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新东厂蔡碧仲,请下台!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9-10 10:12:01
  本报讯/法务部政务次长蔡碧仲公开为民进党立委陈明文「高铁一卡皮箱」300万元现款的适法性辩解,不仅把法务部政次的职位当成是陈明文的辩护律师使用,还有给检察官侦查这300万元案设下侦查框架的嫌疑。蔡政次逾越职务上应保持的界线,有让法务部成为另一个东厂之虞,已不适任法务部政次,应主动请辞下台。

  立委陈明文在高铁上掉了300万现金的事实,已让社会万分惊讶,事后应对这笔巨额现金的态度及说词更有如提油救火,让各方有无限的遐想空间。蔡碧仲与陈明文关系匪浅,堪称有知遇之情,却不避嫌跳出来,公开「认事用法」为陈明文这300万元辩解,又让整件事进入更火爆的境地。

  我们敬佩蔡碧仲为陈明文两肋插刀的情义,但这种为朋友、为自己人不惜肝脑涂地的情怀,只适合在蔡碧仲律师的身分,绝不能在蔡碧仲政务次长的身分下为之。因为,蔡碧仲既可以为自己人的利益违背自身职务,跳出来做不合适的辩解,他就可能和促转会前副主委张天钦一样,有为民进党、陈明文的利益而成为另一个「东厂」之虞。

  行政院促转会去年爆发的「东厂」事件,社会记忆犹新。当时自诩为「东厂」的前副主委张天钦,和蔡碧仲的背景相像。张天钦出身嘉义,后来成为台北市的大律师;蔡碧仲来自云林,而在嘉义执业律师。张天钦因为政治理念而被民进党政府重用,蔡碧仲则是因为帮陈明文打官司,而与民进党人结缘,最后在陈明文推荐下入阁。

  去年,张天钦在县市长选举期间,急于帮民进党人拉抬选情,在内部会议上讲了「我们本来是南厂,现在变西厂,后来升格变东厂」的一番话,并意图和立委套招影响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的选举。

  现在,蔡碧仲于2020年总统及立委选举前,心急于民进党立委陈明文受困于300万现金的风波,贸然跳出来为陈明文圆说,自是予人另一种「东厂」再现的不良印象。

  对比张天钦的促转会副主委位子,蔡碧仲如果有意为民进党人的利益出头,为民进党人排忧解难,法务部政务次长的位子让他更具上下其手的力道。因为我们全台湾各级检察署、各级检察首长、各级检察官,都隶属法务部,而法务部长是他们的最高行政首长。当然了,蔡碧仲这个政次,也是检察体系不可漠视的二把手长官。

  蔡碧仲曾经是陈明文的辩护律师,众所周知。两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在政治圈不是秘密。但蔡碧仲以一个嘉义律师突然一步登天,获得法务部政次职位,是不是与陈明文的推荐有关,就鲜少有人知情。如今,蔡碧仲公开跳出来为陈明文的300万元解释,自然有公开向检察体系表明他与陈明文是好兄弟的另一层意思。

  这层关系,如果只是在辟室觥筹交错间表露,所产生的影响不大,但蔡碧仲挑在检察官正要侦查陈明文这300万元的节骨眼,公开站出来表达,就极为失当。毕竟陈明文装在行李箱内的300万现金,究竟是怎么来的,真实的用途如何,打从他在高铁上「失而复得」之后,就引发各界猜疑。

  这样的猜疑,不能怪我们社会的想像力丰富,而是应该怪陈明文对这300万元来自何处、为何能忘在高铁上、失而复得的隐讳态度,和他要帮助儿子到菲律宾开珍奶店的说法如何兜拢,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不论这些猜疑的真假是否有据,基于陈明文是蔡英文总统倚重的人,也是民进党内2020年总统及立委选举的重要策士,外界对于陈明文这300万元的来源及用途,起了是否涉及洗钱、逃漏税、财产来源不明,甚至是否涉及《选罢法》「搓圆仔汤」条款等的疑问及联想,自属必然。

  以蔡碧仲的忠诚及他与陈明文的密切关系,蔡英文总统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安排他进总统府担任要职,或担任行政院其他部会的首长。蔡英文总统如果敢的话,还甚至可以请他去张天钦出事的那个促转会当主委或首席副主委,但是我们要说的是,蔡碧仲绝对不适合担任法务部政务次长。

  “因为蔡碧仲只要在法务部政次的位子上多待一天,就表示蔡英文伸进检察体系的手就多干预侦查一天,陈明文300万现金政治风波会越卷越强。”

  来源:中时电子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