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豪:国民党是笨蛋吗?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30 13:24:53
  本报讯/陈菊担任监察院长是否适任一事,引发争议。如果纯粹从监察院长必须公正中立且品德无瑕的角度来看,陈菊当然不适任。但事情就不是这样看的,如果天下事都这样理所当然,那么早就世界大同了,在位者无不君子,而小人退散。不过,可能吗?证诸史实,那是天方夜谭。

  民进党在立法院113席当中有62席,这55%的过半数席次是铁铮铮的事实。除非民进党分裂,不然民进党就算想要让太阳从西边出来,也只需要通过一个法律说「自法律施行之日起,太阳自西升起,往东落下」,改变东西方向的定义就好。这是政治现实,所以任何尝试阻挡陈菊通过立法院同意而担任监察院长的行为,都是徒劳无功的。国民党也不是笨蛋,占领立法院议场来表达强烈抗议,为的也不是真的要让陈菊无法通过立院同意,而是藉由抗议行动来凸显这个任命的荒谬与不适任,企图向社会大众传达民进党的鸭霸与分赃政治形象,最终目的在于让选民对民进党执政失望,而在下届选举当中支持国民党。

  天下事就是这样,大道理能轻易懂得,但实际上做起来却千难万难。原本国民党准备仿效太阳花的占领议场,却因为不了解对手也不了解自己而落得虎头蛇尾。所谓不了解对手,是不了解民进党绝不会因为国民党的激烈抗议而改弦更张;不了解自己,是搞不清楚自己就没有这种顽抗到底的决心。说实话,国会议场攻防沦落到这般田地,已经很难看,但如果坚持个3、5天,搞到有人脱水送医,大概能够得到一点社会同情。结果才占领议场就要求开冷气,请问谁会理你?

  太阳花占领议场时期不是也开冷气吗?是啊!但当时立法院是在国民党手上,你国民党会体恤,但民进党会坚持啊!国民党要走抗争路线,却以己度人,何其愚也。归根究柢一句话,国民党去搞抗争,不是不行,但你就是不该学撒泼无赖那一套,一是学不好,画虎不成反类犬;二是没有用,你的关键目标支持者不吃这一套。都说台湾双重标准,其实还蛮贴切的,有些事情民进党做得,国民党就是做不得。

  国民党的社会形象就不是街头或抗争派的,所以国民党若走极端的抗争路线,很难被潜在支持者接受。明白地说,国民党的抗争就不能是街头混混无赖的模式,国民党的抗争就是得要符合社会期待,只能走议会路线。议会之中如何抗争?占领议场不是选项,那是无赖,国民党应该要搞清楚自己想要传达怎样的讯息给社会大众,然后依着这样的目标来进行政治攻防。

  从这个角度出发,国民党应该善用同意权审查过程,不断地要求陈菊回答弊案缠身者是否适合担任监察院长,想来陈菊也不能说适合。确认陈菊同意弊案缠身者不适合后,国民党立委诸公即可开始演说,痛陈陈菊弊案缠身,连自己都不认为自己适任,但民进党还是坚持提名,所以这是恶心的分赃政治而已;其次,国民党应该要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阻挡同意权通过的,无论怎样质疑,民进党是一定会护航到底,所以在同意权审查过程要更进一步凸显民进党的阻挠审查,是替不适任者护航;最后,在行使同意权投票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应该退席,质疑正当性。

  这场政治演出,台面上的结局必然是陈菊顺利通过立院同意而成为监察院长,但如何让陈菊的通过同意成为国民党争取社会支持的助力,才是国民党应该仔细思考的。

  (来源:中时电子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