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瓦解?韩国瑜的「流寇式长征」正面临四方围剿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6-10 11:24:18
6月8日,高雄市长韩国瑜第二场造势活动在花莲举行。
  本报讯/韩国瑜的崛起有其必然与偶然性因素,更有结构性的群众条件,要理解韩流效应的萎缩,必须从认识这些初始条件的社会现象开始。

  全球民粹政治的兴起,多与政治菁英无力处理经济分配问题有关。当人们普遍对传统政治建制与政党政治厌烦时,所谓「救世主情节」油然而生,希望藉此填补无能为力的空虚感;当这股社会集结意识萌芽时,更容易让民粹政客进行群众动员。

  为韩国瑜创造出场条件的社会氛围

  台湾版本的剧情逻辑大致如下:民进党的2016年执政前提,大抵是建立在马英九政府施政失败的群众氛围,以及台湾公民社会的进步意识集结而来的政治动能。不可讳言的,太阳花学运与柯文哲外溢效果充分扮演导火线的作用,民进党再次成为汇集推倒国民党执政的旗手。

  蔡英文就任后,必须用实际的政策回应参选时的政治与政策承诺。直白说,所谓的改革就是处理党国时期遗留下来的各项政治遗绪,差异只在于步骤与政策的先后顺序。

  这些庞大的政治工程大抵含括了扬弃九二共识、建立转型正义的价值理念、推动年金改革、逐步落实劳动人权、追求性别平权等面向。具体来说,这些改革的对象直接触及党国体制的价值观、历史认知、两岸定位、政经制度、分配体制及其既得利益者,亦即意识形态上的保守价值、由上而下的政经扈从渠道、连结两岸的买办代理人模式。

  面对民进党的改革作为,国民党传统菁英无力在论述与政策上进行回应,被改革的社会群体自然期待救世主的救赎,这也为韩国瑜的出场创造条件。

  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冤大头

  在去年的选战中,韩透过最大的简单化,亦即「高雄又老又穷」、「政治零分经济一百分」与「人进货出发大财」这三枝箭,成功汇集蓝营「反民进党」与「物质主义」群众的集体意识。

  韩国瑜置入的意识晶片看似简单,但是其语境有其深层的政经符码,一方面希望将台湾的历史时空重新拨回威权时期的「那个美好年代」,另一方面则是彻底解构台湾民主化以来的价值理念与政治文化,吞噬的不仅是民进党高举的公民社会与转型正义的价值,同时也是国民党传统的菁英政治内涵。

  这样的隐忧在去年选战中早已浮现,然而在蓝营群众一心夺权与胜选的考量,以及特定媒体的造神造势下,面对气焰高涨的韩国瑜与强悍粉丝,国民党尚无余力处理打开潘朵拉盒子的政治后果。

  虽然彼时评论认定,国民党高层已经发现自己将成为这出「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冤大头,然而死忠信徒犹未发觉个中的奥妙与问题,有天猛然惊醒才会发现宿醉后的空虚,而这个效应已经开始发酵。

  简言之,韩国瑜现象引发台湾社会舆论的高强度反省,恐是访中、市政建设空洞化、投入总统初选与全台造势这一系列事件累积而来的负面效应。

  理性下的不理性作为:韩国瑜的流寇式长征

  韩国瑜访中透过「平凡的邪恶」,将国民党菁英昔日在两岸关系都无法认同的政治界线,理所当然且毫无保留被夷平。这与市政的空洞化呈现一体两面的关系,除了期待北京的对台政策成为「发大财市政」的奥援,同时也只能透过选举模式的议题炒作维系网路声量。

  这种口号政治与无止尽的群众动员,自然让人联想起毛泽东彼时发动大跃进的政治动机,对毛来说「打江山容易治国难」的认知,显然也启发了韩国瑜起心动念投入总统初选。

  为了避免坐困高雄市政的困境,同时重蹈死守城池遭致各方围剿覆灭的后果,全台造势与挥师北伐全力突围,进行「流寇式的长征」即是韩国瑜目前的「理性下的不理性作为」。


   理性之处在于「裹挟韩粉、四处流窜」是维系政治生命与动能唯一的出路,理盲之处则是高雄市民、国民党相挺的贵人情何以堪,也为当下国民党的初选埋下不确定的伏笔。
 
  「赢得初选,输掉大选」的隐忧


  国民党的传统知识菁英、经济选民、中产阶级开始意识到,韩国瑜所谓「庶民总统」的诉求,试图解构的绝非国民党与民进党的「新旧权贵政治」如此单纯。特定造神媒体的高层必然有其政治目的,韩国瑜的政治长征毁坏的是中华民国民主政治的内涵,以及国民党对于理性政策的讨论前提。


  任凭韩国瑜在造势场合提出升高社会对立的诉求以及无法实践的政策支票,有识之士已经开始思考「韩国瑜赢得初选,输掉大选,丢掉台湾」的后果。


  这些担忧除了前述主观认知,也有其客观条件:韩国瑜当下的民调虽高,但是整体而言显然呈现下滑的趋势;韩粉虽然拥有极强的凝聚力,但是其同温层正在萎缩中;挺韩的媒体从细胞分裂盛况还原回本尊,且收视率已大幅下跌;造势现场虽然具备相当人气,但与去年三山造势场机车接龙相较,气势不仅大不如前,且大量流失年轻支持者;在国民党台北立委初选中,噌韩的青壮市议员清一色大幅落败。


  这些客观事实,理性的人自然有其解读,韩国瑜与护航媒体自然也心知肚明,如果只能在造势人数上自我膨胀,或是在口号上无限上纲,这就是底气不足看破手脚的开始。


  这个「自我预言实现」,始于去年偶然与必然因素的结合,终结在今年主观与客观条件的加总。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