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报》: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 修昔底德陷阱成话题!

昔16崛起大国 10国跃为主导强权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6-12 08:32:48
 《旺报》12日头条新闻如下:

 在中美自贸易战打到科技战的关键时刻,外界担心双方是否陷入学者所提的「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这项概念的哈佛大学甘乃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根据他回顾过去500年,16个大国崛起威胁原本主导国地位的案例,有10个崛起强权最终变成主导强权,只有6例是既有主导强权压下崛起强权。

 修昔底德是古希腊历史学家、思想家,以《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传世,记述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战争;艾利森以史为鉴,在2015年的《大西洋月刊》发表《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和中国正在走向战争吗?》;2017年出版《注定一战?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书。

崛起国威胁 必酿冲突

 艾利森指出,自己在哈佛大学领导的「修昔底德陷阱项目」,回顾过去500年历史,发现16个案例,是一个大国崛起、搅乱另一个主导国地位;其中12个案例以战争收尾,只有4个得以幸免。幸免于战争的4个案例,则只是因为挑战者和被挑战者,都在行动和态度上作出了巨大且痛苦的调整。

 他认为,在不考虑动机时,当一个崛起国威胁取代现有守成国时,由此产生的结构性压力就会导致冲突,无一例外。

 以斯巴达与雅典为例,斯巴达在希腊地区长期主导;公元前5世纪,雅典经历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复兴,斯巴达与雅典在政治和文化观念上具有鲜明反差。斯巴达是君主制和寡头制的混合体,尚武、保守;雅典则崇尚创新,笃信自己在推动人类的进步。

守成国恐惧 导致误判

 在双方城邦陷入「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冲突后,公元前446年双方签订了《三十年合约》,同意透过谈判而非战争解决冲突。但该合约并未解决引起关系紧张的原因,只是将这些根源性问题暂时搁置。最后,雅典与斯巴达持续30年的血战,将希腊文化的黄金时代带到了尽头。

 艾利森认为,修昔底德找到了导致战争的三大主因:利益、恐惧、荣誉;其中,守成国的恐惧常常催生错误的认知;崛起国的自信则会激发不切实际的期望。荣誉包括国家的自我意识、应得的承认、尊重和国家自豪感。

强硬相对 具有毁灭性

 至于「崛起国症候群」则意味着,崛起国自我意识不断增强,要求增加自己的利益,获得更大的承认和尊重;「守成国症候群」则指,既有大国面临衰落的威胁,恐惧感和不安全感不断放大。

 艾利森指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可怕之处在于,双方越来越相信如果不对对方强硬,其结果就是既丢面子又具有毁灭性。因此,尽管雅典和斯巴达伟大的政治家和智者们都警告说,战争意味着灾难,但权力平衡的变化,却使得双方都认为,暴力是伤害最小的选择。

小灵通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使得战争变得不可避免。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阐述公元前5世纪雅典与斯巴达战争这段历史、美国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则提出相关概念,并担心中美关系可能正在面对这一阶段。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