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评论: 司改奇耻大辱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2 09:41:59
  本报讯/女法官杨絮云控诉遭最高法院「分案霸凌」,事件发生一年多司法院「船过水无痕」,分案规则人谋不臧牵动「公平法院」原则,监察委员介入调查。近来,司法院将溜班钓鱼的台南地院法官朱中和、在判决书中「杂谈」的台东地院法官郭玉林移送监察院,也追究性骚扰女助理的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陈鸿斌再审案,甚至连帮陈「缓颊失当」的前职务法庭陈志祥也被依高标准检视,唯独最高法院弊端「碰都不敢碰」。

  高等法院民事庭长杨絮云和丈夫、刑事庭庭长周盈文连袂控诉最高法院,是史上头一遭,他们诉求「查明真相、惩处究责、健全制度、回复名誉」,司法院再闷不吭声,坐实司改只敢改革小法官、根本不敢捋虎须的乡愿。

  蔡英文总统任期即将届满,她上任以来力推司法改革,大张旗鼓召开司改国是会议,包括宪法诉讼法、商业事件审理法、少年事件处理法陆续修正。在淘汰不适任法官、检察官上,法官法评鉴制度也将变革,司法院长许宗力上月还表示「乐观地期待未来将能够更有效地揪出伤害司法公正性的不适任法官」,对比郭玉林被法官评鉴委员会建议由司法院移送监察院审查,并建议「免除法官职务」或更重处分,郭仿佛是被拿来当司改祭旗的小法官。

  法官无大小,操守最重要。高院民事庭法官杨絮云2017年9月7日调至最高法院,却出现遭霸凌情事,她负责特殊商事专庭,却分配到属于「环境安全」的RCA水污染案,从前年9月至去年3月,她分到的专业案件高达20件,另外6名特殊商事专庭的法官总共才分到15件。

  杨絮云分到的案件,还包括众所瞩目的财政部与台新银行间请求确认契约关系存在、中央存保公司与王又曾等29人间的损害赔偿、幸福人寿与邓文聪的损害赔偿诉讼,件件都攸关纳税人、投资人权益。但其他6名专庭法官加起来的案件量还不及她,而且还是杨絮云「意外」拿到统计表才发现分案不公,最高法院辩解这是「电脑分案」的结果,有常识的国人会觉得这符合机率吗?还是觉得人民很好骗?

  以RCA案为例,杨絮云请最高法院院长郑玉山重分,后来重分的主办法官可以停分一般案件5个月,连陪席法官也可停分1个月;若杨真的接下非自己专业的案件,且还得同时处理超量的特殊商事案件,人民念兹在兹的诉讼案,就在这样一个过劳、非专业的法官手上了结,这样的裁判品质将不是笑话,而是可怖。

  杨絮云去年以「婆婆失智、负责照顾的公公也病坏了,想多点时间尽孝道」为由调回高等法院,但事后外人才得知是遭分案霸凌,能侥幸调回高院是司法院长许宗力协助,但要求周盈文、杨絮云「保密」,以免在职务法庭轻纵性骚法官陈鸿斌引起轩然大波的当下,让司法信任度再面临浩劫。

  霸凌事件暂时瞒过了社会,但法院不公平岂能得过且过?

  立法委员周春米去年11月15日在司法及法制委员会质询,指民众陈情民事案件上诉最高法院1年多,却石沉大海,打电话查询进度,永远得到「还没分案」的答案。她质疑哪些案件优先分案由最高院自行决定,「比皇上选妃还夸张」,人民只能卑微地等着自身的案件排队分案,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立委可能只发觉分案不公,杨絮云事件却揭扬最高法院把人民诉讼案当「霸凌工具」,这才是奇耻大辱。

  细究近一月来被送监院审议的法官,举止都可遭非议。但朱中和溜班钓鱼、种菜,他回来仍处理完手上的案件;郭玉林六度在判决书中间接批评其他法官,当事人却也没上诉,对比光一件RCA工伤案被害人就逾500人,却随意分案,问题难道比「判决书杂谈」轻微?最高法院一再宣称是「电脑分案」造成,新闻稿却坦承「电脑分案只会分给杨絮云一人」,司法院敢动最高法院违失之人吗?

  司法院为了挽救低迷的司法信赖度绞尽脑汁,设法加强与社会对话。院长许宗力去年11月在台大法律学院说出「每月平均有一则司法报导指一个判决有问题,批评的大概八成是媒体报导有问题」,上月22日又指司法信誉遭破坏,是因有冒牌律师和司法黄牛扯后腿。要卸责,归咎他人容易,但面对高院夫妻档庭长控诉最高法院霸凌,司法院又该拿出什么样的气魄让该下的人下台?难道要请总统解劳?而霸凌的藏镜人,是否喜孜孜任期会比蔡英文还要稳久?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