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从陈吉仲的堕落,看民进党的堕落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09:45:36
 台中农地违章工厂失火,烧死两名消防人员,使得苏内阁六月间「大赦」农地工厂的恶政再度遭到批评。农委会主委陈吉仲日昨在立法院被询及新建农地违章工厂迟未公布名单的问题时,竟然大踢皮球,声称那是经济部和地方政府的责任。身为农业部门主管,陈吉仲不积极维护农业用地,还推诿卸责,实愧对农民及自己的职务。

 陈吉仲的态度令人反感,主要是他出身农运,长期投身「台湾农村阵线」,也因此被蔡英文延揽入阁。谁料,在他有机会领导农业决策、开拓农业新契机时,他却耽于自己「政治新贵」的角色,忘记了过去对农业的热情与承诺。陈吉仲入阁三年多来,外界对他的印象,几全留在他卖力护航「农阵」同志——前北农总经理吴音宁身上,偶或兼扮演「打韩」角色。除此之外,他对台湾农业推动了什么改革或创新,则是一片空白。而今,他对农地遭工厂侵吞的消极,真让人不忍卒睹:一位农运人士怎会堕落至此?

 全台有一.三万公顷的农地遭到工厂侵占,除污染土壤、危及食安,也对环境造成不可回复的破坏。蔡英文上台后,曾承诺新建农地违章工厂要「即报即拆」;但两年多前仅拆了第一波的十六家,此后即无下文。陈吉仲曾三度公开承诺,要公布「第二波」拆除名单,两年多来却从未付诸实现。荒谬的是,关于「第二波拆除名单」是否真实存在,农委会和经济部都大打太极,推称「要问地方政府」比较清楚。试问:那个言必称「改革」的政府哪里去了?

 第二波新建农地违章工厂名单迟迟无法公布,可能原因有二:其一,农地工厂增加的速度太快,各地根本来不及一一提报造册;其二,这个名单太长,拿出来必将大大污损蔡政府颜面;尤其在选举期间,只能装聋作哑,把责任推给地方。事实上,根据台中市及台南市的统计,包括农地工厂在内的各种农地违建,增加的速度约是拆除速度的五到六倍,有些违建甚至一个周末即可建成,地方根本来不及因应。

 今年六月,在苏贞昌内阁的主导下,立法院通过了《工厂管理辅导法》修法,对原有的近四万家农地违章工厂进行大赦,提供了又廿年的辅导改善期。这次修法释放了一个「门户洞开」的讯息,鼓励更多违法者跃跃欲试;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如何政党轮替,执政者都会在选票考量下而放过违法者。这次,台中农地违章工厂火灾造成勇消殉职,苏贞昌竟还振振有词地呼吁外界不要「藉悲剧作政治运用」,却不反思自己的滥权决策才是政治运用,才是残害台湾。

 陈吉仲以农运人士被拔擢入阁,却无法善用职权维护农业、造福农民,反而成为政治应声虫,眼睁睁看着农地遭工厂侵吞破坏。在他之前,环保署前副署长詹顺贵也一样,背弃自己环保运动的理想为深澳电厂作政治背书,最后仍难逃被政治抛弃的命运。这些社运人士前仆后继的变节,除了是他们个人的堕落,其实也反射了民进党政府的堕落。蔡英文在上台第一年口口声声呼喊改革,而今左支右绌,不仅在目标与方向上步步倒退,只能藉「反中」来掩盖自己内政的失利,岂不可悲!

 在农地违建问题上,经济部和农委会异口同声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则彻底暴露了苏内阁的不负责。苏贞昌上月在未经沟通协调下,即擅自拍板取消属于「地方税」的印花税,至今还未说明将如何补偿地方政府的财政损失,充分表现了中央政府的霸道滥权。苏内阁对属于地方的财源和权益,要取便取,要夺便夺。但在农地违建问题上,对属于自己的责任却能推就推,能闪便闪。而在诸如防台问题上,则是找到机会就大显官威,打压在野。这样的政府,不堕落吗?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