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这波大爆发会冲垮台湾防疫成果吗?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3-25 08:51:29
  本报讯/过去一周,台湾的新冠病毒确诊案例每日以二位数累增,迅速突破了两百的大关。主要原因,是从欧美等地区旅游或工作返国的人,将病毒带进了国境。正当政府为第一波防疫成效洋洋自得,面对突如其来的第二波大爆发,是否显示我们的警觉已变得松懈,或者政府防疫思维和措施未能跟上疫情的变化,值得检讨。

  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因为新冠病毒已无声无息地扩散全球。而在这波狂潮中,从欧美各地返台的国人人数激增,甚至不少登机前即已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却仍兀自登机直抵国门。仅看廿三日公布的确诊名单,这样的案例即有十余人,包括夫妻与孩童,在入关时被查出体温过高。尽管海关拦下了这些感染者,但在长途飞行中,他们可能已在机上将病毒传播给其他旅客,这是最令人担心的事。

  换言之,中央疫情指挥官陈时中虽自诩我们的海关成功拦下一些确诊者,但有些原本健康的「海归派」却可能在返乡途中遭到感染,他们要到一些时日才出现症状。这段期间,他们若未做好居家检疫,可能又成为新的传染源。让人扼腕的是,当初政府接运「钻石公主号」旅客时建立了「横滨模式」,接运武汉台胞时又有更严格的「武汉模式」;为何这些思维在这波海归潮中丝毫未派上用场,登机检查形同未设防?

  也正因为第二波汹涌的境外移入病例,疫情很快地进入了台湾各个不同的机构。例如,北部已有一所高中因三人确诊被迫停课,中研院的一个研究团队已有四人确诊,导致与该院有密切关系的台湾大学也要求先前两周曾进过中研院者需居家自主健康管理。此外,北部一个养护机构因护理师确诊而被迫关闭,而环保署则有员工确诊,一度引发立委质询是否必须中断的质疑。这些社会扩散的问题,本周可能将继续扩大。

  陈时中发布疫情时,每每提到「境外移入」案例,似乎便显得宽心;只有提到少数来源不明的「本土案例」,才会感到忧心。这样的态度,其实值得商榷,也存在不少盲点。第一,台湾第一阶段防疫之所以成功,是在第一时间对中港澳设下严格入境管制。但现在全球海外确诊案例已高达三十万例,是中国大陆八万确诊数的四倍之多,我们的防线却显得相对松散,这是不合理的举措。第二,台湾有多起本土群聚案件一直未能查出感染源,这也代表境外移入有一些漏网之鱼,成为本土的不明感染源。第三,第二波海归者相对年轻、洋派、自由,他们未曾经历台湾首波防疫戒备的洗礼,未必能接受居家检疫的拘束。但政府最近又在检疫人力有限的考量下,放宽对轻症者的二次采检和隔离;如此一来,不怕轻症者或无症状者趴趴走的病毒扩散风险大大提高吗?

  全球疫情变严峻,我们的入境管制却没有随之调整,显不符比例原则。何况,第十四例一家四口赴意大利旅游而感染新冠肺炎,在二月六日即确诊;但政府却一直到三月十七日才意识到欧洲疫情回烧之严重,这难道不是警觉性太低?简言之,政府一直把防线对准中国和武汉,不断高谈阔论;等到发现疫情已经大转向,一时不知如何调整,只能让一涌而回的民众冲破防线了。

  事实上,这波来自西方的归国潮,在香港、新加坡和中国大陆也同样发生,也因此各自新增了一些移入的确诊案例。各地也都分别采取了必要的防范措施,以北京为例,即指定了天津和上海等十二个城市为「第一入境点」,要求所有飞北京的国际航班要先降落在这些地方,经检疫合格,乘客才可搭机进入北京。台湾也许不需要设置那么多替代入境点,但如何建构一个缓冲机制,恐怕有必要再想想,否则双北的防疫隔离设施都快爆满了。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