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反修例暴力运动 齐备颜色革命特征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23 10:00:05
 香港《文汇报》23日头条新闻如下:

 修订《逃犯条例》一事,被反对派利用制造暴力运动。过去一个多月,社会各界都见到连串示威及暴力冲击,令香港社会秩序大乱、治安被破坏、经济受影响。时至今日,大家越来越看到,反对派「纵暴派」所反对的,不是修例那么简单,而是彻底地要令香港管治真空、法治失效,直至挑战中央、令香港「独立」。

由事件的发生,到不同后遗症的涌现,都一一符合「颜色革命」的特征︰有美国长期资助、培植反对派骨干和头面人物、建立旨在颠覆政府的政党及组织、向香港社会灌输极端「西方价值」、利用突发事件制造街头政治活动,每次行动都有组织及有预谋地部署,不断制造颠覆政权的舆论。

香港文汇报整理了「反修例」前后的七大特征,让普罗市民看清楚连场暴力运动,目的只是一个-就是在港发起一场「颜色革命」。 ■香港文汇报记者 甘瑜(相关社论刊A4版)

【特征1】「美国友人」养活反对派

香港的反对派中人一直接受美国资助,在香港社会已是公开的秘密。反对派的领军人物、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曾被「维基解密」及 Foxy揭露与美国情报人员来往甚密。2014年年中,网上流出有关壹传媒高层的电邮,显示该集团一直与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往来。在「反修例」连场示威期间,黎智英赴美时获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等高层官员高规格会面。

由2004年起,包括祁俊文、郭明瀚、唐若文、杨苏棣及夏千福,所有驻港总领事及相关外交官员,都与黎智英私交甚笃。黎智英又曾被传媒踢爆在游艇鬼祟密会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Paul Wolfowitz),此人曾协助黎智英在缅甸掘金。

2014年7月,一位自称「壹传媒股民」的网民在网上发放资料,显示黎智英连年向反对派政党政客大手派钱,在此前两年间豪掷4,000多万元,当中更有巨额资金直接交到反对派个人手上,包括「祸港四人帮」的陈日君、陈方安生,以及民主党、公民党等。

同时,当年大型、长期的违法「占中」,有人估算当中涉及4亿元的物资,而「占中」账目至今仍未有交代。数年前,有自称于「占中」期间协助处理财务问题的「小人物」致函传媒爆料,指「占中」涉及的逾千万元的巨额资金,幕后金主正是来自「黎先生」及「外国神秘人」,与过往「占中」爆发前后的证据不谋而合。

美援直接加持亲美团体

在回归前后,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白手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及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等组织便一直向本地政团、民调机构或所谓人权组织提供资金,资助他们从事反政府活动、研究和伪学术民调,包括在是次「反修例」中全力将法案妖魔化,「香港人权监察」及原由锺庭耀主事的「港大民研计划」等等。

【特征2】物色亲美政客「严格保护」

要操控香港政局于无形,「代理人」是必不可少的角色。美国在香港有不少关系密切的代表,2011年「维基解密」就曾一举公开近千份美国驻港总领事的机密电文,当中看到美国驻港领事馆对香港反对派中人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经常与反对派头面人物吃饭见面。随着「祸港四人帮」及传统反对派「老一辈」开始未能吸引激进分子的青睐,一批属于传媒反对派、立场偏激的「新血」被推上前线。

是次修例事件的转捩点之一,就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任有关法案委员会主持时,多次滥权阻挠会议进行,甚至自立为「山寨王」。而当年的「维基解密」文件其实一早已指出,涂谨申被美国总领事形容为要「严格保护(strictly protect)」的对象,而涂谨申向美领事分析香港时政的内容亦被公开,成为民主党勾结外国势力的铁证。

涂谨申阻挠完法案委员会开会后,随即飞往美国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由过往历史来看就更是毫不出奇了,社会上亦有不少声音揶揄他是去向主子「汇报」。

在修例事件期间频频到外国告洋状的民主党李柱铭、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再加上一再藉《苹果日报》等去宣传「反修例」的黎智英,都是美国在一直「培育」的对象。

在2011年披露的「维基解密」文件,美国驻港领事馆早于2006年3月31日已在其电文中,探讨「祸港四人帮」中陈日君、李柱铭、黎智英组成的「宗(陈日君)、政(李柱铭)、媒(黎智英)组合」的影响力,不但透过美国「线人」收集当时三人在梵蒂冈的一言一行,还研究了当时传媒的看法,更特意就此事询问了香港天主教界消息人士的意见。

