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点评--国民党宜避免理论矛盾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8 02:01:57
1993年4月27日,辜振甫与汪道涵在新加坡会晤,这次会谈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资料照片)
 马英九于5日向大陆喊话说,「没有各表就没有一中;没有一中各表就没有九二共识」,这呼应了稍前江启臣的主张。相关的理论问题是很值得探讨的,才能促成两岸关系行稳致远,否则国民党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的能力恐受不利影响。
 
 是不是大陆没有同意各表,台湾就可以拒绝一中呢?这其实说不通。无论各表或不各表,都是1992年之后的事。在此之前,两岸处于隔绝对立状态,完全不存在双方有无认同各表的问题,但是台湾或中华民国仍然坚持一个中国,此为宪法的基本精神,纵无九二共识,台湾实施的仍是一中宪法。

 也就是说,从1947年宪法公布到九二共识形成之间的45年,两岸未曾讨论过是否各自表述,台湾还是秉持一个中国,这是不待大陆同意与否的,并非大陆先同意各表,台湾才接受一中,此为宪法下的国民义务,亦为朝野政党的责任,除非修宪制宪以实现法理台独。而民进党总计已执政12年,也未敢实现法理台独,毕竟这将以两岸兵戎相见为代价,所以尽管当前民进党虽不承认,事实上两岸仍处在法理一中的架构中,也不是以大陆同意各表为前提的,更是两岸避免军事对决的起码保证。
 
 至于所谓没有一中各表就没有九二共识,同样失之武断。九二年两岸协商一中议题时,台湾主张一中原则与一中涵义都各自表述,大陆主张一中原则各表、一中涵义不表,双方于是求同存异、搁置争议,才有1993年历史性的辜汪会谈。因此,大陆自始没有同意一中涵义各表,这是客观事实。
 
 于此情况下,马英九执政期间两会恢复了协商,签署协议达23项之多,进一步建立陆委会、国台办的联系与首长互访机制,更举行了史无前例的两岸领导人会面。这八年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外溢效应是扩大了台湾的国际空间。此皆马英九十分自豪的成就,亦获国际社会肯定。这些都是在两岸认为的九二共识基础上达成的,亦未以大陆同意一中各表或一中涵义各表为前提,那么实际成就不是应比纠缠于有无各表来得重要吗?
 
 这就要看国民党现领导层如何衡量了。若认为大陆不同意一中涵义为各表,台湾即宁愿拒绝良性互动,这与民进党执政何异?民众如何选择两岸对话或对抗、交流或断流?国民党又如何说明八年的两岸和平、共同发展是在大陆始终没有同意各表下完成的正确性及正当性?再设想两岸若重新协商一中涵义怎么表述,台湾能够获得比当年求同存异更好的共识吗?如果有此可能,国民党自可透过国共平台重新协商,再展优势。
 
 又所称「完整的九二共识,必须有一中各表」,实亦不够完整。当年李登辉定案的台湾表述方案为「在海峡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过程中,双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涵义,认知各有不同」。显示一中涵义认知不同是以谋求国家统一为目标,如果现在回避此一目标而偏重一中涵义各表,只会加重大陆疑虑而无助重启两岸互动。
 
 回顾促成1998年辜汪上海会晤是李登辉交待行政院长萧万长宣读的「民国八十一(1992)年两岸就一个中国原则达成各自表述的共识」。可见共识中各表的是一中原则,固然也保留了台湾主张各表涵义的空间,但亦不抹煞大陆主张的不表涵义,并未坚称大陆有同意各表涵义。至于双方对一中涵义的分歧,在尚未进行政治谈判之前,搁置争议实为共创和平、共享繁荣的最佳方式。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