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论:中东地缘政治仍是国际油价风险所在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09:00:20
  本报讯/今年9月中旬,沙特阿拉伯石油基础设施意外遭到无人机袭击,导致地缘政治风险急遽升温,而对原油市场供给不确定性的疑虑,也促使国际油价大涨。翌日开盘,布兰特(Brent)原油期货价格飙涨近20%,盘中由前日收盘价的60.2美元/桶一度逼近72美元/桶,创下近30年来最大的单日涨幅。

  这次攻击事件起因众说纷纭,几乎是罗生门。如叶门胡赛反抗军(Houthi rebels)虽在攻击事件后承认犯行,但美国直指是伊朗所为,扬言进行军事报复。

  然而,这次油价大涨并没有维持多久,主要是当前国际经济景气仍旧乌云密布,市场预期原油需求将趋于疲软,且美国及时释出战备油、沙国产能回复速度快于市场预期,加以沙国并未藉着联合国第74届大会之期,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使这场攻击事件仍处于各方「表态」而无实际行动的局面,未使地缘政治风险再升温,均促使布兰特原油近月期货价格回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该原油近月期货价格便跌至10月3日低点的56.7美元/桶,跌幅超过了20%。

  即使如此,这次的攻击事件也再度证实,纵使美国页岩油量产,使其跃升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且美国自沙国进口原油也仅及2003年的1/3等因素,多少弱化了沙国主导的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在原油市场的地位,但中东局势仍旧是牵动国际原油基本面及油价的重要因素。

  首先,沙国原油产量虽降至全球第三,居于美国、俄罗斯之后,但目前美国原油需求仍远高于供给,俄罗斯经济规模所需消耗的原油也大幅高于沙国,使沙国仍稳居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地位。再者,美国能源总署(EIA)最新资料显示,OPEC原油供应量仍达3,700万桶/日以上,占全球原油总产量比重高达近35%,且2019年全球原油供需盈余仅23万桶/日,沙国等生产端稍有闪失,原油市场就会出现供给不足的问题。也就是说,即便国际油价不再如过去般受OPEC左右而脆弱易涨,但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仍是未来国际油价走势的关键性风险,尤以沙国原油供应中断的风险最不容忽视。

  其次,这次攻击事件牵连的三方─美国、沙特阿拉伯及伊朗,都有强烈动机去避免全面性军事冲突的发生。像是美国,若贸然对伊朗发动攻击,导致国际油价高涨,进而让通货膨涨压力攀升,恐将促使联准会再次收紧货币政策,不利于濒临衰退风险的美国经济及充满脆弱性的金融市场走势,并对美国总统川普竞选连任带来负面冲击。因此,尽管川普嘴上嚷嚷着要对伊朗开战,近期却又解雇了对伊朗鹰派的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

  同时,对沙国而言,其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计划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启动IPO上市程序。若在此际出现原油供给有不稳定之虞,导致投资人信心的下滑,势将影响该公司的IPO成果。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沙国亦不愿见到中东局势失控,或是和伊朗发生全面性的军事冲突。很显然地,对沙国决策高层来说,如何说服投资人相信沙特阿美不仅拥有全球最低的原油生产成本,也有稳定的原油供给,才是当务之急。

  至于伊朗,其国力、军力皆远不如美国及沙国,发动全面性战争将引来四邻的强大火力及美国的强力攻击,肯定是不智之举。因此有许多石油专家认为,伊朗采取这种边缘扰乱政策,主要是为了证明德黑兰面对美国制裁并非无能为力,但也不是真的要和美国、沙国拔刀相向,背后的盘算主要是以争取和美国重启谈判的筹码。

  在这样的理性分析架构下,当前中东情势进一步失控的可能性应不大。但若就此下定论又过于乐观。毕竟,当前美国、沙国、伊朗三方都有善变的领导人,且其决策多不符合理性预期,三人也常常有突发之举,着实令人担忧。例如川普对外政策的反反覆覆早非新闻,他上任后先撕毁了伊朗核协议,后来却又解雇了自家阵营里最强硬的伊朗事务顾问,对伊朗态度让人难以捉摸;沙国的年轻王储萨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也曾经被控下令谋杀《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哈绍吉(Jamal Khashoggi),其行为亦让国际专家难以理解;至于伊朗,下令袭击沙国的石油设施,本身就是一个相对不理性且后果难料的行为。

  要言之,这次无人机攻击沙国的事件证实,当前的军事科技要对石油基础设施展开攻击,简直易如反掌。相关人士在研判未来情势发展时,不能排除上述三位领导人在某些未知的不理性情况下,再做出意料之外决策的可能,进而爆发全面性的冲突。届时,国际油价恐再度出现暴涨。因此,虽然此次事件后,美国、沙特阿拉伯及伊朗三方都各退一步,但对中东地缘政治风险对国际油价走势的影响,各界仍不可掉以轻心。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