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鹏:剥夺感弥漫下的反全球化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09:23:01
民主党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近日声势高涨,被外界视为可能是大黑马。(图片来源:美联社)
  本报讯/法国经济学家皮凯提在2013年以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闻名,跃居全球重要经济学家之一,也促使财富不均成为经济论辩的核心议题。最近他又出版法文作品《资本与意识形态》(Capital and Ideology),以高达1232页的篇幅,说明政府应如何利用各种政策来修补财富不平均。

  在《21世纪资本论》里,皮凯提从税收与遗产纪录着手,搜集整理横跨20几个国家、长达200多年的数据资料,藉以分析工业革命以来的全球财富分配动态,从而提出一个系统性的解释。这个源自庞大实证资料的见解,其核心概念相当简单:从历史证据来看,资本报酬率大于整体经济成长率,也就是说,富人财富累积的速度快过一般人平均收入的增加,因此富者将愈来愈富,逐渐占掉社会大部分的所得与财富份额。

  过去由美国顾至耐等经济学家所提出的主流意见为,贫富差距拉大只是经济发展的初期现象,到了成熟阶段,分配不均的情况会逐渐减低。然而皮凯提指出,上述说法只是刚好看到二十世纪初期到中期的发展所导致的误会。资本主义经济在那一段时间出现贫富差距缩小的情况,主因在于两次世界大战与大萧条摧毁了许多原本的财富积累,以及当时所采行的高累进税政策。

  在新着《资本与意识形态》中,皮氏着力于上一本书的不足之处,也就是太过聚焦西方经济,对于潜藏在不平等背后的意识形态意涵着墨不足。新书内容横跨时间与地理,分析内容从殖民、奴隶制度到共产主义经济,并且以印度、中国大陆与巴西等作为参考案例。

  他认为,不平等不应被视为是自然生成或由科技变迁所驱动,不平等的真正原因是来自政治与意识形态,因此只要人们能改变观念,改变对于财产权的想法,要予以撼动并非难事。他因此提出相当激进的主张,例如让所有法国公民在满25岁时,可获得多达12万欧元(13.2万美元,约台币396万元)的资金。他也主张增加对财富的课税,一如以前。

  其实检讨财富或所得分配不均的呼声,在许多地方都出现。在台北,余纪忠文教基金会在上个月举办了「相对剥夺感的弥漫与资本主义的未来:从世界到台湾」座谈会,亦在探讨同样的问题─被剥夺者的反扑以及反全球化的根源。川普当选,当然也是一种反全球化的反扑。

  在美国,也开始有人重视这个课题。例如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候选人华伦底下两个竞选幕僚,来自于皮凯提的研究团队,协助华伦设计一套课征富人税提案。他们主张,家庭净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者增收2%富人税,超过10亿美元家庭净资产者再额外征税1%。他们指出,华伦的计划预估仅影响到全美7万5000个富裕家庭,或是不到0.1%的美国家庭,但可以获得巨大的收入来支援全民健保或其他社会福利。

  这些主张的盲点在于,皮凯提及其团队工作者都忽略一个事实,资本可以全球移动来规避税负。如果从欧盟来看的话,连人员都可以在国与国之间流动。在此情形之下,对于财富或所得提高课税可能无效。

  2012年,法国前社会党总统奥朗德接受皮凯提的建议,宣布课征75%的高额收入者所得税,随即引发高所得者及大企业设籍国外,名牌LV也立即搬迁到比利时注册。该税带来百业萧条、失业率攀升,奥朗德的民调支持率掉到只剩4%,后来不得不终止政策,并宣布不再争取连任。

  如果华伦当选美国总统,而且按照她两位竞选幕僚的建议实行财富税,美国富人及其资产会不会出走?当然会。不过美国是全球强国,实行全球税负制,或者还有机会一搏,但其他国家绝无可能不受到资本因避税而产生移动的副作用。

  对大多数国家而言,对高所得或财富增加课税的唯一可行途径,就是透过国际协议。这和洗钱法一样,全球携手合作实施洗钱法,连带就让租税天堂失去了依靠,只能渐渐退场。

  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期待财富不均到了更严重地步,全球各国只能携手合作,就高所得或财富的跨国避税问题做出联手处理。「世界大同」这4个字,到时就可以用到了。但那天的到来远不可及,在目前,各国只能寻找其他方案,例如对于无法越境的资产课税。而对于资本的课税,各国不但不容易提高,还会竞争性地调低。

  (作者为大学讲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务委员)

  (来源:中时电子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