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78期/战火浮生─大陈岛撤退65年|口述/叶匡时 文/古蒙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06 17:37:16


母亲全家终于抵达台湾

 大陈岛撤退前夕,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到底哪些人可随国军撤退?每天有不同的说法。先是传言只有军人,接着说学生也可以。有些家庭安土重迁,坚持要留守家园;有些家有病患或行动不便的长者而不愿撤离。面临生离死别,走或不走,真是让人难以取拾,欲哭无泪。 

 母亲一家是希望走的,但又怕走不了。二舅是军人,小舅舅还在读书,他们都能走,母亲既没读书,又没当兵,深怕一个人被留下来。蒋经国来了之后,宣布所有的人都要走,对那些原本不想离去的家庭,他也一家家去拜访劝说,在他再三保证下,最后所有人都上了船。 

 母亲带着简单的行李、棉被和日用品,随着家人搭小帆船出海,再上了军舰,2万多军民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船舶和舰艇。他们看着渐去渐远的大陈岛,以及一辈子不曾离开的家园,没有人知道此次一别,是否还能重返家园?台湾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和印象,却也只能勇往直前而终于到了台湾。 

 时值隆冬,台湾海峡的风浪汹涌,母亲生平第一次漂洋过海,船舰启航没多久便晕船,但强忍着起身离开船舱,一个人坐在甲板上休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身体才逐渐平息。 

 船行约莫七、八个钟头,只在海上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到了基隆。一行人下了船之后,在军方的安排下再搭火车前往七堵,在一间小学暂时安顿下来。 

 乍然来到异乡,众人杂沓,学校里乱纷纷一团,大家都忙着寻找各自的亲人,直到整个家族再度聚首,母亲这才松了口气。可是不到一个礼拜,他们又要劳燕分飞,各奔东西了。军方随即展开意愿调查,每个人按照各自的职业和专长,分派到不同的县市去。外公是做生意的,一个人去了屏东的潮州。大舅是务农的,原先也跟着到屏东,后来又回花莲捕鱼。二舅在军中服务,便分发到高雄,叔公是捕鱼的,自愿到花莲去。 

父母亲在花莲安身立命

 当时全省共有36个大陈新村,花莲是人口最多,也是最大的一个,母亲就跟着叔公等颜氏族人到了花莲。这个依山傍海的美丽港市,就像个纯朴、清新而亲切的台湾姑娘,伸开双手,迎接母亲的到来,那年她只有18岁。 

 一切命中注定,1948年7月,我的父亲叶永强从浙江温岭搭乘「太平轮」来到台湾的花莲。几经转折,与母亲在这儿相遇。1956年,二人永结同心,携手迎向人生另一旅途,颠沛流离的苦难日子终于成为过去。可是因两岸情势逆转,台湾海峡的风浪阻隔,他们再也回不了故乡了。

 浙江温岭的大陈岛,成了他们午夜梦回萦绕不去的记忆。花莲是他们人生的另一个开始,这个异乡也成了他们永远的故乡。

(口述者系高雄市副市长、笔者系作家)
 
【大华网路报】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