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论:重新思考人民币的外汇战略地位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3 09:33:49
  本报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8月5日「破七」之后,已经成为全球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人民银行做足准备,在汇率跌破七的心理关卡后仅仅一个小时,就透过官方的《金融时报》发表回应:「是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有利于发挥价格杠杆调节供求平衡的作用」、「人民币汇率完全能够在合理均衡水准上保持基本稳定」,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当晚也透过官网表示,无论是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看,还是从市场供求平衡看,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都处于合适水准。对人民币继续作为强势货币充满信心。

  人民银行随后逐日进行稳定调节,一方面宣布将在8月14日,在香港发行总金额人民币300亿元的央行票据,其中200亿元是三个月期的短票,100亿元为一年期,作为收缩离岸人民币的操作,避免遭到对冲基金放空的防御工事,一出手就筑了高墙。另外,人民银行稳健调整每天的「中间价」,到了周四、8月8日官方报出的中间价出现7.0039,才首度跌破七的关卡,比市场价格整整晚了三天。

  本报社论从5月至今多次论述,认为在人民银行适度的引导,以及国内交易制度的配合之下,汇率跌破七的关卡不只是必然,而且中长期对于稳定国内经济将会带来正面的效应,从人民币汇率在上周的交易纪录,呈现缓步走跌、退三进二的稳健盘势,以及每日交易额并未释放巨量的走势来看,破七并没有引发市场过度的预期,在稳定的供需买卖下,破七的心理压力已经充分化解,没有引发过度的贬值预期。

  人民银行的研究单位将1947年全球央行召开布列顿森林会议,拟定二次战后的全球经济与金融架构,汇总至今72年来所有汇率重大贬值案例,全部52个国家曾经发生157次汇率贬值超过15%的重大贬值,其中148次都有高通货膨胀与贸易赤字的病征,而中国经济虽然增长放缓,但是通货膨胀稳定,而且享有高额的贸易顺差,因此发生所谓15%贬值,也就是1美元兑换8元人民币的「破八」,机率几乎不存在。

  至于另外9次重大贬值的案例,有2013年日圆,是安倍晋三首相胜选落实三支箭的主动政策引导;或是瑞士在1997年的货币体制变革;只有2008年韩国在金融海啸期间的案例,是受到外部黑天鹅事件冲击;以及2001年,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印尼盾因为过度信贷和过度外债的持续贬值。人民银行目前显然没有主动政策引导汇率贬值到8的可能,中国大陆也没有过度外债的问题,唯一的威胁是全球崩溃的黑天鹅事件。

  短期的汇率波动,虽然已经成功稳盘,但是站在中美两国角力的国家战略高度,人民币的汇率政策却有进一步思考的空间。而刚巧8月10日、11日「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在黑龙江的伊春市举行,不只邀请到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加德到场,从全球金融变局来提供建议,更重要的是这场论坛汇集了中国大陆金融决策高层,由国家开发银行前董事长陈元领衔,甫卸任的人行行长周小川,以及蔡鄂生、江小涓、胡晓炼、殷勇、余永定等金融决策核心齐聚,为人民币长期稳健发展的战略机运,提供了极为重要的视野。

  曾经是大陆金融发展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的陈元,就强调外汇的战略地位现在已经成为美国的贸易战或者金融战的打击目标,所以大陆必须要重新思考外汇的战略问题,要加强人民币的发展和建设。目前人民币在国内已经长期稳定地运行了70年,还将继续强化,但是人民币的国际影响与国际地位,却还有待加强。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的讨论焦点,看得出人民银行从2017年至今,进行汇率制度改革虽然卓有成效,但是为了捍卫人民币汇率的平稳,避免境外人民币成为金融大鳄狙击的工具,正如同这次发行3百亿元央行票据,多次回收境外人民币的结果,压抑了人民币作为国际清算工具的效能,而要打破这个循环,重要的突破点在大宗商品如原油、铁矿砂等大量进口物资的采购,必须提高人民币在大宗商品做为给付的货币,才是增进汇率弹性与韧性,减少对美元依赖的根本之道。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陈元认为大陆当局应当试图避免与美元发生正面冲突,「就人民币当前的能力而言,与美元正面较量将不利于当前所处的地位。」大陆金融高层认为不宜拉高金融战火,汇率贬值虽然短期内有缓和冲击的作用,却可能引发川普总统更为剧烈的反制,以人民币目前的力量直接对决美元,势必对大陆经济发展带来强大的震撼。

  陈元以及大陆金融决策高层在这个敏感的时机,提出谨慎圆融的战略思维,的确可以做为我们观察人民币汇率后势的重要指标。延续一年半的贸易战争,因为制裁中兴、华为已经引发了科技战的战线,如今又有延烧成金融战的迹象,中美双方是否能避免毁灭性的金融战争,将是攸关全球安定的核弹等级事件,和则海阔天空,战则玉石俱焚。

  (来源:工商时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