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这种监委,蔡总统竟再度提名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7 09:57:08
  本报讯/侦办「曲棍球案」的检察官陈隆翔,去年五月遭监察院以违反办案程序为由弹劾;司法院职务法庭审理后,认为未违反程序,判他免受惩戒。监委扬言声请再审,陈隆翔则公布承办监委高涌诚、蔡崇义两人约询他的对话录音译文,作为反制。细读对话译文,这不像监委办案,倒像是对检察官赤裸裸的胁迫和耍赖,监委失格的言行完全跃然纸上。

  阅读这段监委约询检察官的译文,高涌诚和蔡崇义将矛头对准陈隆翔,主要是在帮前绿委段宜康出气,意图改变对林沧敏的无罪判决。两名监委似认为曲棍球案不起诉,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承办检察官只手遮天偏袒被告;二是从基层检察官、主任检察官到检察长乃至高检署皆共同包庇。事实上,该案告诉人声请高检署再议同样被驳回,要求交付审判也被驳回,足证此案非检察官一人即能上下其手。

  同时,依据《刑事诉讼法》,只要能提出新事证,仍可重启调查。但两名英派监委不要求段宜康走依法翻案的正途,却执意对检察官「开刀」,希望逼迫检察官重启侦查。更不堪的是,监委甚至连该案相关文件都未详阅,即选择赤裸裸地以政治干预司法个案,也难怪引起司法界大反弹。

  如果监委如此甘冒大不韪,若是出于保障民众人权的义愤,或许还能赢得掌声。但在曲棍球案中,与保障人权丝毫无涉,表现的只是大剌剌干预司法的粗暴姿态,和滥权帮绿营政客出气的私心。行径如此离谱的监委,这次竟又获得蔡英文的提名续任;其中之一的蔡崇义,甚至一度被内定为监院副院长。如此是非黑白不明的提名,如何端正官箴?如何教人民心服?

  细读该篇监委约询检察官的对谈译文,从软磨硬逼,到劝诱威胁,手法粗糙到难以想像,即使不懂法律的庶民都会对这些监委的行径感到瞠目结舌。例如,高涌诚对陈隆翔说:「你觉得段宜康段委员不会来吗?段宜康段委员他就来了嘛!来了,你说我们能够说案子没问题,检察官处理得都很好,然后案子就踢掉。你觉得可以吗?」言谈之间,不仅态度随便,又夹杂威吓,甚至任意踰越了泄露检举人的红线。如此甘于充当打手的行径,蔡英文都不打听一下吗?

  监委蔡崇义在约询中的说词,同样让人震惊。他说:「陈检,我也老实告诉你,我真的没有看卷,因为他(高涌诚)也是临时找我的,我也是刚才才看起诉书。」他并执意要求检方应讯问林沧敏。监委「连卷宗都没看过」,就跑来问案,对检察官的侦办指手画脚,连基本程序正义也不遵守,竟然值得蔡总统二度提名吗?

  更离谱的,是监委的威逼利诱大戏。两名监委全程扮演「黑白双煞」,接力以言语轰炸威逼,威胁陈隆翔:「不帮我想怎么解决方法,就是你要逼我们弹劾你。」还说,接下来就会查办彰化地检署主任检察长,甚至追究负责审核再议的高检署。这种赤裸裸的施压法,谁看到了毋枉毋纵的精神?他们不惜扭曲司法以遂行自己的目的,又岂是在追求正义和公理?

  蔡英文总统掌权以来,两次提名监委皆引起诸多非议。最着名的例子,是上任前即声言锁定「办绿不办蓝的司法官」的陈师孟,之后果然大动作出击立案调查十年前曾演出「讽扁剧」的司法官;又欲约询判决马英九涉泄密案无罪的法官。最后,陈师孟因引发司法界大反弹,并遭司法院长许宗力批评伤害司法,而自行请辞。
 
  高涌诚、蔡崇义的所作所为,诚不知与陈师孟有何差异?然而,两人依旧高挂在新的监委提名名单上,高涌诚甚至兼任「国家人权委员会」委员。陈菊出任监察院长备受争议,再对照这两名英系监委的离谱言行,台湾人民真能忍受这种没品质的监院吗?

  (来源:联合新闻网)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