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脱贫攻坚乡村行)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12 07:39:54


  老人们故土难离,年轻人渴望搬迁,怎么办?

  杨昌良陷入了两难!

  实打实攻坚: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让政策落进群众心坎

  搬山容易搬“心”难。啃下硬骨头,关键还得靠干部。

  县、乡、村干部一头扎进寨里,挨家挨户做工作,“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贫困户陈启荣,担心搬不起……杨昌良三番五次上门讲政策:贫困户搬迁有优惠,同样是每人分20平方米,贫困户只交2000元,而且老房的宅基地复垦,还给补3000元,里外一算不花钱。

  贫困户杨光益和老伴上了年纪,担心出去不适应。敏洞乡党委书记吴家含上门算起情感账:“你看俩孙子这么聪明,不让娃娃去县里读书,将来有啥前途?还要这样一直穷下去?”“况且到了城里,你们还有低保,儿子也能找个活干,日子肯定比现在强。”

  贫困户杨昌辉,文化低,担心工作不好找。干部掐着指头帮他算增收账:“你想想,在家种田,顶多管个温饱,进城免费培训,找个活干,一个月收入能顶你种一年田。”

  为什么搬?副县长吴苏屏耐心解释:寨子条件差,一人种几分地,吃饱都不容易,致富更不可能。到了城里,楼下是药店、小学就在旁边,老人一迈腿就可以去广场遛弯。“不光看眼前,也要看长远,多看看孩子们的希望。”

  往哪儿搬?政策实打实。县里针对1.8万易地扶贫搬迁群众,统一规划安置点,临近县城、就业方便,楼房一年建起来。

  下了山,干什么?先上产业后搬迁,县里实施产业、就业、帮扶、培训、服务“五个全覆盖”,确保“搬迁一户、脱贫一户”。

  磨破嘴皮子,不少人心动了……2018年1月,格列寨的第三次院坝会上,一半以上人家同意搬迁。

  一些老人还有顾虑:搬走了,户口怎么办?山林、田地怎么办?

  政策再讲细、讲透。吴苏屏又来到寨里院坝会,给村民一条条解答:搬不搬,看自愿;进城户口迁不迁,也是自愿。原来的土地经营权、林地经营权、集体资产收益权都不变。也就是说,地,今后还可以种;如果将来寨子搞建设,土地补偿也还有你的份。

  改变老观念不容易。杨昌良家的面包车成了乡亲们的“共享汽车”,一拨拨拉着村民去安置点体验。眼见为实:新楼房漂亮,不烧柴火,厕所干净,一拧水龙头能出来热水……

  真心终于解开“心结”。老人们的心也动了:“这么好的政策,还想啥?搬!”

  2018年经村里申请,县乡两级审核合格,格列寨纳入整寨搬迁对象,共搬迁41户166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3户47人,搬迁率达85%。

  奔向新生活:不是一搬了之,要让户户有营生、能脱贫、可致富

  搬出大山只是第一步,能不能稳得住、能脱贫、可致富?这是对易地扶贫搬迁的考验。
【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