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是非集-政院侵门踏户 打压试院宪政角色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8 08:27:21
考试院对行政院的制衡,本为五权宪法的根本精神。(资料照片)
 考试院上周召开全院审查会审议《政务人员法草案》时,代表行政院出席会议的人事行政总处人事长施能杰主张,考试院主管权只及于称为「公务人员」的常任文官,而政务人员并非是「公务人员」,所以不应归考试院主管。对此,多位考试委员不满行政院「侵门踏户」的立场,并质疑民进党政府有意架空考试院,甚至引发有考试委员退席抗议。

 《政务人员法草案》早在民国84年时,即已由法制幕僚机关铨叙部开始研拟,并于研拟完成后提请考试院院会审议。该一法律草案在民国89年政权交替前,一直被当时的考试院列为和《公务人员基准法草案》及《公务人员行政中立法草案》并称为积极推动三大指标性政策的法律草案。这三大政策指标性法律草案仅《公务人员行政中立法》,于二次政党轮替国民党重掌执政权后,才于民国98年完成立法程序付诸施行。

 从上述的历程来看,二十多年来考试院主管政务人员的法制事项,并未发生重大争议。此际行政院「不屈从」考试院原掌有政务人员法制的主管权限,难免让人与有意削去若干考试院的权限产生联想。尤其,考试委员对诸如「口译哥」派为驻美代表处政治组组长、年金改革声请释宪、国民党和若干社团服务年资并计公职退休年资违宪,以及常任文官「借调」为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等情形,均质疑行政院违宪或违法,更让行政院觉得考试院「管多了」或甚至「难以驾驭」。

 事实上,上述考试院对行政院的制衡,本为我国五权宪法的根本精神,此从宪法原本即将所有「文职官员」的人事管理权,赋予由考试院掌理可看出。行政院在宪法开始施行后不久,虽即设立了「人事行政局」,但这却是依据「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的规定,而非宪法划分五权政府权限的原意。民国80年的修宪结果,虽于增修条文第9条明定「行政院得设人事行政局」及其组织以法律定之,但该条文在第二次修宪后已不复见。因此,「非宪法机关」主张宪法机关抢了其职权,岂不怪哉?毕竟,现在的「行政院人事行政总处」并非当然须设的机关。

 人事行政总处人事长施能杰的主张,主要的立论在于他认为宪法赋予考试院主管的「公务人员」,仅应限于考试及格的「常任文官」,而政务人员并不是宪法所称的「公务人员」。然而,宪法第97条亦明定了监察院行使纠举和弹劾权的对象为「中央及地方公务人员」,此条文中的「公务人员」包括了「政务人员」和「常任文官」,更何况以西方弹劾权的行使而言,更还仅以政务人员为对象。因此,从名词上争执「政务人员」是不是「公务人员」?早已失去意义。

 早在二十多年前,考试院研拟的《公务人员基准法草案》中,已将「公务人员」分为「政务人员」、「常务人员」、「法官与检察官」三大类,而此后在相关的人事法律术语中,「政务官」也均改为「政务人员」,如现行的《政务人员退职抚恤条例》即是。由此可见,行政院有意对政务人员法制主管权大翻案,其实目的在于打压考试院的宪政地位和角色。 (作者南宫皖,台湾政治评论员)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