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82期/景美的前世与今生/张健丰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07 04:00:19
 景美的人行陆桥上开启的《景美的时光宝盒》,让经过此的笔者伫立良久。从景美的地名起源到古战场、大拜拜、和原是养蚕场的万隆眷村,在在显示景美有浓厚的农业乡土气息。

因桥而得名的景美

今天,当您搭台北捷运新店线出万隆站4号出口后,可看到罗斯福路与兴隆路口人行陆桥上,以《景美的时光宝盒》为题,展示一张张地方提供的珍贵历史照片。那是2011年由文山区万祥、万胜、兴丰、景庆四个里的里长联合提出,以景美地区的古文化风华为主轴,将149 张珍贵历史照片以影像胶合在强化玻璃的表现手法,展现在栏杆玻璃上,希望民众行走时,透过每一片栏杆玻璃上的照片及说明,进一步瞭解景美的历史演进及风华样貌。

当时报载该陆桥揭幕前后,上面所高挂「景美」、「枧尾」四个大字并列,引起来往人车的注目,相信让许多年轻人看到后,可能不知其所以然。另外,位居Google 搜寻「景美」关键字第一名的景美女中,居然不在新店线景美捷运站附近。该校通勤的学生要在七张捷运站,转公车渡过景美溪,进入木栅后,才能到达校园。原来该校的创校校长邓玉祥女士希冀在此「风景优美」的校园内,培育出「前景美好」的新时代女性,因此以景美为校名。但很难想像,「景美」这个名称,当初是因桥而得名。

在干隆年间(1736-1795),大加腊堡业户郭锡瑠(1705-1765)为了将引自新店溪水的水圳(瑠公圳,又名金合川圳)引入台北平原,灌溉台北附近各庄1,200甲的田园,于是架起了渡水桥,跨越今景美老街附近的景美溪,为一条长约近百公尺的木枧桥梁。先民将「木枧」的起头端称为「枧头」,将「木枧」的结束端称为「枧尾」。所以,「木枧」渡水桥在景美这端称为「枧尾」;新店大坪林那端称「枧头」。而在清代时就已形成的附近聚落称为枧尾街,即今日景美老街之所在。

日据后,以闽南语谐音雅化为「景尾」,但在1904年古地图上,仍可看到景尾溪对岸「枧头」的地名;台湾光复后,当局以「景尾」颇有穷途末路之意,便以「景美」作为设镇的雅称。

景美和木栅间的沟仔口

1956年,世新大学前身「世界新闻职业学校」创校的「沟仔口」所在,是古战场。因汉人最初出入木栅时,泰雅族人常出没仙迹岩和鲤鱼山之间进行阻挠,汉人遂在两山夹峙处的沟子口设有隘口。1895年日军侵台,义民据守隘口抵抗日军前进木栅。1956年,鲤鱼山山麓整地建屋,挖出许多枯骨,推测就是战死义民的骨骸。

日本据台后,合景尾等保甲之力凿石穿山,打通现今景兴路与木栅路口的石门,沿雾里薛圳道小路辟建景尾街通往沟仔口的道路,也就是今世新大学大门口前木栅路一段部分路段的前身。今日,在景美桥桥头,景美国小围墙转角处,有块立于1909年的「开道碑」。碑文即记录了瑠公圳筑水泥桥改道后,填平旧圳道改善街区环境,以及兴筑木栅路的历史。

一年一度的景美大拜拜

干隆初期,祖籍福建省泉州府安溪县的高姓等移民前来景美拓垦,正值禾苗受灾严重,便发起在枧尾街建集应庙,奉祀保仪尊王(尪公)。该王为唐朝安史之乱时期,坚守睢阳城殉难的武将张巡(709-757)及太守许远(709-757)。庙有两廊,日据初期,成为景尾支厅官舍,每值迎神赛会,「进香者诸多不便,香火因稍冷落」。迨1909年支厅改置新店,官舍也因而转移。「两廊搬去一空,居民甚乐之,奉祀者日益众。」

台湾光复后,国民政府以节约为由,要求各区迎神庙会在统一时间办理。景美地区遂决议,在每年农历10月15日定期举行保仪尊王及庙宇联合的遶境活动。以景、兴、万字开头的各里庙宇阵头,会先在景美集应庙集合,由集应庙提供便当、矿泉水及毛巾给参加的人员,在良时出发遶境,此即所谓的景美大拜拜。

景美重要的古地名

位于景美溪和新店溪会流处平原上的志清国小,扎根在清代的农村「万盛庄」,以「踏实深耕的农村子弟」为勉。日据中期,当局曾以万盛庄的万盛作为涵盖整个景美平原地区的地名,隶属于深坑庄;而景美山区的「兴福庄」,则是清代来自福建安溪五个不同的乡,有10个不同姓氏共12人,分成15股共同开垦,故兴福庄亦惯称为「十五分庄」。1921年台北铁道新店线开通时,在今天万隆捷运站附近设站,便以「十五分」作为站名。另外,以万盛为名的万盛溪和新店溪作为台北市自来水厂的水源,在1970年代因工厂废水、倾倒垃圾、人畜排泄物,成为台北水质污染最严重的溪流。

万隆眷村原是养蚕场

大多数读者都在小学时期养过蚕宝宝。台湾因地处亚热带,气候温暖,四季都适合栽桑养蚕。清代台湾建省后,首任巡抚刘铭传「日以兴产为务。十五年(1889)十月,委云林知县李联奎等赴江浙、安徽各省,搜集蚕桑之种及其栽饲之法,编印成书,颁与人民,大为奖励。又购棉子,通饬厅县晓谕农家播种。于是淡水富绅林维源树桑于大稻埕,以筹养蚕之业,一时颇盛。」但因后继无人遂废止。

到了日据中期,因日本本土养蚕业遇到景气不佳及劳资昂贵,而当时熊本蚕业试验场认为当地的「民众育法」很适合台湾,便派遣职员来台繁殖原种,指导文山郡深坑庄万盛境内农家的民众试着饲育,结果试育成绩良好。遂吸引日本蚕业界来台制种,使得台湾蚕业进入制种蓬勃时代。台湾光复后,万盛境内景美溪的旧河道旁,延续陶渊明「种桑长江边」的雅致,直到1959年军方借用该省政府蚕业改良场的土地,在溪洲街上兴建万隆眷村才废止。

今日,该眷村已大多改建为社区大楼,遗留下的眷村口味,则散布在捷运万隆站附近巷弄。而旧河道上因堤防筑起河道断流干涸后,地面整建成公园、机关用地、图书馆等公共设施。

对乡土历史应怀有敬意

人行陆桥上开启的《景美的时光宝盒》和桥下车水马龙的喧嚣,形成了鲜明对比。景美镇虽在1968年划归台北市,并在1990年划属文山区,但仍保有农业时代的乡土气息。1990年代,台北市教育局出版了一本乡情丛书─《说我家乡》,目的是要让就读高中的莘莘学子,认识周遭的乡土。所谓认识乡土,不能只流于形式,而是应该让年轻学子对乡土历史产生一份温情与敬意。

(作者系历史研究工作者)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