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民:美中争霸 香港沦为棋子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5 14:16:43
  本报讯/香港回归廿三周年前夕,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港版国安法,新成立的香港国安委及北京驻港国安公署,不受法律监督,从北京发布的相关任命,由中联办主任担任国安委顾问,「一国两制」下港人「高度自治」精神,已名存实亡。港人群起激昂,抗争陡升,多个公民团体宣布解散,八十余国表达立场,前途堪虑。

  为了留住人心,北京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前,精心擘划「一国两制」方案,可说是一次大胆实验。当初设想,是主权回归中央,治权留给港人,以求达到「一国」与「两制」间的动态平衡。即便是敏感的特首和立法会的产生方式,基本法也选择以渐进方式,将权利返还港人,为此,人大常委会在二○○七年确定政改方案:一四年直选特区行政长官,二○年立法会全体议员普选。除非特区政府请求(譬如有关在陆出生香港人的法律地位问题),基本上北京尊重香港自治权,港人对普选诉求,也以和平方式为之。

  这种中央不干涉治权、香港不挑战主权的动态平衡,维持了大约廿年。一四年六月,北京公布「一国两制白皮书」,首次打破这脆弱平衡,明定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两制从属一国,有人甚至从法律面,认定香港特区政府没有剩余权;八月,人大常委会决议,行政长官候选人必须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产生,等同否决基本法对双普选承诺,刺激了空前激烈的雨伞革命,京港无力应对,铺陈了规模更激烈的反送中运动,终至港版国安法立法。

  令人好奇的是,北京的态度,为何自被动尊重港府,转为主动强调中央全面统治权?

  一种说法,是北京维安考虑,设若香港持续动乱,有可能波及大陆其他省市,松动习近平的统治地位。

  维安论看似有理,但却无法解释为何北京在情势仍然可控,却开始强调全面管治的转变。

  个人以为,造成北京对港态度趋硬理由有二:一是习近平的强势决策风格;二是中美对抗大格局,使得香港成为被牺牲的棋子。

  二○一二年底上台的习近平,风格迥异于前两位领导人,民族主义情结强烈,对内高度集权,强势打贪反腐、废除宪法任期条款、改革军队结构,对外则推出一带一路、亚投行,将南中国海内海化,进而与美争霸,雷厉决断前所未见。对香港问题的处理,民族高于民生。

  习近平红二代性格,或可解释为何北京自国安角度,处理港人对普选的和平诉求。港版国安立法过程中,官员不断提出外国介入说法,此又涉及美中相争的大国利益问题。美国对港版国安法反应激烈,在该法通过前,抢先宣布撤销被认为是「核选项」的香港特殊贸易地位,未来美国可能将香港视为中国的一部分,改变自一九九二年给予香港特殊地位的「香港政策法」规定,港企的优势可能丧失,企业总部地位及陆企在香港筹资能力,都将受到影响。

  北京对香港出手,美国不将矛头指向北京,反而制裁受害者,充分说明两强在香港争锋的冷酷现实。最近美国升高对华为和中兴制裁,对卅三家中国企业和四家媒体采取限制措施,看起来香港只是川普政府用来对付中共的众多手段之一。

  冷战时期,两个超强不敢正面交锋,但却经常在第三地,各自选边打代理人战争。两强相争,大国利益优先,香港难逃棋子命运!台湾,要引以为鉴!

  (赵建民/文化大学社科院院长/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