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70期/台湾不需要主体焦虑史观/王睿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6-01 12:09:51
 《自由时报》5月7日社论将五四运动比作太阳花运动,说两者都是青年学生关心国是、提倡民主的表现。坦白说,蹭五四运动百年热,并不能为太阳花防腐;毕竟五四学运是为了抗日反帝、救亡启蒙,太阳花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台湾是五四的渊源之一

 话说回来,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学运并不完全是同一回事,而今流行的五四概念是比较广义的。从运动脉络来看,五四是19世纪末、特别是1895年以来,中华民族反帝救亡运动的延续与发展。而1895年日帝割据台湾,正是以台湾作为进占中国大陆的前沿基地。由此事实看来,并不像《自由时报》社论〈建构以台湾为主体的历史和史观〉说有人「把台湾民主归功于五四」云云;恰恰相反,台湾正是五四关心国是、提倡民主的渊源之一。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近代民族解放运动,经常以民主运动的形式来表现,例如林献堂领导的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

 只不过,自1990年代以来,台湾的历史研究出现日殖有功论与先住民南来(南向)论两个热点,以作为区隔大陆渊源的叙述范式,〈建〉文便是这种范式的旨意。比如它称:「五四发生在中国,台湾是日本帝国的一部分,处于明治维新之后的大正时代,比中国先进很多。当时西风东渐,台湾不仅文化艺术思潮受『大正浪漫』影响,政治社会运动也因民族自决原则及『大正民主』而勃兴,一个文明现代的公民社会已在成形。」

 其实,日帝殖民台湾期间,所谓民族自决与民主政治从未在台湾实现过;否则也不会有跟进五四的台湾新文化运动,以及台湾文化协会的成立。

 台湾新文学的开拓者张我军在1924年指出:「台湾的文学乃中国文学的一支流。本流发生了什么影响、变迁,则支流也自然而然的随之而影响、变迁,这是必然的道理。」只不过,因为日据关系,中国旧文学的「破旧殿堂」还在本岛「苟延其残喘」,因此张我军以胡适和陈独秀的新文学精神,「欲率先叫醒那里头的人们,并请他们和我合力拆下这所破旧的殿堂」。

 《台湾文学史纲》作者叶石涛认为,台湾新文学运动是1920年代台湾新文化运动的一环,而台湾的「新文化运动其实是抗日民族解放为鹄的底政治运动。其目标在于反帝、反封建,……推翻日本殖民统治复归祖国」;又说台湾新文学运动「受到国内五四运动的刺激而孕育发展,所以一开始就有强烈的民族性格」;更说从1920到1940年代的台湾新文学特色,首先「是反帝、反封建的文学,是中国文学的一个环节,民族性格浓厚,是抗议和抵抗的文学」。

 由张、叶两人的说法来看,〈建〉文所谓日殖时代「一个文明现代的公民社会已在成形」,可知「大正浪漫」的主体想像,信非虚言。但是,想像并不能取代当时台湾处于日本殖民地、而非日本主体部分的现实。五四运动时期,东京帝国大学政治学教授吉野造作向其中国友人表示:「侵略主义的日本,不独为贵国青年所排斥,抑亦为吾侪所反对也。」正是日本在19世纪末侵略中国、割据台湾的刺激,才引发其后中国人的改良民主与革命民主两条路线的运动,并延续、扩散、汇流为五四民主运动。

日殖台湾下的民族运动

 五四的口号「外抗强权、内除国贼」,其「强权」指的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巴黎和会列强。尤其日本,正是大正日皇在位时的1915年强占山东省、并对民国政府提出苛虐的21条;这一年的台湾,则发生余清芳反殖抗日事件。然而100年后,〈建〉文竟然欣慕日殖的现代性,讴歌「大正民主」是如今台湾民主的根源?〈建〉文无识余清芳、赖和、蒋渭水、张我军、林献堂、杨逵、叶石涛等人的事迹或证言,却侈谈「从五四影响的解读,可看出社会上对历史文化的理解,仍相当欠缺以台湾为主体的自信及必要建构」,好意思这么说吗?

 20世纪初,台湾政治社会运动的核心是摆脱日殖的民族运动,而不是趋附「大正民主」的公民运动。大正日皇于1912年至1926年在位,然而《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记载〈台湾社会运动史〉部分,清楚写到林献堂于明治42年(即1909年,但实际是此前两年,即1907年)在日本奈良市受到梁启超的启发。1911年梁启超来台,林献堂再度受到民族主义的感召。这件事早于五四、早于「大正民主」,但失忆的〈建〉文则没有这种主体史观。

 事实上,亲睹1907年梁启超与林献堂相遇的彰化人甘得中,于1913年留学东京时也曾访识革命党人戴传贤。后者告以大陆革命派致力讨袁,无力济助台湾;台人宜改变斗争方法,交结日本本土权要,以牵制台湾总督府的压迫。可见,大陆改良派与革命派要角,均建议台湾人以「文斗」方式反抗日殖。林献堂的秘书叶荣钟认为,梁、戴二人对于林献堂从事民族运动的路线,「真有暗夜明灯的作用」。而「台湾民族运动的目的在于脱离日本的羁绊,以复归祖国怀抱为共同的愿望,殆无议论余地」。

 正如前述,台湾的民族运动包藏在民主运动里,对象是日本殖民当局。这种斗争方法,被启蒙于辛亥革命前夕,早于所谓「大正民主」,也早于五四学运。众所周知,蒋渭水正是在「大正民主」时期,投身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而被判刑拘禁的。大正日皇晚年还成了精神病患,「大正民主」并未落实为日本社会的公民意识,才有后来军国主义支配整个日本,并压迫台湾成为南向侵略基地的历史事实。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