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年改是「披着羊皮」的可怕税制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7-11 09:41:14
  本报讯/蔡政府推动军公教年金改革,引发军公教人员反弹。在野党在立法院激烈抗争行动无效之后,转为声请释宪来找回最后一线生机。日前,为此争议,大法官连续二天进行宪法法庭辩论。其间,声请人与行政机关代表虽激烈交锋攻防,但双方立场南辕北辙、毫无交集,许多议题仍无法充分对话与辩证。宪法法庭未来如何裁定,无法预知,但我们希望大法官们能够扩大思维,放下八股的「法理」,试着以有感的「课税」观点,来检视这次年金改革的合理性与公平性。

  课税,就是政府用公权力,强迫性的把民众口袋的钱转到政府手中。政府拿走部分的多寡,就叫做税率;税率愈高,民众的税负就愈重。以综所税为例,按纳税人所得高低分为五个级距,税率从5%到40%,所得愈高的人,缴的税就愈多。这种累进课税制度,政府最担心的就是,高所得者会因边际税率太高而产生出走、逃漏或减少赚钱诱因等行为反应。蔡政府去年就是基于这个理由,才将综所税原最高税率45%调降至40%。由此可知,在蔡政府的心目中,40%乃是民众忍受政府课税的上限比率。

  然而,民众被课税的感受,不是只会发生在正规的税制上。除了从民众身上拿钱之外,政府也常常会发钱给民众,例如对中低收入户的社会救助等。为了确定救助的对象的确是贫困者,政府通常会对其做经济状况调查,并设定一个标准;所得低于这个标准,即是政府的补助对象。假设政府订定的标准为10万元,只要所得低于此数的民众,便可从政府拿到1万元的补助;若该民众的所得为10万100元,则立刻就丧失1万元的补助。民众多赚这100元,却付出了1万元的代价。从租税的角度言,这如同被政府课了高达10,000%边际税率的税。在这么极端的税率下,可想而知,这个民众一定不会「笨到」努力去赚这100元。

  蔡政府的年金改革就是一种对军公教的课税。政府从民众身上强迫性的拿钱,叫做课税;政府给民众的钱被强迫性的缩减,也叫课税。大家都同意,随着时空环境变迁,原有的退休年金制度的确需要改革。姑且不论财产权的剥夺、信赖保护的破坏,以及不溯既往原则的毁弃等争议,军公教更在意的是改革的容忍度与公平性。平均而言,这次年改每人退休所得最终大约被调降三至四成左右。这么高的「税率」,等于是把每一位军公教退休者,都当成是综所税的最高所得者课税,显然是极不公平的。一位每月薪资10万元的民众,一年所得120万元,依现行综所税规定,税率只有5%。如今,换成一位工作30年的军公教退休者,同样金额的所得,政府竟狠心的课以40%的重税。

  尤有甚者,退休的军公教再任有给职务,如属政府编列预算支持的机构,则停止其领受退休金之权利,其中竟包括私立学校。换言之,退休军公教寻求「第二春」,只要月酬超过基本工资23,100元,就强迫其不能领退休金;对超过23,100元的那一块钱边际所得而言,税率高到近乎天价。如果这不叫做蛮横霸道的「税制」,什么才是?

  或许有些再任工作,仍属「广义的」公务体系,故政府将之视如未退休者,尚称有理。惟将私校纳入其中,却难令人信服;私校明明就属私部门,受「私立学校法」的约束与保障,即使政府会对私校予以奖励或补助,但亦不能视为受其控制的「附随」组织。更可笑的是,蔡政府一边还在推动「中高龄及高龄者就业法」,希望鼓励企业增雇高龄及退休劳工,创造友善的高龄就业环境。政策间相互打脸矛盾,事小;年改限缩或惩罚退休军公教的私校再就业权,则事大矣!

  如果课税是人人厌恶的豺狼,那年改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可怕税制。高贵的大法官!千万不能让这头恶狼,继续残害我们社会及后代子孙。

  (来源:《经济日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