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报社评:日、韩对立冲击美日韩同盟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10 11:59:35
  本报讯/旺报10日发表社评说,相对于中、日重开“首脑外交”,双边关系回到正轨,日韩关系则因日、韩岛屿主权纷争、二战慰安妇问题及近日激化的日本殖民时期征用朝鲜工人赔偿问题,陷入1965年双方建交以来的谷底。

  社评说,韩国总统文在寅虽参加大阪G20峰会,但未与日相安倍进行场边首脑会谈,当然不是因为两人行程满档,仅能在G20峰会开幕式上冷冷握手8秒钟,而是因为两人毫无会谈意愿,美国总统川普亦未如其之前的奥巴马,愿意扮演和事佬,居间搓和日、韩双方。

  大阪G20落幕后,安倍首相师法川普,藉口国家安全,将韩国自“白名单”移出,祭出加强管制含氟聚酰亚胺、光阻剂及蚀刻气体3项关键半导体材料出口韩国,试图以经贸手段迫使韩国在征用工争议上妥协,日韩关系恶化加剧。美国《华尔街日报》将安倍对韩国使出的杀手形容为“川普风格”。

  战后的美国,无论共和党或民主党主政皆认为日韩关系改善符合美国利益,但川普不认为介入日、韩对立,美国有利可图,其“不干涉主义”使日韩关系无转圜余地。或许偏好双边架构的川普不在意日、韩交恶,自信各自与日、韩维系同盟关系,即能满足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利益,殊不知日、韩龃龉不仅为美国在东亚之存在弱化的现象之一,更可能危及美国在东亚的同盟体系。

  社评说,美国政策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希拉‧史密斯(Sheila Smith)认为,近来日韩关系的恶化较过去截然不同,俨然接近无法修复的地步,此将使美国与日、韩分别建立的同盟关系可能陷入无法发挥作用的状态,造成东北亚安全体系的结构性变化,若日、韩对立达到极限,在军事与战略上采取一致的美日与美韩的同盟关系将被迫在某种程度上“解体”。

  川普的“美国第一”徒令战后以来美国所建立的国际秩序受到侵蚀,川普仅追求自身利益,最终将招致损人不利己之结果,“美国的再强大”难以实现。在大阪G20峰会上,文在寅指出须摆脱因贸易磨擦使世界经济走向萎缩平衡的“囚徒困境”。陆、韩藉G20举行“习文会”,文在寅向习近平表示不希望出现选边某个国家的局面。日、韩虽交恶,但在因应陆、美贸易及科技战采取不选边站的态度却别无二致。

  川普不在大阪撮合日、韩,而选择在G20峰会后,走访韩国,以巩固美韩同盟。在“川文会”上,双方重申,强有力的美韩同盟为印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榫接”(linchpin),此乃美国首次以此定位美韩同盟在“印太战略”中的角色。川普意在以分而治之的方式稳住相互怨怼的日、韩两大东亚盟国。

  然而,陷入极端对立的日韩关系将使川普难以鱼与熊掌兼得,美国势将面对美日同盟及美韩同盟二择一的零和困境,此造成美日及美韩的“冷战型同盟”无以为继,应验日本知名评论家秋田浩之“理所当然的美日同盟关系在终结”的警告。

  日韩关系恶化表面上导因于“历史认识问题”,实则因日、韩在“朝核问题”及因应中国崛起上出现战略利益认知的歧见,但川普的“美国第一”无疑推波助澜日、韩间的战略矛盾。

  社评说,大陆无意挑战战后以来美国所建立的国际秩序,因改革开放后,北京亦从此秩序中获利,但川普指责包括大陆在内的多数国家,藉此占尽美国便宜。惟孔杰荣、奈伊、李侃如及傅高义等百余位研究亚洲的知识菁英,对川普的“美国第一”并不买账,共同在《华盛顿邮报》发表公开信,认为川普的中国政策不符合美国及全球利益,视大陆为敌人更将适得其反,呼吁美国应与盟邦及伙伴合作,创造一个更开放与繁荣的世界,使大陆有机会参与其中。对大陆国际角色采取零和竞争态度,只会推动北京脱离此一系统,或资助另一套分立的世界秩序,损及西方的利益。

  社评说,美国主流学界愈来愈无法苟同自以为是的川普,蔡总统必须深思,膝射式的“呛中”、不假思索的“按赞”川普,只有短期讨好白宫强硬派之效,长期能否有效争取美国社会对台湾的支持,却大有疑问。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