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是非集--未来香港何去何从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8 02:00:52
港区国安法七月一日实施。(资料照片)
 香港回归中国23年,包括英、美等国对北京突然出手的「港区国安法」有许多批评,而北京态度强硬,七月一日该法实施当日,就有许多「抗中」港人被捕,而西方国家各自亦以口头方式表示对「抗中」人士支持。

 双方争议重点在对「一国两制」有认知差异,邓小平确定此议时,香港既已回归中国,中国便拥有主权,主权就是执行权,因此予香港有不同于中国其它都市之制,乃是可控的,所谓「舞照跳,马照跑」,便无虑会影响「国」之正常运行。

 着眼在「制」,因为他既对香港没有管辖权,便扩大对「制」的解释,现「制」为「国」,因为他们称香港为「东方明珠」,经济利益,特别是金融利益,需要透过「制」的运作甚至操纵而获利。

 中国本亦视香港为经贸金融重镇,但渐渐发现西方国家在追求其利益中忽视甚至蔑视中国是香港的宗主国,香港从「国」向「制」倾斜,对国家安全产生了威胁感,乃制定「港区国安法」,俾世人和港人了解,「一国两制」是先有国,才有制,是国家在指导制,不是国家服膺制。

 很多人关心,「一国两制」不会再出现在香港了,这顾虑未必会是事实,因为北京在制定和执行国安法过程中,未出现取消「一国两制」或从此成为「一国一制」的说法。从经贸金融利益现实看,中国和西方一些国家都有着繁荣香港的需求,彼此的矛盾,恰如拔河比赛的两端,香港回归中国23年来,縄子有倒向西方的趋势,中国警觉自己本是主权拥有者,乃使出重力,拉向自己,此「重力」即「港区国安法」。

 未来在香港实施的「一国两制」,该会有新的面貌,中国会更强调自己的主导权,即使现在就有的某些「制」,可以依旧做下去,但不允随兴所欲,尤不可违背中国的利益。

 北京对国安法执行力道,是否恰似它法律所呈现的决心?这是观察的重点,也是香港发展重点。 (作者杜象,台湾时事评论者)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