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82期/驱疫除厄庆端午/朱惠良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07 03:59:53
 古代中国的北方人认为农历五月是春夏节气交替之际,是瘟鬼和五毒(蟾蜍、蝎子、壁虎、蛇和蜈蚣)等不祥因素出没的时间,民间遂称五月为毒月,五月五日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日子,亦称恶月恶日,在这一天人们会以不同方式驱除瘟疫和恶运,并贴神符以避邪驱魔,端午节即是一个驱疫除厄的节日。

赛龙舟

 端午节主要源于三种传说,以时间顺序而言,第一是纪念春秋时代楚国的伍子胥,第二是纪念战国时代楚国的屈原,第三是纪念东汉孝女曹娥,其中以纪念爱国诗人屈原之说流传最广。屈原因力主联齐抗秦,遭谗去职,后秦军破楚,楚王被迫迁都,流放中的屈原无法回朝效力,苦闷绝望下作〈怀沙〉辞世,抱石投入汨罗江,以身殉国。楚人伤其死,皆出舟楫往救之,并将饭团投入江中喂鱼,以免屈原身躯为鱼虾所食,从此形成了每年五月初五吃粽子与龙舟竞渡的端午节习俗。

 其实,龙舟竞渡的习俗早在屈原之前即已存在,现存最早的划龙舟图像是宁波出土春秋时代越国的《羽人竞渡青铜钺》,在这个铜钺上装饰有戴羽毛高冠者持桨划龙舟之图像;苏州自古也有以龙舟迎接潮水之神伍子胥的习俗;古人将船只当作送走灾邪的工具,是以龙舟竞渡也是一种争先驱瘟避邪的方式。

 古时龙舟竞渡之情景可由唐人张建封《竞渡歌》中略窥一二:「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鼓声渐急标将近,两龙望标目如瞬。坡上人呼霹雳惊,竿头彩挂虹蜺晕。」生动地描绘锣鼓喧闹与观众欢呼声中,健儿们如飞剑般快捷地奋力划桨,龙舟上下翻飞,争先抢夺五彩锦标的壮观画面。

 竞渡的龙舟有大有小,大型龙舟之上建有精美楼台,是压阵的指挥船,小型龙舟结构精巧,是竞渡的主力队伍。元代画家王振鹏的《龙池竞渡图》(图一)描绘宋代开封城西皇家园林的金明池中进行龙舟竞渡百戏杂陈的场景,右方是一艘压阵指挥龙舟,左右各装三只大桨,每四人合划一桨,船上建有三层楼台,雕梁画栋,华丽至极。船首龙头栩栩如生,张口吐舌气势慑人,船身满布龙麟,层层迭迭一丝不苟,可以想见当年造船之苦心与功夫。

 另有八、九艘小型龙舟,六到十桨不等、一人掌一桨,船中央立一人,持小旗指挥号令,龙头上立一人,持大旗引导行船并肩负夺标重任。在竞赛诸舟外,还有表演杂耍特技的小船间杂其中,有稳稳立于鱼形船上者,有击鼓、荡秋千者,更有倒立、迭罗汉和上高竿等表演,为比赛添加不少欢乐气息。

挂锺馗

 除了紧张刺激锣鼓喧天的赛龙舟外,端午节还有张贴锺馗画像的习俗,有关锺馗驱鬼的传说在唐代已有,相传唐明皇梦见应考不中触阶而亡的锺馗鬼魂,在驱逐小鬼以保护皇上,醒后即命画家吴道子将梦中所见画出锺馗像,并昭示天下于岁末悬挂锺馗像以驱邪魅。锺馗善于抓鬼与端午避邪驱魔之意相合,到了明末清初之际,逐渐形成在五月端午节时也张挂锺馗像之习俗。

 锺馗像大致分为文人画锺馗和民间版画锺馗两种形式,皆为头戴判官帽虬髯怒目的造型,只是民间版画强调锺馗的神性,以持七星剑杀鬼与五雷镇五毒之神符为主,用以镇宅驱邪(图二)﹔而文人画锺馗则较强调锺馗的人性,凸显端午生活中的舒心景致,如华岩《午日锺馗》(图三)描绘头戴乌帽,身着官衣,足登朝靴的锺馗,闲散舒适地欣赏着园中锦葵榴花盛开美景,桌上摆着端午节应景的枇杷、粽子与蒜头…等物。随侍五名小鬼,一个撑着破油纸伞遮阳,一个头上簪花,一个捧着酒樽,一个想偷藏果物,却被另一小鬼抓个正着,缩颈吐舌,露出害怕的表情,鬼王与鬼卒的形象被转化为生动有趣的另类锺馗画面。

悬五端

 为了对付在五月出没的五毒,古人特别找出有消炎、镇痛、驱风邪、散寒湿…等药性的五种植物:菖蒲、艾草、石榴花、蒜头和龙船花,合称「天中五端」,端午节时将五瑞悬挂于门口与厨房用以祛疫灭菌,驱邪避毒,因此有关端午节的之绘画也常以五瑞作为主题。香草类植物也是端午绘画中的祥瑞元素,如元代陆广《五瑞图》(图四)中的灵芝、兰花、萱草、朱竹、大椿即是,屈原曾以芝兰芳草喻高洁人士,大椿长年,萱草忘忧,竹报平安,设色淡雅有吉祥寓意的五瑞图挂于家中,为端午生色不少。

 值此端午佳节,赛龙舟、挂锺馗、悬五瑞,趋疫除厄,共抗新冠疫情!

 (作者系故宫博物院前研究员)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