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专栏-务实台独与维持现状 如何磨合?

-析赖清德不得不接受「蔡赖配」的背后因素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19 04:08:52
赖清德愿意屈就副手,当然与放眼2024大选有关。(资料照片)
 总统蔡英文日前召开记者会宣布副总统参选人为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并夸耀赖清德有完整历练,在国会、地方及中央都留下成绩,对台湾未来也有非常强烈的使命感。尽管日前赖清德访美时,外界即已预测蔡英文竞选连任的搭档是赖清德,但总是希望有一新耳目的人选,然而这样的期待并未发生。这就一如评估民进党政府近四年的执政成绩,万一连任也难以对其有新期待一般。

 赖清德愿意屈就于副手,当然与其放眼2024大选有关,毕竟若不愿接受副手的安排,未来四年将无任何政治舞台,不利于其问鼎2024的总统大位。尤其是民进党中生代桃园县长郑文灿将于2022年届满,直接参与2024总统大选的可能性高,赖清德若未卡住副总统的位置,试问有何政治资本与郑文灿竞争。这恐是赖清德不得不接受副手安排的根本原因。

 只是赖清德同意出任蔡英文的副手必须回答的问题是:当初他为何要在民进党败选后不接受慰留坚辞行政院长?辞去院长后为何要参加民进党的党内初选来挑战蔡英文连任的正当性?当初辞职不就代表对于蔡英文政府施政未能符合民众期待负起政治责任吗?愿意出任副手参选人,莫非意味着政治责任已不复再?「务实台独工作者」与「维持现状派」要如何磨合?

 一连串的问题都留待赖清德来回答,不能一句「团结」或双方「是同志不是敌人」就了事!更何况当初赖清德出乎所有民进党同志的意料之外出马参与总统党内初选,不正是因为想要力挽狂澜吗?赖清德曾表示:「基层极度焦虑,担心2020年若输掉总统选举,立委席次又大幅减少,则失去的不只是政权,台湾的主权和民主也将陷入空前的挑战和危机!」难道这样的焦虑已经不重要了吗?

 赖清德亦指出:「登记参选民进党党内总统初选,希望藉由民主的程序团结民进党,并且决心竭尽所能凝聚社会支持的力量」。然而实际上他所面临的是,初选时程不断被延期,初选规则不断被改变,直到支持度被做掉为止,更遑论蔡英文疑似动用国家机器来监控赖清德的初选行程,否则外界何从得知他借用台南市政府位于台北市的办公室与民进党立委见面?

 当时赖清德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还特别对此表示:「是台南市市民,台北办公室是台南市府的延伸,去借用公共的空间,大选都不必要这样,何况是党内的初选,因为不可以用国家机器在这场初选里面去进行干预。」赖清德愿意一笑泯恩仇屈就为副手,但是老百姓更关心的是,当初杀红眼的两个人要如何合作?国家机器在初选时就被动用,大选还会客气吗?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