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社论:外送产业崛起 法规要跟上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10:33:06
  本报讯/外送产业正在台湾崛起,主要厂商如foodpanda与Uber Eats的服务范围迅速扩展,现在几乎已经涵盖台湾西部所有城市。尤其今年起,在媒体「外送员月入10万」等报道的推波助澜下,出现了「一周单量总数抵得上过去六年总和」的爆发性成长。

  在街头到处可见foodpanda与Uber Eats的送货员,骑着摩托车穿梭,然而我们的法规却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外送产业的崛起。上个月有立法院党团召开记者会,指明目前的外送产业是无法可管,在「劳动安全」、「道路安全」等方面有明显法律问题。

  不管是foodpanda与Uber Eats,都是将外送员视为宅配业务的个人承包商,彼此之间并非雇佣关系,因此企业并没有承担外送员的劳健保。此外,因为是承揽关系,如果外送员在送货过程发生交通事故,外送员必须负起全部的赔偿责任。

  但是现在不少外送员将外送当作全职工作,一旦发生事故,企业却完全撇清责任,这样的企业态度合理吗?再者,万一发生交通事故,无劳保的外送员无法进入职灾医疗体系,可能成为社会负担。换句话说,现在崛起的外送产业,企业获利的部分来源,是以走在法律边缘的方式,将外送员的职灾风险转嫁给社会,来降低经营成本。

  目前外送产业是微利行业,在企业竞相提出优惠以吸引消费使用的市场型态下,Uber Eats美国总公司至今仍然是赤字经营。如果政府强硬要求外送平台,如一般企业全额负担外送员的劳健保,恐怕会扼杀外送产业的发展。

  我们认为从社会公益的角度出发,政府有必要扶持外送产业的发展。虽然外送产业被笑称是懒人经济,让大众可以免受风吹日晒雨淋与排队之苦,在家里吹冷气用手机订购,就可以吃到各种美食。然而对于独居老人、因为各种原因不方便出门(生病、照顾家中老人或小孩等因素)的人们,却是必需。面对高龄化社会的来临,外送产业有其必要。

  如何维持外送产业的长期发展,同时又维护到外送员的工作权益,是今后政府在制订相关管理办法时,所必须考虑到的重要前提。碰巧日本的外送产业在这个月有一个重要的变化,Uber Eats外送员成立了工会,并且企业也开始做出回应,日本经验值得我们参考。

  日本Uber Eats三年前成立时,业者就以保险的方式,对于外送过程的交通事故,对车与受害者,负担最高额1亿日圆的保险补偿。然而日本Uber Eats所提供的保险,并不包含外送员本身。换句话说,如果外送员不小心撞到车或人,企业会负责,但是外送员自身的医疗费用,企业是不负责的。日本Uber Eats这种不管外送员医疗负担的态度,让外送员们心生不满,外送员们早就想请公司负起责任并提高企业营运的透明度,但是又恐惧被公司暗记负评,影响以后接单机会,因此只好忍气吞声。今年6月在人权律师以及工会组织的协助下,外送员们开始筹组工会,10月3日工会正式成立。

  有趣的是,工会即将成立前夕,日本Uber Eats宣布开始提供外送员的医疗保险。日后如果发生事故,外送员可以获得治疗费最高25万日圆、死亡慰问金最高1,000万日圆的保险补偿。不过,工会成立后立刻对企业的医疗保险表示不满,因为如果是重伤入院,25万的治疗费远远不够。治疗费的额度今后可能成为企业与工会沟通的焦点。

  相较日本Uber Eats,台湾的Uber Eats与foodpanda的社会责任感低到不可思议。大街上外送的摩托车钻来钻去,如果外送员自己没有额外买保险,一旦发生事故,就只有强制险的理赔。甚至,外送员以自用车作为营业车用,恐怕有违反强制险的规定,到时候可能在理赔申请上会出现问题。外送员们工作时都背着印有Uber Eats或foodpanda保温箱,这两家企业都有必要义务,全面推动外送员的劳保健保可能会有困难,那至少先从日本式的保险责任开始吧。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