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是非集--陈菊错把台独当成基本人权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30 01:58:58
国民党将提名陈菊为监察院长列为抗争的主要诉求。(资料照片)
 立法院召开临时会,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八月一日和九月一日分别为监察院和考试院的换届就职日,而立法院的新会期是从九月一日才开始,必须以召开临时会的方式,来对这两院的新人事行使任命同意权。国民党立法委员为表达对总统蔡英文提名陈菊为监察院长的不满,于日前夜间突袭进入立法院议场,以占据主席台的方式阻挠隔日会议的进行,但在翌日开会抗争中,却遭民进党立委以优势人力排除了杯葛。

 国民党将提名陈菊为监察院长列为抗争的主要诉求,具有相当的正当性,毕竟陈菊从政以来的形象,和监察院长乃属清廉正直的标竿性职务,反差太大。即使陈菊自己在为自己适任监察院长辩护时,也仅强调她十九岁时就踏足党外民主运动,而从事人权工作与捍卫人权是她的责任。

 过去二十多年来,陈菊担任过台北市政府社会局长、高雄市政府社会局长、行政院劳工委员会主任委员、高雄市长、总统府秘书长等政府行政首长职,现在更是民进党内派系大老,连蔡英文总统都对她敬畏与礼遇有加。那么,为何没听过蔡总统或陈菊自己提出,她符合监察院组织法所定监察委员资格条件中「清廉正直,富有政治经验或主持新闻文化事业,声誉卓着者」的规定呢?

 目前推销陈菊的说法,都是她在人权议题方面有研究或贡献,应是依据「对人权议题及保护有专门研究或贡献,声誉卓着者;或具与促进及保障人权有关之公民团体实务经验,着有声望者」的条件获得提名。就算陈菊对人权真的有研究或贡献,但会侵害人权者乃是政府的权力,而陈菊过去二十多年来,却正是掌握政府权力的人。

 陈菊强调她对人权保护很在行,所提例证无非是她曾参与了四十年前的美丽岛事件,并因此遭以叛乱罪判刑入狱六年。这个事件现在已被美化成争取民主自由与人权的运动,而完全抹煞掉暴力抗争的历史事实。陈菊在该案件中曾做过的供词有「任何人流血我都非常心痛而不能忍受;对受伤的宪警,我很关怀,也很沉痛。」但年轻人几乎不知道,美丽岛事件起因于集会游行未经许可,而发动参与者确实准备了火把、棍棒和石块,目的就是不惜采取暴力之手段。

 陈菊在审判时也强调「我认为台湾未来的前途应该由台湾的一千七百万人来决定,这也是基本人权的信念,进而争取国际地位的独立,如果我错了,是思想层次的问题,思想是无罪的。」从这段话中不难看出,陈菊所认知的「基本人权」是指台湾独立,并不是生而为人就应该拥有所以为人的基本人权。陈菊显然把政治权利错认为基本人权。

 民进党对陈菊适任监察院长的资格,看来只剩下美丽岛事件中「被人权」的经验可拿出来彰显其贡献,此对陈菊二十多年行政首长的经历来说,其实是很大的讽刺。再说,过去向国民党执政当局主张人权的经验,又岂能证明现今民进党一党独大的执政时,她也会向民进党政府主张人权与捍卫人权呢? (作者南宫皖,台湾政治评论员)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