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任贤:陈时中更严重的失误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30 01:56:03
 很多人都会将台湾防疫排名落后及各国边境解封独漏台湾一事,归责于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一直傲慢地拒绝专家建议的普筛,其实事实并非如此,陈部长还有更大的失误。

 普筛是公共卫生上的研究工具,临床上很少使用。就以这次新冠疫情为例,没有一个国家实行全面或局部的普筛,就连冰岛仅30万人口都决定不执行普筛。普筛的目的不在筛查出病例,因为只在一个时间点筛查,无法抓住感染病例的发生时间执行管制。所以普筛向来只被当成公卫的研究工具,找出病例后探究感染风险,以执行疾病的公卫控制。就新冠病毒而言,感染风险已很清楚,就是境外移入,无须再做调研。对低风险族群进行普筛,假阴与假阳的结果会造成临床上更大的困扰,只要是懂得这道理的医师没有赞成普筛的。

 陈部长虽是牙医,但也是临床出身,自然了解新冠普筛的不可行。听到了公共卫生专家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建议,四两拨千金就给驳了。此时最不应该的是陈部长竟然开始使坏,连他该做的「广筛」都一起被扔进了坟墓。

 广筛的意思是宽列风险族群,进行扩大筛查。由于标的是风险族群,所以广筛会有很好、很及时的病例筛查结果,这部分依陈部长的高度应该是知道的,不做的原因合理推断就是存心使坏。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族群有两个,一个是确定病例的接触者,另一个是境外移入的旅客。一个感染后期回日本才被发现的樱花妹,竟然在台湾的接触者仅窄列了123名,樱花妹在台发病2周可传染人,再前2周有被传染的风险,整整1个月的感染风险期仅窄列123名接触者,鬼才相信。在南韩2个确诊案例就可宽列2万人筛查,一比较就知道台湾的筛查根本是筛假的,因为筛太少当然是零确诊,还真符合了川普的论调。陈部长明知专家谘询错误,却顺着杆往上爬,该做的索性都不做,这就是知识分子的使坏。

 入境筛查是为了保护国人,入境的旅客竟然也不筛,连自己要求要筛也不让筛,就非得使坏将人先关14天,检疫期间要有病才让筛。为什么不先筛,先知道不就能先保护国人吗?万一一直都没症状,不就直接流入社区了吗?这些不需要用大脑想的道理,陈部长当然知道,不做的原因不是存心使坏,那是什么?

 另外一个该广筛而没执行的点就是出境筛查。每个出境的旅客都要筛查新冠病毒,才能保证没有将病毒带给旅游友善的国家。这是保护他国的重要作为,也是很多国家在谈「旅游泡泡」时重要的条件。很多国家在开放边界时没有列入台湾,这是重要因素。当我们把染疫樱花妹送到日本后,想再要求日本对台湾边界开放,难度应该很高。

 广筛政策对保护国人及边境解封非常重要,国人给了陈部长半年的时间去完善。陈部长只会将其浪费在政治作秀上,完全「以政治兴亡为己任,置百姓死生于度外」,就连国际声誉也一起赔进去,也为民进党政府再添了一笔祸国殃民的烂帐。

(作者为中华民国防疫学会理事长,来源:中时)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