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开平:继承父辈爱国志业是我的无上光荣/王尧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14 04:27:10
 萧开平,1952年出生,屏东佳冬人。1974年国防医学院医学系71期毕业,1990年开始担任法医,后赴美进修,获得马里兰大学医学院药理学博士学位,成为解剖、病理、毒物与犯罪心理领域的专家。回台后担任法医病理医师,并曾任法务部法医研究所法医病理组组长,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病理学科兼任教授。2019年1月从公职退休。

 作为台湾抗日家族佳冬萧家的后人,萧开平2007年参与发起成立了「台湾抗日志士亲属协进会」,并担任常务理事。2019年1月接任该会理事长。

问:您是抗日家族的后人,又是「台湾抗日志士亲属协进会」现任理事长,请您谈谈萧家抗日的历史。

答:屏东县佳冬萧家抗日的起点,要上溯至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军队进兵台湾。高雄、屏东一带多个客家聚落组织义军,誓死抵抗入侵者。我的高祖父萧光明,时任六堆副总理、左堆总理,率领义军乡勇,在「茄苳脚」步月楼奋力抵抗日军。在战斗中,坚守东栅门的萧光明次子,也就是我的曾祖父萧升祥,不幸壮烈牺牲;率领大刀队迎战于南栅门的萧光明三子萧月祥也身受重伤,于战役结束后不久去世。「步月楼」一役日军战死15人、受伤57人,义军伤亡百余人,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我的父亲萧道应1916年出生时,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已经20多年,但萧家血液中不屈的基因使然,父亲生活在殖民统治下的台湾备感屈辱与辛酸,更强化了他的中华民族意识。

1936年,父亲考入当时的「台北帝国大学」医学部。次年,日军发动侵华战争。那段时间,每当日军侵占了内地某个城镇,总督府就会动员各个学校的学生,提灯上街,游行庆祝,这是民族意识强烈的父亲及其身边志同道合的同学们最痛苦的事。父亲乃决心到大陆参加抗战。

父亲为去大陆做了周密的准备,每个周末,他一定搭火车从台北到淡水,再从淡水走回台北以锻炼体能。他还开始学习「北京话」,也因之认识了我的母亲黄素贞,后来成为相伴一生的革命伴侣。

1940年春,我父母亲和钟浩东夫妇、李南峰等5人先后费尽周折,到达广东惠州,加入丘念台领导的「东区服务队」服务。在大陆6年,风餐露宿、历经艰险,他们不以为苦,尤其我父亲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用自己的医术救了不少人。1945年台湾光复后,父亲随即偕妻返台,在台湾大学法医系任教。

佳冬萧家三代走过的历史,就是台湾人民抗日的缩影。70多年前,台湾去大陆抗战者有数万人之多,那是因为知道抗日的希望在大陆。今天,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台湾有人避谈抗战胜利,竟然搞什么终战纪念活动,令人彻底失望。

问:您父母亲回台后,因加入中共地下组织,遭国民党政府逮捕,您对这段艰辛历程有多少了解?

答:1947年二二八事件后,父亲与大学同窗许强、锺浩东等台湾精英知识分子,因不满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思想左倾,加入了中共地下组织,遭国民党当局大肆捕杀。父母亲逃了两年多,于1952年被捕入狱,侥幸未遭杀害。我在狱中出生,祖母给我取名「开平」,祈愿从此开始平安。

父母亲出狱后,原先分散在各地由亲戚朋友抚养的孩子们渐次返家,我们一家人挤在小小的房子里,过着清贫而温暖的日子。我至今还记得,幼时在旧北投火车站等候父亲下班的情形。接到父亲,他总是将我扛在他的肩上,背着我漫步回到家里,享用母亲准备好的晚饭。到大陆参加抗战九死一生,从白色恐怖中死里逃生,我想这是父亲生命中难得的平静时光。

我听父亲说起,60多年前,最后一批躲在苗栗山里的中共地下党人遭到围捕的情况,父亲当时激烈抵抗,手脚均受重伤,最后遭刀械刺穿右腿并五花大绑三天三夜,双手浮肿麻痹,医学上称为坏死性筋膜炎。凭着坚定的意志和母亲的细心呵护,日夜按摩、推拿,父亲一两年后双手才陆续恢复功能,学医的他都自认为是医学奇迹。
【 第1页 第2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