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400期/台青疯打工度假 七成直奔澳洲寻梦

他们辞掉台湾稳定正职 靠技术挤进移民大门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8 00:27:10
文 / 陈育晟 

据统计,过去十几年来,台湾青年赴澳洲打工度假人数,高居全球第五,2017~2018年台青海外打工度假,近七成首选澳洲,为何台青这么爱澳洲?

《远见》采访五位台湾青年,有人在打工度假时就决心留下来,并以自身技术抢到移民门票;也有人已取得澳洲公务员身分,顺利落地生根。

他们热爱澳洲的原因,反映了什么台湾青年的心声?

1980、90年代,台湾许多父母,为了下一代更自由的教育,选择移民澳洲。

台湾人移民澳洲的浪潮,延续到2004年11月后,又有了新面貌。

当时,严重缺工的澳洲政府,开放30岁以下台青赴澳打工度假,开启台青赴澳风潮。和第一代以投资、教育移民为大宗不同,新一代必须靠努力、技术闯出一片天。

过去十几年来,台青赴澳洲打工度假的人数,与英国、德国、法国、韩国并列前五。若以人均密度来看,台湾高居世界第一。

实在太缺劳动力,2004年打工度假制度开放之初,澳洲政府也同步开放「二签」,只要在一年内于偏远地区从事官方指定的农、林、渔、牧工作满88天,就能继续在澳洲打工度假第二年。

今年7月,澳洲进一步开放三签,只要第二人到偏远地区累积半年工作,即可在澳洲工作第三年。

澳洲对台湾开放名额无上限 许多人边打工边找移民方式

澳洲也是对台湾开放16个打工度假国家中,唯一没有名额上限的国家,使得澳洲成为外漂首选。2017~2018年台青海外打工度假共3万1000多人,其中66.9%到澳洲,人数超过2万人。

观察台青赴澳风潮,以2012、2013年原物料价格飙到新高时达到高峰,达3万5761人,当年台湾成为澳洲打工度假第二来源国。

但2017年澳洲政府宣布,打工度假年所得逾3万7000澳元,必须缴交15%所得税,加上近来澳币屡探新低,人数才开始下降。

值得关注的是,赴澳洲打工度假的台青,不少都想尽办法留下来,往往先申请学生签证,在当地技职体系学一技之长,为日后技术移民做准备。

在坎培拉机场活力饭店(Vibe Hotel Canberra Airport)担任助理厨师(Commis Chef)的徐玮辰就是一例。2011年赴澳打工度假的他,为获得二签,到偏远地区螃蟹工厂累积88天工作后,回到市区餐厅当服务生。2013年签证期满后,他虽回到台湾,但一直无法忘记澳洲的优渥薪资和旖旎风光。2016年又回到澳洲,进入坎培拉理工学院(Canberr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厨艺系就读。

在校期间,他每周打工20小时,也申请给薪实习,勉强打平开销和学费,并在今年毕业。35岁的他正申请厨师身分技术移民。

澳立留学经理邱明彦观察,目前台湾年轻人申请澳洲技术移民,以技工、厨师和护士领域最多。

多数台湾年轻人都像徐玮辰一样,孜孜矻矻地走移民路。但近来有些台青为了留在澳洲,在打工度假签证到期时,竟然申请难民资格,只为了争取难民专属的「过桥签证」。由于判定难民资格,通常需要一至三年,这段时间就能持续在澳洲工作。

「过桥签是最不好的签证,」邱明彦强调,若无法取得难民签,终生将无法入境澳洲,也会影响台湾人形象,及未来台湾国民申请澳洲签证的难易度。「千万不要铤而走险,」邱明彦强调。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