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405期/比尔.盖兹警告:流行病毒恐毁灭世界

疫外反思1〉面对看不见的敌人,人类必修的课题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3-03 01:57:28
文 / 邱莉燕、李国盛  
 
曾经是世界首富的比尔.盖兹,三年前的演讲,预言大流行病带来的景况,竟然完全贴合新冠肺炎疫情。盖兹认为,将有一场致命的全球性大流行。许多学者开始反思,流行病是否也是某种「治愈」地球的方式?
电视转播画面里,传来病患家属凄厉的哭嚎声。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世界,连非洲也没能幸免,武汉则是尸横遍野。

这一次瘟疫大流行的不幸,源于人类的轻忽。

早在2015年,前世界首富比尔.盖兹(Bill Gates)便公开提醒大众:「如果在未来数十年有任何东西能杀死1000多万人,极可能是具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非一场战争。」

在这场名为〈The next outbreak? we are not ready〉(下一次疫情大爆发怎么办?我们还没准备好)的TED演讲里,一出场,盖兹就推了一个汽油桶上台,因为在他小时候最担忧的是核战爆发,必须在地下室放个装满罐头食物及水的桶子,然而话锋一转,盖兹认为今天全球最大的灾难风险不是核弹,而是流感病毒。

这支不到10分钟的演讲影片,迄今只有308万次点阅。即便贵为首富,也不能引发人们更多一点的警觉心。

2017年,盖兹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再度疾呼,流行病毒、核武及全球暖化,在未来将共列毁灭世界的三大威胁。

2018年,盖兹再接再厉于医生必读期刊《新英格兰医学》主办的研讨会上演讲。他警告说,尽管世界在对抗打击儿童死亡率和小儿麻痹症、爱滋病与疟疾上取得了进展,然而在某一个领域,世界并没有取得太大进步,那就是大流行病的防范。

盖兹预言 与新冠肺炎不谋而合
令人吃惊的是,盖兹在这次演讲中「预言」了大流行病带来的景况,竟然完全贴合时下正在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

「因为历史告诉我们,还将有另一场致命的全球性大流行。」

「下一个威胁可能根本不是流感,很可能是我们在疫情大爆发中,首次发现的未知病原体。」

「……鉴于新病原体的不断出现,生物恐怖袭击的风险不断增加,以及世界与日俱增的彼此连通,在我们的一生中,很可能发生大规模的致命性现代流行病,」盖兹说。

这一年正好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00周年,用相关数据再一次以电脑模拟病毒广为散播的情况,虚拟病毒于1个月在亚洲(主要是中国)导致2万8600万人丧生,3个月夺走1012万条人命,6个月后多达3300万人撒手人寰。

这次的模拟或许是危言耸听,但绝对没有人希望它是新冠肺炎最终的结局。

大流行病的阴影,其实从未在人类的头顶上消失,慈善富豪提供触目惊心的数据,却至今没有引起全世界范围的重视,世人仍旧怠慢,疏忽了「看不见的敌人」。

同样的,当传染病真正来临的当下,导致疫情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往往还是轻慢和无知。

这一次被点名轻敌的国家,是科技进步、医疗资源丰沛的新加坡和日本。

曾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的林口长庚儿童感染科教授邱政洵,近日和熟识的新加坡防疫医生联系和讨论,对方透露了新加坡防疫破功的关键点。

原来,新加坡初期将要做检测的病人定义太严格,只有来自武汉的人发病才进行检测,当时第一线的新加坡大医院,本想检测从湖北省来的发烧病人,结果被卫生局打回票,认为不是武汉来的不需要检验。于是一开始有些比较轻症的个案逃过筛检,这个情况就让病毒在新加坡的社区扩散。

「日本的问题是一开始没有全力阻绝陆客入境,」邱政洵分析,1月10日日本发现第一例确认病例,直到2月14日还是只有禁止湖北省及浙江省的陆客入境,于是在2月中成为仅次于大陆、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海外国家。对比2003年SARS的零病例纪录,徒然令人无语。

或许,当这次新冠肺炎最终消失了之后,松懈,仍将是大多数国家和群众面对潜在疫情的心态。

台湾团队组联盟 一条龙抗疫
回顾致命传染病的发展史,每一次的大流行均深刻影响了人类。

19世纪霍乱肆虐英国,促成了新式供水系统的建立;2003年SARS传播28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WHO启动了全新的全球公共卫生防疫系统,在35天之内完成病毒基因定序,各国科学家前所未有地携手合作研究SARS的检验试剂、疫苗及新药。

