本,也没有签证更新次数的限制,实质等同于移民。

 分析台湾年轻人为何想赴日工作,与台湾生活中大量接触日本动漫、文化、历史、流行有关。

 台中科大流通管理系毕业、26岁的曾翊展,念完大学就开始存钱准备去日本打工度假。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喜欢日本职棒。

 「我想先去北海道三个月,那里有个日本职棒的火腿队,可以帮他们加油,顺便滑雪,」他目光炯炯说明他的规画,接下来去东京、大阪、福冈,边工作边玩3个月,「重点是这些地方也都有职业棒球队」。尽管他的日文检定只通过最低的第五级,但完全不妨碍他展现身为日本棒球迷的热情。

长期低薪困境 逼台青向外发展

 台湾年轻人兴起日本就职热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薪水冻涨20年。「台湾长期低薪,往海外寻求高薪工作是大势所趋,」Worklife In Japan日本职场生活趋势社群经营团队、认识众多台湾求职者的王志宏分析。

 按照日本法律规定,外国人在日本工作的薪资水准比照日本人,而日本应届毕业生起薪约为20万日圆(约5.6万台币),台湾人初到日本打工度假或取得正职工作,也差不多这个薪资,即使是在物价最高昂的东京,扣掉房租和生活费,每个月大约还是能存下5万到7万日圆(约1.9万台币),对台湾年轻人是不小吸引力。

 澳洲向来也是台湾人选择打工度假的热门地点,吕沛林在27岁到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在餐厅当服务生,又在30岁时申请日本打工度假,做餐厅老本行,偶尔接案担任国际展会翻译的她,比较这两国后,各有不同体会。

 澳洲打工度假,她不需要太拚命工作,最后存到20余万台币;在日本打工度假也有存到钱,目前户头200多万日圆(约50~60万台币)。

 她的结论是,收入多寡看怎么过生活。「如果你是想要体验生活,建议去澳洲,可以敞开心胸尝试很多事情,」文藻外语大学英文系、辅修日文,毕业后插大东吴日文系的吕沛林,她认为日本社会整体有点排外,不如澳洲社会更多元包容。但是到日本后,因为她同时会中文、英文和日文,更具竞争力,比在澳洲更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吸引高度专长外国人 日本永住许可申请放宽

 除了工作,现在连申请日本永住签证也愈来愈容易。「现在是拿日本永住签证的好时期,」在一家科技公司日本分公司工作的金诗敏愉快说。

 原本「永住许可」的规定是要在日本工作满十年,2017年已修法为只要「高度外国人才」综合评分达到80分,再满一年就可以申请。而金诗敏2012年到日本工作,待了六年,2018年从就劳签证拿到永住许可。

 「日本因应劳动力缺少的情况,也改变了非常多的法律规则,」曾从事人力仲介的TOMOTOMO CEO吴廷中发现,签证发放的手续已更宽松。

 尤其是一些比较高端专业的技能工作,以前要取得签证非常困难,需要很多检验,现在只要工作内容正当、企业愿意做保证,成功率满高。

 甫于4月初履新台贸中心东京事务所所长的陈英显,也充分感受到日本政府接纳外国人工作「准!准!准!」的高效。

有海外经历 返台工作更加分

 他申请为期三年的就劳签证,3月4日递件,3月25日便拿到,仅仅18天,审核之快速令人咋舌。「从这个小小的例子可以看到,日本缺乏优秀外国人,台湾人可以补充这一块,」陈英显说。

 只是,台湾人大举漂日工作,是否将造成台湾人才外流?两度派驻东京任职的陈英显乐观看待:「台湾年轻人如果有国际工作的海外经历,会为未来回台湾工作的履历加很多分。」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