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78期/战火浮生─大陈岛撤退65年|口述/叶匡时 文/古蒙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06 17:37:16
 1957年我出生于花莲,在我出生二年前,也就是1955年2月,台海发生了大陈岛撤退历史事件,而我就是「大陈义胞」的第二代。 

我是大陈义胞第二代

 我从小在花莲的「大陈新村」长大,耳濡目染,对此一历史事件自然比一般人更为关心和熟稔。也因身上背负着「大陈义胞」的印记,有比常人更为深刻的国族认同和历史沧桑感。大陈岛不仅是我地理上的故乡,也是我血缘和文化上的原乡,在我成长和认知的过程中,常被这股乡愁牵引着,试图在政治现实和文化的想像中,寻找赖以安身立命的基石。 

大陈岛的位置及居民生活

 广义的说,大陈岛是属于浙江省台州湾外的一群列岛,我们统称之为「大陈岛」,其实这众多大小岛屿分属浙江省内的不同县境,「大陈岛」乃其主岛,属温岭县。大陈岛又分为上大陈和下大陈,仅有一水之隔。这些岛屿或山丘,有些甚至与大陆相连,退潮后即可徒步登陆。一江山更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孤岛,位于大陈岛西北方,面积只有1.2平方公里,地质全为岩石,一向没人居住,偶尔成为渔民的避风所。 

 因此,大陈岛的历史很短,只可追溯到明末,岛上居民多来自浙江沿海及闽北地区。这么一个人烟罕至,草莱未辟的蕞尔小岛,却在20世纪冷战时期的国共战史中名留青史。

 不管是一江山战役或大陈岛撤退,乃至日后「大陈义胞」的诞生,都为这个动荡的时代下留下历史见证,其背后的因果关系颇值得细究。 

一江山战役惨烈 
 
 一江山战役是1949年国民政府转进台湾后最重要的一场战役,当时为了战略考量并保有反攻大陆的契机,国府希望能固守金门、马祖,以及浙江外海的大陈岛与一江山。但中共为防止台美签订共同防御协定,1954年1月,决定以大陈岛及一江山为第一波攻击目标。共军的海空军主力逐渐南移,附近海域频频爆发零星的海战,掀开了此一战役的序幕。11月1日起,共军开始出动战机对邻近各岛展开轰炸。

 1955年1月,在共军猛烈的轰炸下,我方舰队根本无力回击。共军取得制空权及制海权的优势后,随即采取海上封锁的策略,一江山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岛,处境岌岌可危。1月18日清晨8时,共军以空中轰炸与地面炮击猛烈攻击一江山,并集结了5千多名部队,于12时半开始登陆,国军历经数十小时激战,次日清晨全岛沦陷。司令官王生明将军引爆手榴弹自尽,官兵全部阵亡,共军的伤亡也十分惨重。 

国府决定撤离大陈岛

 一江山失守后,共军日夜轮番轰炸大陈,大陈岛的防守益形困难。台湾距大陈岛240多公里,为大陆到大陈岛距离的20余倍,中共的米格16从浙江沿海的路桥机场起飞,只要5分钟便可飞临大陈岛上空,台湾要与之对抗,在物资补给与战力维持上相对不易。何况前一年的12月2日,台美签订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里,大陈岛并不在共同防御的范围内,国府经过多方评估后,决定主动撤离大陈岛,以加强巩固台湾本岛的防守,国防部因此策划了「金刚计画」,由美国第七舰队和国军合力展开大陈岛军民撤退行动。 

 1月30日,国防部政治作战部主任蒋经国乘坐「蓝天鹅」水上飞机抵达大陈,准备执行撤退任务。2月3日全岛举行登舰演习,4日美国海空军也在东南海面上空进行联合军演。6日第一批老弱民众先行乘船撤离,8日全岛军民分梯次登舰,至12日为止,总共撤走17,132名大陈岛居民及部队、游击队万余人,动员了台湾及美国各式舰艇300余艘,大至航空母舰、重巡洋舰,小至登陆艇都有,在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下抵达台湾。 

 大陈居民先在基隆港上岸,在基隆停留大约一至两个星期后,政府再陆续安排到全省各地安置,包括台北、桃园、宜兰、花莲、台东、高雄、屏东等县市。「大陈新村」、「一江新村」等名称都是安置大陈居民的所在,当时被称为「大陈义胞」。

母亲是土生土长的大陈人

 我的母亲颜冬领是土生土长的大陈岛人,1938年9月29日出生于上大陈。大陈面积只有9平方公里,除了简陋的渔村聚落,少有商家,居民的生活十分落后。 

 母亲7岁时生母便过世,由于家境贫寒,后娘不让她念书,而留在家里做家事,从小就在恶劣的环境中长大。上大陈没水没电,居民喝的是井水,晚上点的是煤油灯。由于土地贫瘠,农作物生长不易,居民所吃的米都是从浙江运来的,只要没船上岸,就没有米饭可吃。

 上大陈的居民大多以捕鱼为生,我的外公颜安玉平常做些小生意,但每年3月渔季来临时,也常带着大舅划竹筏出海捕乌贼。为了方便出海,村民总是在小港澳边搭起简陋的草寮,晚上便住在里面。由于村民的捕捞工具和方法十分简陋,渔获量始终不多,居民的生活一向很困苦。 

 一江山失陷后,中共的军机转而大肆轰炸大陈岛,几乎无日或已,居民每天都活在战争的阴影下,只要敌机一来,防空警报呜呜一响,一家家扶老携幼,都要忙不迭地找防空洞躲警报。

 一天中午,共军的飞机又来轰炸,母亲带着10岁的小舅舅躲在防空洞里。因为警报来得突然,大家都来不及吃午饭,到了下午一点多,小舅舅的肚子饿了,吵着要回家吃午饭,拿了家里的钥匙就往洞外跑。跑不到100公尺,刚好碰到他二叔,不由分说拖着他便往回跑,刚进防空洞,一颗炸弹便迎空而降,炸得天摇地动,小舅舅侥幸地保住一条小命。母亲每次提起这段往事,仍心有余悸,直呼战争真可怕。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