这一次,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同样的,人类并非只能被动挨打,研究人员、药厂和生技公司转守为攻,快马加鞭进行疫苗与治疗药物的开发。与SARS时期不同的是,动员的速度令人吃惊的快。

美国mRNA疗法独角兽公司Moderna,技转了美国国卫院最新研发的新冠肺炎候选疫苗,突破过往惯例,声称预计在2.5个月后进入人体试验。

重新研发新药,得经过动物实验、一、二、三期人体试验,势必来不及,各国的共同作法是「同情用药」,也就是为了拯救新冠病患,拿已经上市、曾经上次或未上市的抗病毒药品,直接测试能否杀死这一次的病毒。

美国吉列德药厂(Gilead)便宣布,2月中开始,原本针对伊波拉病人所开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已紧急送到中国展开进一步实验,预计4月27日最后结果出炉。

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摸索,同时,这些开发疫苗与药物的研究人员也正在书写历史。

台湾在抗击病毒的研发能量,在国际上也不落人后,中研院便已宣布成功合成瑞德西韦。

由阳明大学副校长康照洲号召,串连起台北荣总、交大、心悦生医、高端疫苗、台耀药厂等,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整合各家所长,组成「新型冠状病毒研发联盟」。

「包含了从检体分析、疫苗到治疗药物的抗疫研究,」康照洲指出联盟的特色是一条龙,还能从临床实验一路做到制造生产。

而台北荣总斥资上亿、刚竣工不到月余的中央检验实验室,也马上加入国家抗疫的行列。

这间台湾规模最大的血液检体处理自动化设备,一面化身福尔摩斯,负责全国疑似病例的筛检工作,一面协助研发联盟进行研究。

先进科技在此展露无疑,检体的处理竟已达全面自动化,从前处理、离心、拔盖、分注、仪器检测至检体冰存,皆以自动化的方式传送,运输轨道由墙面延伸至天花板,再到各设备,完全不经由人手,4~6个小时便能出具检验报告。

「检验处理自动化是世界趋势,」台北荣总微生物科主任詹宇钧说。

台湾疫苗实力 美国卫院也肯定
在国际合作上走得更快的是高端疫苗,继Moderna之后,是全球第二个取得美国国卫院最新研发的新冠肺炎候选疫苗,将在台湾进行动物试验,做为评估人体临床试验及开发新一代疫苗的重要依据。

「这代表台湾疫苗的研发能量被国际单位认可,」高端疫苗执行副总李思贤指出,美国国卫院并不是随便寻找合作伙伴,原来高端疫苗早在2016年便与之合作开发登革热疫苗,当时亲自到高端疫苗的竹北厂,经过详细评估后才结盟。

以前瞻眼光看,跨国跨地的流行病学探究极为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平日就要有国际连结和防疫的投资。一位疫苗业者有感而发,防疫如同作战,但相较国防预算,疾管署预算「真的不成比例」。

经济成长之余 反思善待大自然
专家认为,新冠肺炎的另外一个启示,是「One Health」(一体健康)的世界观再起──人类、动植物和环境的健康相互有所关联,人类真正要付诸行动,停止伤害地球。

台大公卫学院环境与职业健康科学所教授苏大成质疑,从2003年SARS、2014年伊波拉病毒、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加上2020年的新冠肺炎,新兴感染症为什么爆发的频率愈来愈快?病毒一再改头换面、一次比一次来得猛?

长期研究塑化剂污染的苏大成发现,塑化剂会导致人类罹患糖尿病和动脉硬化,「既然对人有效应,塑化剂又怎会对微生物没影响呢?」

微生物生病了,动物生病了,导致人类生病。

冠状病毒引发大流行,大家都会怪蝙蝠、果子狸和穿山甲,同时是台大医学院心脏血管中心临床教授的苏大成却认为这不是真正的原因,反倒需要探索的是,为何野生动物携带的病毒会增加?

当每个国家致力追求GDP成长,工业化和都市化的结果,便对环境造成巨大的伤害。像塑化剂,相当大程度阻隔了地球自净系统的新陈代谢。

苏大成转述一个笑话:「怎么能让过热的地球冷却?一个新的病毒。」诚然,新冠肺炎一来,工厂延后复工,飞机停飞了,国际流动也大幅减少。

戏谑的背后,其实是暗示,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经济活动过于频繁的反扑。

「人类应该思考如何善待地球,」苏大成说,地球不是只有人类,也充满各种生命,彼此共处一个大循环之中互相影响:「过度追求经济成长,最后是要付出代价的。」

「思」在瘟疫蔓延时,说得极端一点,每次流行病爆发,会不会就是一次对于地球环境的「治疗」?人类若再不反省,可能真的看不到未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