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论:台湾应正视现代货币理论的机会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07 10:14:31
  本报讯/原本被主流经济学界视为旁门左道、去年一度被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尔亲口驳斥的「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在新冠肺炎引发的政府救市措施中,瞬间成为拯救全球经济于崩溃边缘的解药。「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救市政策稳住了经济、避免企业大量倒闭、安定数千万失业劳工的生活、将金融市场从崩溃边缘救回,而政府不需要增税,不需要向中国或日本等海外国家举债,美元汇率基本稳定,通货膨胀依旧文风不动。

  如今,联邦参议院正在讨论所谓二次纾困方案,再次授权增加数兆美元的赤字,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到了今年年底极可能突破30兆美元,而持续购入国债的联储局,在肺炎危机爆发之前的资产负债表为4.2兆美元,到2020年底将会突破10兆美元已经成为学界与市场的共识。MMT理论核心「无上限财政赤字」,突然之间成为绝佳的政策工具。

  联储局主席鲍尔当然不会承认他在采行现代货币理论,但是MMT被视为离经叛道的理论核心:拥有发行主权货币能力的国家,可以将财政赤字无限制增加,以达到充分就业与打造全社会福利的终极目标,正由现今的美国政府具体实践。

  在危机爆发之前,现代货币理论的核心支持者,都是意识形态偏向左派的民主党员,他们为了耗费巨额预算的全民健保、环保新政(Green New Deal)、全民免费大学教育等,高举MMT理论来达到政治目标。

  但是拨开极端的左派社会公平政策,MMT其实是对传统货币理论的彻底反思,试图更精准地解释货币系统运作的本质,突破传统财政理论将政府财政、企业资产负债表、家户收支表等同对待的迷思拨开,对这个论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寻MMT理论创始者之一的经济学家莫斯勒(Warren Mosler)的论述,莫斯勒不只是经济学家、也是成功的投资家与创业家,他认为传统理论对于货币、负债、征税的观念,都存在严重的盲点。

  对于「政府赤字上限」的讨论,其实是所有经济学家与财政货币学者共同的课题,联储局主席鲍尔的救市行动,只是部分与MMT理论有表象性的一致,本质却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不提联储局内部长期积累的研究,就以这次担任联储局救市前峰的贝莱德资产管理公司,去年八月就由公司副董事长Philipp Hildebrand与经济学泰斗Stanley Fischer联名发布《白皮书》,建议要给中央银行财政通道(Fiscal leeway),金额要高达GDP的相当比例,让央行可以直接将流动性灌注到私部门,以避免重大的经济危机。严格说来,共和党的川普政府,这次采行的政策比较接近贝莱德白皮书Stanley Fischer 的主张,而不是现代货币理论。

  不论如何,政府赤字货币化的禁忌在这次新冠肺炎灾难已经被打破,主权国家藉着货币化来享有更高政府赤字的理论,在危机之前实际上已经在日本与英国实践,日本政府国债余额在去年突破1千兆日圆,而至今年3月底的财政年度,有高达485.9兆日圆的国债都被日本央行买走,美国联储局即使到年底让资产负债表突破10兆美元,持有国债的比例与占GDP的比重还是远低于日本,还有很大的财政赤字货币化的空间。

  如今各国中央银行、以及MMT经济学家们探讨的焦点,已经是寻找「政府财政赤字上限」,以及如何在通货膨胀出现之前,采行有效的回收机制等崭新的议题。传统财政学将税收作为政府举债上限的依据,但是在MMT学者的论述,征税却是让原本没有价值的钞票(货币)产生价值的工具,而政府举债的限制,则在经济体的核心资源:科技、劳工土地工厂等生产要素的数量与质量,触发通货膨胀的不在货币与赤字的数量,而在上述核心资源是否已经全数运转。

  台湾不论是政府或是学界,对于MMT理论的探讨极为缺乏,我们对于财政赤字的观念,仍然受到古典财政学的严苛制约,即使经济实力与时空环境早已迥异,二次战后那次通货膨胀的阴影仍然深印在财政、央行官员、学者、与人民的脑海。

  我们认为,面对全球货币经济政策结构性的转变,台湾不能故步自封,虽然台湾的国际地位和经济情势未必适合财政赤字货币化,但央行、财政部、以及经济学界至少要加强对于MMT理论的探讨,在学理上重新检讨货币、赤字与税收的本质,检讨政策盲点,积极寻找更具前瞻性的政策工具。

  特别是对于政府赤字上限的论证,也许可能对台湾经济转型带来重大的帮助。尤其今年以来新台币面临强大的汇率升值压力,央行相对保守的政策与主要工业国的量化宽松鸿沟越来越大等重大的政策挑战,从MMT与政府赤字上限的探讨,或许可以跳脱既有框架,找到可行的政策解答。

  (来源:工商时报)
【大华网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