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是非集-反送中变调抗中 最后决战山雨欲来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3 05:20:23
香港示威活动冲突升高。(来源:香港文汇报)
 香港因修《逃犯移交条例》所引起的「反送中」示威,虽然引发争议的《逃犯移交条例》已在立法程序上,以搁置达到「自然死亡」的效果,但示威活动超过2个月以来,显然当时的诉求已经改变。甚至于,示威民众中也不乏有高举主张「香港独立」者,示威活动其实已从「反送中」的维护「一国两制」,变调成了「反中」和「抗中」。

 目前示威者提出了「撤回逃犯移交条例」、「取消示威为动乱的定性」、「要求示威被捕者特赦」、对警方的过当行为「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及对香港特首和立法会的全数议员「全面实施双普选」的五大要求,其实已偏离了原初「反送中」的抗争目的。正因如此,香港当局乃至于中国大陆中央政府,自会对示威者的「真实诉求」多所疑虑,政府当局和示威者间已失去了互信的基础。

 此次香港示威运动有个特性,表面上是自动自发而无组织,当然也看不出哪些人是该运动的代表人。因此,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要求,是否能够代表所有示威者的意志?实有待商榷。毕竟,在示威群众者所持的口号标语中,确实存在着「香港独立」的诉求,此即为一项证明。

 既然示威群众并无组织,自也没有人可以代表他们的意见,因而群众和政府间缺乏有效对话沟通与协商谈判的管道,这或许即是示威活动难以落幕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实上,此前示威群众也曾提出包括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的诉求,但这个诉求还算不算数?港府当局连个可以对话的代表性人物,都还找不到。

 如果没有对话沟通与协商谈判的管道,这将使香港示威运动陷入「一方全赢,一方全输」的局面。六四天安门事件时,中共高层曾与学生代表面对面对话,并同意了他们所提出的要求,婉转地承认他们的行为动机是爱国,以及保证不会「秋后算帐」。然而,此后学生却「乘胜追击」,从原本的「哀兵」变质成「骄兵」,竟然再以绝食升高抗争手段,并另外再提出了要求。

 目前香港的示威运动比上述情形更为严峻,因为没有组织与对话代表人,就无法以民主的方式进行沟通协商与谈判妥协,并使双方陷于终须「最后决战」的态势。此一情形,对于声称追求民主的香港示威群众来说,一开始就走向了民粹主义,并不惜以摧毁法治为代价,却未必能够得到其他香港民众的支持。

 香港是实施「一国两制」的地区,在群众运动中涉及了「港独」势力的运作,就使得事件的政治性质大为提高。尤其,东方的香港对西方世界来说,一直具有特殊的地位,而各方势力在此地区内纠结,也使得群众示威运动的性质,充满着复杂性。目前看来,香港示威群众的「体质」不变,很有可能走向大陆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所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最后对决」局面。 (作者南宫皖,台湾政治评论员)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