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刍议于右任标准草书多重价值与传承普及

——写在于右任先生诞辰140周年之际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4-08 00:13:05
【提要:*辛亥革命先驱、国民党元老、文化巨匠于右任,若论在台海两岸均获认同与敬仰者,其可谓仅在中山先生之后。*其所创标准草书对书法艺术、汉字便捷手写、融通中华汉字繁简之异,有多重价值。标草使草书从“神仙认不得”变为“神仙能认得”,乃至可以让“大众也认得”、能参仿标草,便捷手写汉字。*标准草书应须“弘道领航”,传承其书法艺术,普及推广其快捷写法,并应充分发挥对台海两岸文化交流的桥梁作用】

一、辛亥革命先驱、文化巨匠于右任,在台海所获认同与敬仰,可谓仅在中山先生之后

今年4月11日,是中国民主革命先驱、近当代书法草圣、百年巨匠于右任先生诞辰140周年。

于右任先生,是中国近当代政治家、教育家、着名报刊活动家、诗人、书法大师。他作为中国近代民族民主革命先驱,早年跟随孙中山先生参加同盟会,曾长年在国民政府担任高级官员,一生正直、两袖清风,是国民党元老。晚年,于右任先生身在台湾,心系大陆,若论在台海两岸均能获认同与敬仰者,其可谓仅在中山先生之后。

于右任先生也是中国近现代高等教育奠基人之一,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和复旦大学、私立南通大学校董等。

于右任先生作为中国近代书法史上的书法艺术大家,尤擅魏碑与行书、章草结合的行草书,并集中华历代草圣书法精华,首创了被视为王羲之、颜真卿之后“中国书法史三个里程碑之一”的“标准草书”。民国年间,于右老即被公认为民国四大书法家之一,上世纪至今更被多方誉为“当代草圣”、“近代书圣” 、“千古草圣”。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电视台、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等单位联合摄制的《百年巨匠•于右任》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2016年3月在台北开机,目前也在编定之中。

于右任先生为更好地发挥汉字的文化功能,集千年草书名家书法精华,创制“标准草书”,并毕生研究推广,成就中国书法史一大观。他作为中华汉字改良的悉心宣导者与毕生实践者,对中华书法和汉字的演进改良,确实地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贡献。

二、于右任先生所创制标准草书的特色及其完善与发展

于右老创制标准草书,提出了制写标草的原则:“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其在《标准草书与建国》中说,之所以创制标准草书,是因“吾国文字,书写困难,欲持此自立于竞争剧烈之世界,其结果则必遗不变,不变则全部落后”。他希望,能以标准草书作为“大时代中生活进取的利器”,“将此利器转赠大众”。并说,这是他“竭尽心力,提倡标准草书的唯一原因。”他还说:“文字只是人类思想的符号,以便利实用为主”;“国家之建设,尤利赖于进步之文字,以为推动而速其成功。”“欧美日各强国,科学进步,文字亦简,印刷用楷,书写用草,习之者,皆道其便。”

也就是说,于右老创制标准草书,是要普及到全体国民的,是要解“吾国文字,书写困难”,要使中华汉字“尽文化之功能,节省全体国民之时间”。

于右任先生首创“标准草书”80多年来,由其大弟子胡公石、再传弟子陈墨石三代传承至今。此间,标准草书也实现了学术着述与传承推广的“三级跳”:从于右任整合历代草圣书法精华所着《标准草书草圣千字文》;到其大弟子胡公石《标准草书字汇》;再到胡公石唯一入室弟子陈墨石汇聚三代人的研究所得,着成四卷本《中国标准草书大典》,由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题写书名,2012年10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标准草书写法的标准字形,也已经从于右任《标准草书草圣千字文》的千字,到胡公石《标准草书字汇》的六千多字,再到陈墨石《中国标准草书大典》,标定了一万余汉字的标准草书字形。这使得标准草书这一集历代草圣书法艺术精华的现代草书,有了长足发展并臻于完善。

三、标准草书对中华文化、社会的多重价值意义

标准草书创制以来八十多年,发展至今,其对中华文化与社会,可以说有着多重价值。

首先,这个价值是:标草集百代草书圣手的艺术精华而整合的经典的“标准化”的书法艺术价值。

标草的经典规范字形,其中有诸多历代书家使用、经筛选的偏旁、部首、汉字部件符号的成例整合,也有吸取历代草书精华的部分创制。可以说,于右老创制标准草书80多年来,标准草书在书法艺术上,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与完善,已经成为成熟完善的现代草书的重要、主要代表。

由于标准草书的成套书写规则及其已有万余汉字的规范字形典籍,使得汉字四大书体“真草篆隶”之中的“草书”,具备了一套完整、规范和“标准化”的艺术与文化的多重价值和作用的书写字形。

