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点评-国民党在野应有的两岸思维为何?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6 02:24:16
江启臣向大陆喊话说,对方承认「各表」,台湾才会认同「一中」。(资料照片)
 江启臣出任国民党主席后,把调整两岸论述作为四大改革要项之一,这就意味着原本大陆政策是国民党胜于民进党的强项,并曾展现在2005年连战的和平之旅和2008、2012年的马英九胜选,但是至今,有些国民党人士已把过去的两岸论述视为包袱。
 
 在年初大选之前,作为国民党推动两岸和平共荣之理念与途径的九二共识,遭到绿营无尽的抹红和污名化。此种情况其实并非始自这次大选。在马英九执政期间,明明是实实在在的两岸对等协商、合作互利,以及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间,仍被绿营指为「倾中卖台」、「锁在中国」、「主权流失」等等,原因实是绿营做不到正面成效,就加以污蔑丑化。更因绿营执政后加紧遂行台独,就愈加打压国民党主张以九二共识来恢复两岸和解对话。
 
 国民党败选的因素甚多,纵使九二共识为其一,也是由于论述不力、宣传通路不足所致,而非它本身错误,否则江启臣的改委会就毋须肯定九二共识的历史价值了。既然如此,改委会却不是寻求加强论述、扩大宣传,而是对九二共识采取闪躲、弱化态度,才会引起多位前任主席出面提醒此一政治基础仍具促进两岸和平共荣的现实功能,不应轻言束诸高阁,才有利于国民党争取重返执政地位。
 
 江启臣随即向大陆喊话说,对方承认「各表」,台湾才会认同「一中」。然而,一个中国立场是遵遁中华民国宪法的必然,除非修宪或制宪以实现「法理台独」,代价则为和大陆全面军事对决,否则按照宪法就应认同一中原则。至于所谓各表,在1992年两岸谈判时,台湾主张各表一中原则也各表一中涵义,大陆主张各表一中原则、不表一中涵义,双方从而求同存异、搁置争议,开启了制度化协商的新时代。
 
 因此,现在若欲走回从前而重新要求大陆同意两岸各表一中涵义,是否符合实际、能否办成,实在大有疑问。必须思考的是大陆历来未曾因为台湾单方表述一中涵义而拒绝制度化的协商和联系,更于国民党执政期间签署了23项协议,又建立陆委会和国台办的互动机制,更举行了两岸领导人会面。换句话说,能够协商、能签协议应该才是重点,如果非要大陆同意各表一中涵义不可,以致纵使国民党执政仍无法恢复协商亦在所不惜,显然就不应成为当前国民党的诉求所在。
 
 进一步说,设想大陆现在同意两岸各表一中涵义,那就是认可了蔡英文以台湾对应中国、以中华民国台湾对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台独论述,国民党还会有政治空间吗?届时再讲有各表才有一中亦无必要了,因为大陆已同意一中一台。这就连逻辑都无法成立。同理,改委会提出大陆须正视中华民国,台湾才好接受九二共识,但证诸马时期,是以九二共识为起点来逐步提升两岸当局互动的层次和扩大台湾的国际空间。国民党现非执政党,如果现在不需政治基础即恢复两岸协商、举行两岸领导人会面,国民党的政治空间又将何在?
 
 当前国民党在野的两岸思维应是「坚持九二共识、问责执政当局、提供民众选择」:以曾经开创两岸和平共荣来阐释共同政治基础的重要性及其值得坚持,但已在野,并非两岸协商主体,故全力要求当局恢复两岸良性互动、促进台海和平稳定,在当局无能为力之后,选民终将重新做出抉择。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