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78期/孙中山在日本/陈鹏仁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06 17:37:04
 1895年 10月孙中山第一次起义失败后,与郑士良、陈少白于11月12日首次到达日本神户,17日扺横滨,创立兴中横滨分会,从此与日本结下不解之缘。孙一生共去了日本17次,前后大约住了9年半,得到日本友人、华侨和留学生的支持赞助。

 在日本停留十几天后,孙中山以返国无期断发改装,重游檀岛。郑士良则归国收拾残局。陈少白独留日本,以考察东邦国情,孙便介绍之前在檀香山认识的日本友人菅原传给他。后来少白再经菅原介绍认识曾根俊虎,由俊虎而识宫崎弥藏,即宫崎寅藏之兄。此为革命党人与日本人士相交的开始。

1897年至1899年滞留日本

 1897年8月16日,孙中山由英国经美到达横滨,下榻陈少白寓所,稍后宫崎寅藏(即宫崎滔天,以下简称滔天)和平山周由中国大陆乘船返回横滨,他俩将行李安置在旅馆后,即去找陈少白。是时少白刚巧去了台湾,遇到穿着睡衣的孙中山。

 滔天与平山力劝孙暂留日本,但孙以举兵在即,急需回国,不肯答应。但翌日却往见平山周在东京有乐町的居所,并告诉他思考一夜决定暂留日本。于是由平山周陪孙往访犬养毅,投宿数寄屋桥的对鹤馆。

 在对鹤馆登记名字时,平山以孙用实名逸仙会有诸多不便,瞬间连想到方才经过日比谷中山侯爵公馆前面,乃写下「中山」的姓氏,但不知该如何写名字时,孙将名薄拿过来,于「中山」下面写了「樵」字,并说明此为「中国之山樵的意思」。这是日后孙号「中山」的由来。

 为了孙中山的居留,犬养说服外相大隈重信,大隈原则上同意,惟当时外国人要在特定地区以外的地方居留,必须经过地方政府许可,因此以平山语言教师的名义提出申请,但主办人员怕事,旋由外务省简任参事尾崎行雄电请东京府知事久我通久帮忙,才于10月12日核准下来。

 孙中山与平山起初居于曲町区平河町三十番地五丁目,生活费用大部分由平冈浩太郎负担,阪本金弥也出力不少。惟因居所太过接近清廷驻日公使馆,十分危险,不久便迁往早稻田鹤卷町,与平山、可儿长一同住。新居靠近犬养宅,同犬养毅来往更加方便。于此前后,孙中山为华侨子弟设立中西学校,后改名大同学校,犬养毅任名誉校长,亦即今日横滨中华学校的前身。

 在东京将近三年的时光,孙中山经由犬养毅介绍,认识许多日本政要、财界人士。

 1898年9月,戊戍政变失败后,康有为由滔天陪同,梁启超则由平山周陪同,先后亡命扺达日本。10月26日,犬养、滔天等欲从中协调,促使孙、康、梁会谈,但为康所拒。未久康、梁成立保皇会,并于12月23日在横滨出刊机关报《清议报》。

 1899年3月21日,康有为离开日本前往加拿大。9月,孙中山趁康不在日本期间,想与梁启超等保皇会分子合作,但终因康有为的反对而告吹。

1900年惠州之役失败

 1900年6月11日,孙中山自横滨动身前往香港。此为应李鸿章之「请」而前去的。同行者有郑士良、陈少白、滔天、内田良平、请藤幸七郎,旅费则由儿岛哲太郎和中野德次郎负担。

 孙因香港政府禁足5年尚未满期,不能登陆,遂转往西贡;俟福本诚来更至新加坡,以便与滔天等会合,但被驱逐,由此经由香港,再次返回日本。

 这段期间,滔天、内田和清藤三代表孙,与李鸿章的代表刘学询会谈,他们向刘学询提出两个条件:(一)特赦孙,保障其生命安全;(二)由李鸿章借孙6万元,以便清理孙多年亡命生活的欠债。刘学询答说:第一点需请示李鸿章再作回覆;第二点他可以负责,并约定第二天于香港先交3万元,其余3万元汇到新加坡。滔天等往新加坡,主要想促成孙与康的合作,惟因康有为得到其在横滨的徒弟电告有人要谋杀他,因而以为滔天等即为「凶手」;结果取自刘学询的一笔钱和两把日本刀却为滔天和清藤,带来莫须有的坐牢灾祸(内田有事先离开新加坡才幸免)。

 1900年7月20日,孙从香港赴神户,完成举兵准备;8月起程前往上海,惟8月9日发生自立军起义事件,受其影响,各地搜索极严,未能上岸,立即返回横滨。9月25日,孙中山和内田、平冈、山田等急赴台北,与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民政长官后藤新平会面,洽商合作事宜,对方约定支援军人、弹药武器。

 10月8日,惠州三洲田起义,菲律宾独立军让与的弹药,因被中村弥六欺诈而未能送出;同时,取代山县有朋的伊藤博文内阁改变了对中国的政策,禁止援助革命党人,惠州之役受挫。山田良政在三多祝战死,是为中国革命牺牲的第一位外国人。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