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69期/月圆两岸明─接续昆曲交流的因缘/杨振良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09 06:36:34
 人间很多事都是因缘际会、水到渠成的。就拿这次3月底至4月初,蔡孟珍教授率台湾师大昆曲社学生赴南京的昆曲之行,就与多年前的好几段因缘有关。

春风上巳天,金陵昆曲行

 今年3月31日至4月5日,我和蔡孟珍教授率台湾师大昆曲社学生一行赴南京交流,以「月圆两岸明」主题,4月1日上午在昆曲摇篮甘熙故居,与南京曲社进行了昆曲清唱交流活动,下午则拜访江苏省昆剧院,与院内演员共聚切磋剧艺,随即与乐队进行响排,4月2日晚上7时在江苏省知名的昆剧院兰苑剧场展开两岸昆曲联演。

 我们这次推出〈寻梦〉、〈跪池〉、〈芦林〉三出剧码,其中压轴戏〈芦林〉是南戏《姜诗跃鲤记》遗存的剧码,需有付、正旦两个角色搭配,这出戏大陆极少演出,台湾戏剧界则至今无人会演,所以这次交流联演格外受到两岸戏曲界的瞩目。

 〈芦林〉又称〈芦林辩非〉,剧情描写穷秀才姜诗偏听母命,将妻庞氏逐出家门。遭休弃的妻子仍心系年迈婆婆,一日为烹鲤到芦林捡拾芦柴,恰与丈夫姜诗相遇,庞氏凄婉地倾诉冤屈,但姜诗唯恐顺妻逆母,一再错怪并责备庞氏不孝,最后发现芦柴上血痕斑斑,始恍悟庞氏贞烈坚忍,于是允诺返家禀告母亲回心转意,携同儿子安安接回庞氏,一家团圆。

 这个故事从明代初年出现以来,经明中叶与清代流行的弋阳腔、青阳腔等弦索调的民间声腔系统四处传播,由于弃妇恳挚陈情故夫的剧情感人,历演不衰,藉着各地方剧种不断改编、移植,如川剧高腔、岳西高腔、汉剧高腔、婺剧、苏剧、祁剧、潮剧、梨园戏诸多剧种的演出也都各有特色。

 至于昆曲的舞台上《跃鲤记》就只剩〈芦林〉一折,而这出戏的要求也特别高。首先,男主角姜诗的行当是「付」,他既必须具备丑行的腰腿功夫,又需带文诌诌的书卷气,有点穷酸,像个迂腐的老学究,尤其嗓子要宽,高低腔要收放自如。庞氏则由正旦应工,除了正旦原有的坚韧个性之外,还得展现传统女性温柔贤慧的美德,尤其嗓音要够好,音域要跨两个八度以上,身着腰包加水袖,身段有其难度。男女主角皆有大段的唱腔,载歌载舞,一般演员不易胜任。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