据文件披露,3人此后不时一起与美国驻港总领事会面吃饭,讨论的话题非常广泛,包括香港的政治、政党及政府官员等方面。

鸽党青壮渐取代「老饼」

在「四人帮」外,今次「反修例」连串示威以至暴力冲击中,传统反对派一批「新血」则频频露面,包括民主党的胡志伟、邝俊宇、许智峯、林卓廷、尹兆坚亦披挂上阵。公民党党魁杨岳桥亦频频现身前线,阻隢警方前线执法,在事后又不断抹黑特区政府以及执法部门。

【特征3】栽培「独瘤」充当烂头卒

除了这些「祸港四人帮」、涂谨申等「老牌政客」,一再关注、 联络香港的不同反对派政党,美国亦积极扶植香港新兴的反对派组织。「香港众志」作为由黄之锋等十多二十岁年轻人主导的政团,一出现已获美国方面高度重视,而「众志」核心人物黄之锋等人的言论亦越来越与「港独」主张靠拢。

「众志」自2016年成立起就一直密集赴美,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到2018年已有近10次赴美记录,起初以该组织秘书长黄之锋活动较为频密,包括多次到美国多间大学「唱衰香港」并自吹所谓「自决」。其间,黄之锋与美国多名国会议员联系,包括极端反华议员史密斯和鲁比奥等人。2017年5月,黄之锋更曾出席「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听证会,与李柱铭唱和称,香港情况愈来愈糟,要求国际社会「加强关注香港民主发展」云云。

在黄之锋未能离港,则由敖卓轩、罗冠聪和周庭代行美国。

是次修例中赴美国唱衰香港的反对派中,罗冠聪亦参与成为团员之一。「众志」于修例事件中一再发布抹黑修例的言论,以影响年轻网民对事件的看法。

「众志」反修例最卖力

在反修例过程中,「众志」一伙人经常现身在暴力队伍中。在6月12日,黄之锋就鼓动暴徒包围警察总部,其他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随即前往警总「支援」,在前晚围堵中联办时,黄之锋亦伙同一批成员到场阻挠警员执法。在7月1日香港庆祝回归祖国22年纪念日,7月8日西九龙游行示威,「众志」不但手持象征恐怖主义的「黑旗」,更将之挂到政府建筑物上。

除了「众志」这类「暗独」组织,美国亦一再为近年出现或冒起的「港独」组织及「港独」分子撑腰,例如一再干预特区政府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一事,更借题发挥质疑特区政府甚至中央政府「限制或企图限制表达不同政治意见的权利」;对选举主任依法DQ不真诚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的「港独」分子一事一再指指点点,又声言担心「香港的自治与法治受到威胁」云云。

【特征4】灌输扭曲价值观鼓吹「抗命」

反对派一再于香港灌输奇葩的、扭曲的「西方价值观」,例如在是次「反修例」风波中,反对派一再「发扬」所谓「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的歪理,认为政府「无回应」诉求,暴徒就可以疯狂袭警、冲击立法会大楼、在各区作出暴力滋扰行为等,将包围警察总部、税务大楼和入境大楼等视为「集会自由」、「不合作运动」,营造只要是示威者,什么行为都「合理」的奇怪论述。此外,反对派又将网上的欺凌、恐吓言论视为「言论自由」云云。

这些所谓「西方价值观」,其实早于最近一次政改及违法「占中」时被反覆鼓吹,所谓「公民抗命」、「违法达义」早前终被法庭裁定不是抗辩理由后,反对派又利用「占中九犯」全部罪成及部分须入狱一事,去煽动支持者情绪,并与「反修例」混为一谈,「九犯」中亦有不少人为「反修例」造势等。

逃犯忽然高调 制造想像

在「反修例」如火如荼期间,因参与旺角暴乱被控、潜水多时的「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和李东升忽然高调现身,并宣布自己获德国提供「难民庇护」,令「反修例」阵营又冒出暴力冲击后若被检控,可获外国「庇护」的歪理,间接鼓励暴徒作出激进行为,而媒体亦揭发已有数十人到台湾「寻求庇护」。

除了这些主张,反对派在最近一次政改一再反覆宣传只有包括「公民提名」、「无筛选」的才算是「真普选」,声称要符合「国际标准」,要求香港的政改要「一步到位」,最终令香港错失政制改革的机会。有关主张明显不符基本法所订明的「循序渐进」达至普选,亦有学者指出无论是英联邦体制国家,还是其他西方国家,选举制度有不同的模式,难有权威界定哪一种模式是「国际标准」。

其中,美国实行选举人团制度,总统非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直接选举统总的法国亦须获得500名民选公职人员的提名等。不过,反对派灌输的扭曲价值观已误导不少市民。

