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论:「金金分离」政策的试金石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9-10 10:15:53
  本报讯/自从7月30日金管会公布3家纯网银申请团队全部上榜,各个团队无不秣马厉兵,积极筹设,期能及早开业。依照流程,应先完成公司设立,由筹备处转为正式的股份有限公司。各个筹备团队预备召开首次股东会选举董事,组成董事会,推举董事长,然而某些团队的部分预定董事遭质疑违反金管会的「金金分离」原则。

  「金金分离」原则,又被称为「宝佳条款」,起因于宝佳集团曾经插旗多家金融机构,金管会认为,同一大股东在多家银行拥有一定股权,或握有董事席次,容易产生「竞业禁止」与「营业秘密外泄」等问题,因此金管会推动「金金分离」政策。首当其冲的宝佳集团因为砸下250亿元投资台新金与永丰金,先出脱原已选任董事的台中银及台企银、三信商银等三家银行持股,回应金管会的「金金分离」监理政策。

  「金金分离」政策影响所及不只是宝佳集团,依照金管会2018年5月17日发布修正的「银行负责人应具备资格条件兼职限制及应遵行事项准则」的第3-1及3-3条新规定,关系人范围,修改为董事长二亲等做连结,金控或银行董事长的「配偶」出任其他金控董事,即当然解任。当时备受关注的是台新金董事长夫人彭雪芬以进贤投资法人代表担任新光金董事是否适用?依金管会新规定,彭雪芬与吴东亮是配偶关系,须受新规定规范,但进贤投资则不在规范内。因此,只要改派进贤投资法人代表,不继续由彭雪芬出任即可。

  为避免冲击太快、太大,虽然金管会在2018年5月17日就作了法规预告,修订上述准则,但却预留长达一年多的缓冲期,明定自2019年7月1日才正式实施。并且相关配合之银行法修正,分别在2018年11月22日经行政院院会通过,整个流程走完的时间是2019年4月17日总统府华总一经字第10800037891号令修正。

  当初的「金金分离」原则曾经沸沸扬扬,闹得满城风雨,但因确实有助于公司治理的改善,防止「竞业禁止」与「营业秘密外泄」等问题的恶化,因而甚受肯定,堪称金管会的重要政绩之一。对于纯网银的金融业董事,金管会强调仍应落实「竞业禁止」及避免「营业秘密外泄」。若银行要派任其董事担任纯网银董事,只能够「2择1」,不得兼任。至于银行董事到纯网银担任总经理或副董,金管会指出,银行总经理必须是「专职」,同样不能兼任;副董通常都具备董事资格,若兼职也违背「金金分离」原则。

  为此,某些纯网银深表不满,认为银行投入大笔资金,一定要有专业人士参与监督,而非只是派驻代表;但金管会祭出「金金分离」,要求银行、金控不能将总经理、副总派去担任纯网银董事,如同要求银行单纯进行「财务性投资」。金融业股东质疑,纯网银不知要亏几年,若是纯财务投资,应该没有金融业者愿意投资25%;当初金管会的原意,是要银行进行「策略性投资」,但持股逾25%的大股东,现在却不能派具有足够资历的主管担任董事,「如同怠忽职守」。

  其实,这些金融业股东似乎尚未真正明白「金金分离」原则的意义,银行可派出专业人才出任纯网银董事,唯一限制是必须在现有工作和纯网银间「2择1」,以这些金融业股东的规模庞大,高阶人才经过不同部门历练,要找到不与现职「竞业禁止」的人才来充任纯网银董事,并非难事。因为依据该项准则的第3-1及3-3条规定,银行负责人要兼职其投资银行的负责人,必须经主管机关审查通过;换言之,金管会是采个案审查,只要银行有充足理由,让主管机关确认其派任人选对纯网银不致有「竞业禁止」与「营业秘密外泄」等问题,即可派任。

  至于传闻有部分股东银行要以以「法令变更」为由撤资,更是毫无道理。正如我们前面所述,金管会早在2018年5月17日就作法规预告,明定2019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相关修法流程也在4月17日全部完成。换言之,各个纯网银团队在2018年5月17日就知道「金金分离」在纯网银完成设立之前就已正式实施,而申请纯网银之送件截止日为2019年2月15日,若认为「金金分离」将使其股东权益受损,在送件截止日前就可退出,或是不送件申请。

  如果金管会对于已经完成修法的「金金分离」政策,因纯网银的金融业股东抗拒而退缩或做「发夹弯」,嗣后金管会的政策就别想能贯彻。当其他金融业的股东在今年6月股东会改选董事时,都遵行「金金分离」政策,即将成立的纯网银金融业股东若可以有不同待遇,岂不是差别待遇?在2018年4月26日有关纯网银的政策说明新闻稿,强调纯网银「应适用与现有银行相同之法规与监理要求」,言犹在耳。金管会应该「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来源:工商时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