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社论/年金政策别沦为发财梦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6-10 12:15:20
  本报讯/最近韩国瑜市长在市议会答询,关于年改议题,「政府的承诺不能悔改」之发言,引起媒体一阵是否回复18%的联想。由此可见,明年初的总统大选,年金改革必成为选战的焦点之一。

  当台湾举国上下还关注于年改是否要调整时,日本政府金融厅,已经公布报告书,讲明政府年金靠不住,一般民众要及早进行投资,确保自身的「资产寿命」。日本政府的新宣言,值得同样迈入高龄少子化社会的我们参考。

  隶属于金融厅的「金融审议会」,在跨入「令和时代」后推出第一份的报告书,便是6月3日公布的「高龄社会的资产形成.管理」。这份报告书,简单来说就是长寿时代的个人资产管理指导方针。

  面对长寿时代来临,首先要认知的课题,便是个人从年轻时代缴纳到退休的官方年金,根本不可靠。金融厅在5月下旬先推出了草案,里面讲明「(年金给付水准)中长期而言是实质减少」、「光靠政府年金可能无法达到满足的生活水准」。这种直白的说法,舆论哗然,6月初的最终版只好改成「未来给付水准会『修正』」比较暧昧的说法。

  无论最终版的说法再含蓄,政府年金不可靠已经是金融厅认证的事实。报告书分析,退休夫妻家庭,平均而言每个月会有5万日圆的家计赤字。如果以退休后有30年寿命来计算(现日本的60岁世代,约25%可活至95岁以上),只靠退休金跟政府年金,每家庭预计会累计2,000万日圆(约新台币550万元)的赤字。

  换句话说,如果退休之前无法累积至少2,000万日圆的储蓄,退休后可能会面对:个人的生理寿命还没结束,资产寿命先结束(储蓄用完)的窘境。如果单一家庭发生这种情形,那将是生活困顿的悲剧。但如果是社会中有一大群家庭有这样的情形,便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也就是为何日本金融厅会从去年9月起召开多次专家会议讨论出此报告书的背景因素。

  金融厅的报告书,是以「高龄社会资产管理的重点,在于如何延长资产寿命」为主轴,为国民的生涯理财方式做出具体建议。报告书认为,人的一生可区分为三个时期:「现役期」、「退休前后期」与「高龄期」,每个阶段都必须做好准备,才能成功延长资产寿命。

  「现役期」是指从就职后到退休之前的这段长达三、四十年准备期,除了预防不时所需的保本理财(如定期存款)外,就算金额不多,也应该及早进行长期、定期定额、风险分散的投资。金融厅统计,如果能够风险分散(国内/国外;股票/债券等四方向分散),20年后的平均年投资收益(以1985年为例),大致落于2%到8%。换句话说,100万日圆在长期投资20年后,结果会落在185到321万日圆之间。

  「退休前后期」最重要的就是依据拥有的资产,规划如何延长资产寿命。规划重点包括,是否再就业继续维持收入、运用退职金与储蓄进行投资以获得稳定的收入,以及计划性的消耗储蓄。

  在最后的「高龄期」,首先的课题,是要面对因为健康衰弱,考虑到医疗与长照等相关费用,而对资产运用进行新的评估。另一方面,也需考虑到因为衰老而可能出现的认知功能障碍或者失智症,而将金融资产交易给简单化,甚至及早宣布放弃部分财产自主权,例如我国民法的「辅助宣告」,可以让长者在「辅助人」的协助下,自主一般经济生活,但也可防止因为失智而导致重大金融损失。

  综观日本金融厅这份前所未见的报告书,其主要精神便是认知政府无法保障未来生活,国民要自助也要提早准备。虽然讲明政府年金不可靠,在日本社会引起很大的批评。然而平心而论,在一个生育率低于1.5的人口减少社会,不论是日本还是台湾,要让政府年金给付水准不下调,除非是如破产前希腊般不负责的财政管理,不然都是天方夜谭。

  明年的总统大选,候选人不能为了讨好选民,不顾实际的喊出各种美丽的年金政策,选后才发现只是一场发财梦。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