【特征5】利用突发事件搞街头政治

反对派在现届政府上台后,一再想制造政治争议,包括「一地两检」、DQ问题、国歌法等,都未能造成关键的社会影响,在6月9日第三次的「反修例」游行,终于累积到一定人数后,部分黑衣暴徒随即以众多的和平游行市民作掩饰,肆意作出冲击立法会,并借机袭警,再由反对派将多数人只是游行的情况「定性」6月9日一直都是「和平示威」,连冲击者亦是「手无寸铁的学生」云云。

6月12日原本立法会将开会讨论修例时,反对派又再号召支持者包围立法会,并再次以多数和平的市民为掩护,暴徒肆意袭警冲击,立法会以至中环一带一片混乱。

反对派更一再将焦点导向个别警员制服暴徒、断章取义的画面,又杜撰一系列谣言抹黑警方,例如「警方在救护车拉人」、「警方近距离爆英勇妈妈头」、「警方不让孕妇、长者下班」、「警方扮示威者制造混乱」等,以此煽动「仇警」、「仇政府」的情绪,企图令更多人上街表达不满,又将种种暴力袭警行为谎称为「警民冲突」。

企图扩大认同 大搞遍地滋扰

其后游行人数、支持的民意回落,反对派又再以不同名目制造街头活动,例如在上水搞「反水货」、红磡和土瓜湾一带反旅行团,想藉此扩大「认同面」。

同时,针对不作暴力行为的市民,反对派又想出所谓「连侬墙」去令到各社区所谓「遍地开花」,结果变成「遍地滋扰」、「遍地纷争」,一再出现因所谓「连侬墙」而被捕被控的情况。

为了为暴徒暴行撑腰,每次出现爆力冲击、袭警,甚至动私刑的情况时,反对派总会绝口不提谴责暴徒暴行,反而将一切问题归咎为「政府制造民怨」,要为所有事情「负责」云云。

【特征6】暴冲行为有预谋有组织

是次「反修例」自身亦明显有个循环模式,使香港一再陷入混乱,市民以至执法人员和其他公仆日常生活和工作一再受到滋扰。

观察每一次的暴力冲击之前,都先有反对派一再鼓动市民上街,例如6月12日号召大家包围立法会、提供「抗争」和被捕支援;再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大发「官威」向警员施压,阻挠警方执法,并助长暴徒气焰;其后一旦出事,反对派就会以谎言美化暴行,甚至不惜妨碍司法公正,要求政府放弃追究暴徒,以鼓励暴徒日后再作出极端行为;在市民开始发现端倪,反对派又会放流料、谣言等烟雾,去煽动市民继续「仇警」;至出现首宗自杀,不理政府已停止修例工作,反对派继续大力消费、将问题归咎政府,并催谷市民上街,于是一再陷入循环模式。

从每次暴力冲击后网上必然会出现为暴徒辩护或煽动仇警的文宣,到每次反对派议员定时定候地现身阻挠警方等,都看到种种由示威演变成的冲击,都有其一贯模式。

【特征7】借机制造颠覆政权舆论

反对派一直以「反修例」为名目,但事实上是政府宣布停止修例工作后,有关人等未有收手,反而将问题越演越烈。在「反修例」之初,反对派已将修例问题纯粹视为香港与内地移交逃犯,并一再针对内地司法水平,大肆抹黑攻击,以阴谋论一再揣测中央政府,声称「内地司法水平低」、内地会「捏造证据」、「迫香港交人」云云。

「反修例」被迫「暂缓」后,反对派就全力将矛头指向特区政府一众高官,包括特首林郑月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要求他们下台,冀出现管治真空,同时续针对中联办及中央政府,继续声言是中央「干预」香港、给香港「政治任务」云云,破坏香港与内地的恒常沟通机制,亦想打击中央驻港机构以至中央政府的威信。

「港独」分子更看准机会,借机大肆鼓吹其「港独」主张。在前日暴徒到中联办肆意涂鸦,并刻意损毁侮辱中国国徽后,有面戴口罩的暴徒就读出所谓「宣言」,声言政府「放任警察以暴力对付市民」、「选择与民为敌」,更声言会「以一切方法迫政府回应」,并称香港回归祖国后「恶法不断」。

公然宣称成立「临时立法会」

前晚,暴徒更直接叫嚣「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声言不排除会成立「临时立法会」去「捍卫香港民主」云云。

除此之外,在修例问题上,反对派一再与「台独」势力沆瀣一气,附和台湾民进党当局的所谓「主权」说法,明显亦是想颠覆「一个中国」的原则。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