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讯591期/张晋源:我的办公室被永丰金上了封条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4 00:25:26
文/洪绫襄

9月23日,我上午进公司发现门禁卡不能用,以为机器有问题。下午看医生到4点多,才看到永丰金发信通知我被公司提告刑事特别背信罪;25日又发现我的email被封锁,办公室被贴上封条。

永丰人都知道,我推动工行参股、电子金融等重要进展,发生重大弊端我也一定追查。现在只因为我不愿意对涉及诈贷的何家放水,过去对的事情就变错了?我牺牲了自己的前途来捍卫公司治理跟大众利益,竟然换来那张封条和诉状。

我仍然在追查鼎兴诈贷案。今年6月,我和3位同事再向金管会举报,可能有银行内部人利用操控企业信用评等的方式协助鼎兴诈贷,并提供事证。7月获银行局长邱淑贞和副局长黄光熙约谈,我们告诉金管会,很多有关何政廷替鼎兴施压的关键邮件被消失了,请求调查。但回去没多久,我的秘书和助理就被调到分行,还请了律师团告我,金管会应该看得懂这之间的关联。

鼎兴、三宝和润寅的诈贷案都有类似的系统性犯罪手法,光在永丰金控,曾经被操控信用评等的信贷规模可能就高达数百亿元,必须立即清查以控制风险。我多次向高层反映无效,才向金管会举报,没想到就被大动作报复。

有人放话,我继续揭弊是为了要从政,去当柯文哲的不分区立委。不,我揭弊是希望银行的体质变好,但这也是职业自杀。这几年我被社会运动的年轻人感动,让我反省几10年来虽然工作顺利,但对社会没有贡献,才决定用金融专业服务社会,把只在乎获利、拚命压榨员工、不管客户死活的病态银行,转变为替社会创造价值又能获利的社会型企业,这是当初我接任银行总经理的初衷。

司法迫害是对揭弊者最残忍的报复。我要呼吁金管会注意上市公司对个人提刑事自诉是否具有报复目的,否则被有心人士操作成恶意诉讼,日后不只揭弊者,连工会、媒体、环保人士都会遭到滥诉。我是使命感很强的人,推《揭弊者保护法》、居住正义、《公司法》修法、金融消费者保护等,都不是为自己,希望台湾不要让愿意替社会付出的人都心碎了。

永丰金回应,这是为保护张的个人财物,可由人员陪同领取。…(本文节自财讯591期,详全文) 

延伸阅读:

永丰金弊案触发 《揭弊者保护法》真的保护得了揭弊者吗?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0901

永丰金吹哨者告白 正义的煎熬为何遥遥无期?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0895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