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康:正视跨境电商逃税问题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03:23:03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数字经济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可以通过数位化的经营模式及复杂的税收,设法来规避其纳税义务,造成对各主权国家税基的侵蚀。

数位经济是世界未来趋势

 近年来由于大数据和互联网工具平台的普及,各国跨境电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许多电商透过邮政小包,以化整为零的模式,规避税负,造成进口国关税损失。对此,有些国家鼓励跨境电商交易,有些国家则开始实施严厉的监管,例如,俄罗斯对国外网店所寄的包裹加征10%的关税。

 众所周知,资讯化网路已经是世界经济与生活模式不可逆的趋势,作为资讯和通讯技术创新的产物,数字产品和经济不仅带来商业模式的重要转变,使跨国企业全球价值链整合产生彻底的质变,同时也造成传统经济商业模式所构建的税收规则必须改变。

 传统经济下的商业活动通常会留下交易痕迹,如财产所在地、居住地、行为发生地等,因此较容易确定收入的性质及来源,进而基于收入的来源,判定相应的税收管辖权,并通过合理的方式划分利润归属,同时再结合现有税收协定,避免国际税收争议和双重征税。

 但在数字经济下,交易通常具有数位化、虚拟化、隐匿化和支付电子化等特点,使得交易场所、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消费比较难以判断。相应的,数字经济下的经济活动收入的性质及来源也相对难于确定,由此造成税收管辖权判定和利润归属划分的难题。更值得关注的是,跨国公司还可能利用数字产品的形式或互联网交易的方式,不在经营地设立固定的经营场所,从而在全球范围内达到逃、避税的目的。

 数字经济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虚拟存在。尽管非居民企业在收入来源国没有设置固定的营业场所,但只要他们利用互联网、数字技术和电子手段,在所得收入来源国境内持续进行实质性的营业活动,与来源国产生紧密有效的经济联系,美国等国家即认定其在来源国设有「虚拟常设机构」,由此产生的营业所得应受到所得来源国的优先课税,以确保租税公平。另外,对于究竟是构成具有重大意义的销售活动,或只是准备或辅助活动,也需要各国税务机关仔细甄别认定。

数位经济课税公平性问题

 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被大多数跨国公司视作生命线的传统物流链已变得不再重要。同时,随着依托数字经济的跨国高科技公司快速崛起,其主要利润或许已不再来自于实体产品,甚至很多公司根本没有实体产品,而各类无形资产却成了他们获得超额利润的重要手段。

 从成本收益来看,根据经济学原理,一方所履行的功能、义务、所投入的资产,以及所承担的风险,应该与其所获得的报酬相配合。不过,实务上,由于当前各国尚未针对跨境电商数字化交易税收管辖权订定统一的标准,造成许多跨境电商利用所得来源国与母国对所得来源认定的差异,寻找逃税或避税的机会。由于数据的利用可为企业创造商业价值,所以对数字资讯及相关无形资产的公平合理认定极为重要,这是各国必须克服与协调之处。

应加强追查电商注册登记

 网路平台如果接收到税务机关有关卖方未履行纳税义务的通知,应立即暂停或关闭卖方帐户,而不应容忍不履行网路市场交易法律义务的交易行为,以避免网路平台承担电商卖方违法的责任和税务成本。以德国为例,亚马逊和ebay与德国税务局合作,卖家一旦被查出违法,便立刻被禁止使用其平台服务。此外,各国政府应要求所有在网路平台从事销售的跨境电商,都应对每一笔零售交易,开立云端模式的电子发票纳税记录证明。

 此外,如果买方购买下载数位化产品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商业性使用有关该数位化产品中的版权权利,则有关款项可能构成特许权使用费收入。数位经济的特色就是单笔金额不大,但规模却愈来愈大,若对境外电商放水,将会对合法登记注册的电商业者造成不公平的竞争。换言之,同样做跨境数字交易,一个免税、一个要税,将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迫使优良合法注册并缴税的电商业者退出市场。

台湾应防堵跨境电商逃税

 台湾自2017年要求跨境电商落实办理税籍登记,并缴纳营业税;2018年开始缴纳营所税;2019年起要求电商在网路平台销售开立电子发票给买家。但针对线上网红、线上订房、线上App 商店、线上影音、电子期刊等跨境电商未在所得来源国注册,而是以现金交易模式,或人头帐户,或邮政小包等方式高卖低报逃漏营业税等情形,台湾税务机关应采跨国合作模式,共同追查跨境电商是否逃税,以避免税基侵蚀继续扩大。

(作者王有康系台湾网路大学校长,来源:观察月刊74期)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