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泽军:美国“台湾牌”中的军事含量明显加重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7 03:29:29
资料照片
 近年来,美大打“台湾牌”,力道不断加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军事成分在增多,军事含量在加重。

 近年来美通过的“诸多法案”,不少涉及到加强美台军事关系,包括提升军方人员往来层级,加大对台军售力度,加强双方军事训练演习等,助力台军提升战力。如2018年3月川普亲自签署“与台湾交往法”,特别提出要加强双方防务等敏感部门高官的互访。同年底,美通过“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明确把台湾纳入“印太战略”,要求总统定期办理对台出售防御性武器,鼓吹包括军方在内的美高层访台。2019年美参、众两院相继提出所谓“台湾保证法”,要求美对台军售“常态化”,派现役将级军官出任美驻台武官、将台湾纳入双边及多边军演等。

 美国会近又开始炮制“台湾保卫法”,重在确保美履行对台安全承诺,遏制大陆“武力攻台”。法案要求要确保美国维持足够军事能力,以“拒止”大陆对台采取“既成事实”策略。而过去,美对是否协防台湾态度暧昧、模糊,这也使得“台独”势力心里没有底,既憧憬着有美协防,放心大胆搞“台独”;也担心美不协防,台湾不堪一击,不敢轻易与大陆摊牌。而一旦“台湾保卫法”炮制成功,美协防台湾态度明朗,台海局势将更加脆弱。

 美连年炮制的“国防授权法”,均含有涉台军事关系内容,包括加大对台军售力度,加强双方军事训练演习,助力台军提升战力等。“2019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要求政府及军方在法案颁布一年内,提出台军力评估报告,帮助台提升防卫能力,扩大美台高级别军事交流和联合军事训练,及时向台提供所需军售,同意美军舰定期停靠台高雄港或其他适当港口,允许美印太司令部接受台方提出的军舰进港要求,被视为是川普政府在“台海布局”上,迄止最具体、也最有“威力”的一着棋。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近日公布审查通过的“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草案”,要求美强化与台湾的双边军事合作与交流,邀请台湾参加环太平洋军演;幷让投入抗疫的两艘美海军医疗船可以停靠台湾,延续双方在对抗疫情上的合作,幷增进在军事医药和人道救助上的合作。

 近年来,美不顾中美“八一七”公报的规定,在对台军售上,不仅未见限制和减少,相反在数量和性能上均有提升。2019年8月川普宣布批准向台出售66架F-16V型战机,系目前市场上最新、最先进的F-16型战机,被称为“亚洲最强中轻型战机”,总价值高达80亿美元,金额创历史新高。2020年5月20日蔡英文第二任期就职典礼当天,美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宣布,美国务院批准售台18枚MK—48重型鱼雷,包括辅助设备及技术支持等,总金额约1.8亿美元,被称之为是送给蔡连任的“贺礼”。美10余套“鱼叉block2”岸基机动反舰导弹售台案也接近成案,若一切顺利,在2023年交付台军,美方报价17亿美元。尤其是其经技术改造,可用作对地攻击,更为台军所青睐。可见,美对台军售不是逐年减少,而是在不断加强,数量增多,质量提升。

 美台还将双方的一些敏感的军事合作事务公开化,借此突显双方军事关系的加强与提升,强化“台湾牌”作用。而过去美台对此讳莫如深,绝少提及,甚至有意设法加以隐瞒。2019年4月,美在台协会(AIT)驻台人员公然披露,包括美陆海空三军以及海军陆战队在内的现役美军早于2005年起就进驻AIT。当年中美建交,美台“断交、废约、撤军”是前提条件。现今,AIT主动、高调披露,事情的性质发生变化,中美建交的前提条件遭到破坏。又如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川普故意接见穿军装的台军学员。美还故意公开台空军飞行员在美国基地训练的画面。2020年2月,美公布一部短片,显示美国军队在岛内和身着迷彩的台军在一起联合军演。最近,台国防部罕见予以证实,宣称“皆属正常的军事交流”。

 此外,美还明显加强了在台海地区军事行动,舰机频频抵台湾附近海空域活动,美导弹巡洋舰、导弹驱逐舰等几度穿越台湾海峡。据“飞机守望”记录,仅3月下旬至4月下旬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美共17次派出包括B52轰炸机、KC-135加油机、P-3C反潜机、EP-3E电子侦察机,以及RC-135U和RC-135W侦察机等飞赴台海周边空域活动,活动之频繁为以往少见。6月9日,美海军一架波音C-40运输机从日本冲绳起飞,飞越台湾上空,穿越台多个县市,据称,该机曾以“起落架故障”为由,向台方申请紧急降落,在清泉岗机场停留五分钟后离开。此后,美各型军机频抵台湾附近海空域活动,威慑大陆、力挺台湾的目的极其明显。

 美打“台湾牌”,涉入军事领域越来越多,充分暴露出在台湾问题上军事干涉中国内政、分裂中国领土的图谋,尤其是未来可能重新派军队进驻台湾,加大对台军事协防,此举危害性极大,破坏力极强,不仅重创中美关系,也严重冲击两岸关系,加剧台海紧张局势,大大增加爆发战争的风险。(作者 杨泽军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南京大学台研所教授,华夏经纬网专稿)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