也就是说,书法艺术上的“标草”,有一套可“按图索骥”查阅对照的典籍。人们有说,草书常常是“神仙认不得”的,而标准草书的“标准化”、典籍化,使得作为书法艺术的草书,有了成套规则与典范字形,并可一一查对识认,这使得标准草书在书法艺术上实现了“神仙能认得”。

故此还可以说,标准草书书法艺术的价值,在于标草是:集中国历代草圣书法精华所创制的“标准化”的、经典的现代草书书法艺术。

第二,由于于右任先生的大力宣导和对标草普及的毕生追求,使标准草书在更好的为中华汉字改良做出贡献,更好的推广普及、发挥汉字的文字功能方面的作用上,产生着长远积极的影响。这是开辟了标草的另一重要、不同于以往其他书法艺术的特殊价值:为发挥汉字文化功能、改良汉字,为大众提供汉字手书快捷写法的“推广普及价值”。

标草,从标准化意义上提供了书写汉字的快捷写法,对汉字更好的发挥文字功能,展现了其普及应用价值。从于右老创建标草的初衷及其孜孜以求的瞩望标草成为大众书写“利器”的角度看,后者对中华文化可能更具宏远的意义与作用。

这里还要说到,汉字手写,在现代科技发达的今天,还面临一个新的挑战——用惯电脑的新的一代,面对相对“难写”的汉字,可能面临不会、不善写汉字之虞。汉字的应用前景或许可能会面临一种十分尴尬的局面:相当多的人能认得汉字、精通电脑录入汉字,但由于“吾国文字,书写困难”,时有记不得、记不准或不善手写汉字的状况发生。这就使得改进汉字的手写,能够“文字亦简,印刷用楷,书写用草”,使手写汉字易识、易写,更加有必要!

标草的这一不同于其他书法艺术的特有价值在于:标草写法从历代草圣书法中集萃的简捷书写汉字的方法与技巧,使其能为书写常用汉字提供颇多汉字写法和字形,而成为现代的人们手写汉字的书写利器,可以成为大众简捷快写手书汉字,可选乃至首选的写法。这是让标草不但在书法艺术上能实现“神仙认得”,在有利于大众快捷书写汉字上,也便于为大众参照标草写法手写汉字使用,可以使“大众也认得”、让大众都能参仿标草,便捷手写汉字。

而于右任先生为了标草更易于为大众所接受、普及,还提出了标草书写的三个“凡例”:“凡简字之草体亦可采用”;“凡过于简单之字,不必作草”;“凡过于冷僻之字,可不作草”。这是为标草的普及应用,提供了最现实而又与时俱进的指导方针。这更有利于标草面向大众快捷手书汉字、面向中华汉字改良的普及应用。

第三,标准草书的再一特殊社会文化价值,还在于:标草在台海两岸多有传承,且其有融通两岸汉字繁简字体,解“同中之异”的重大现实文化、社会价值和意义。

人们都知道,台海两岸(含港澳、世界华人)汉字书写,有繁体与简体之“异”。而标准草书所汇聚的历代草圣的汉字简捷写法字形,恰恰是中国大陆推行的简体汉字的重要来源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标草在中华汉字的符号应用、文化传播上,还是两岸乃至全球华人使用汉字繁简字体之连接、相通的桥梁。标草对台湾海峡两岸的社会文化交流,对两岸解汉字繁简字体的“同”中之“异”,也有着深含历史源宿的非常价值、意义与作用。

四、标准草书的传承普及,任重道远

写到这里,我们应该可以说,于右任先生所创建的标草,继往开来,价值多重,影响深广,功莫大焉,而传承普及,任重道远!

就标草的发扬光大、传承、推广普及而言,我们看到,于右任公子于中令先生曾题写字幅给于右老标草第三代传人陈墨石,其书为:“墨石大法家 书艺弘道 标草领航”。此后,他还曾给“中国标准草书学社”也题写“书艺弘道 标草领航”八个字。这实际上是提出了于右老开创的标草事业的“弘道领航”之重任。

应该说,就弘道领航而言,能够使于右任先生创建的标准草书获得长足发展并臻于完善、能传承、普及与发扬光大者,是为“标草弘道领航”者。这是于右老标准草书事业继承者们的任务、义务,也是是否是“标草门人”、“传人”的主要“标准”。

今天,当我们回首标准草书创建发展的史程时,还可以回顾这样一段历史细节:为了传承普及标草,于右老曾作《百字令•题标准草书》,并曾于上世纪40年代、60年代两次改定其稿。据《于右任年谱》记,1961年2月他还曾多次书写此“令”,可见其属意之深切。于右老在这个《百字令》中说:“草书重整,是中华、文化复兴先务。”并疾呼:“超音争速,急急缘何故。同此时间同此手,且莫迟迟相误”!

当前,我们正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征程中,谨记于右老此令、此嘱托,对“重整”了“草书”的“标准草书”,做好艺术传承与普及应用、文化交流,应能使其对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发挥出艺术、文化和社会的应有功能与作用。 (作者陶文庆为大陆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


   
【大华网路报】